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HP之平行世界 > Chapter362 复健
听书 - HP之平行世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Chapter362 复健

HP之平行世界 | 作者:西南边陲| 2020-10-14 10:5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你说真的吗?薇尔利特他醒过来了,那可真的是太好了。”就算并没有和自己的两个小伙伴一起踏上旅途,但是也一直和文森特保持着定期联系,阿米尔是所有留守在英国的人当中,最先知道薇尔利特从睡梦当中苏醒过来的那一个人。

再把这样一个好消息告知给阿米尔之后,又紧接着把这个消息告知给了非凡药剂联合会的杨森先生以及老奥利凡德,文森特当然不希望这两位把薇尔利特看成了他们的亲传弟子的巫师,一直对薇尔利特的事情挂怀不已。

“他现在虽然已经从睡梦当中苏醒了,但是却还并没有完全恢复一个正常人所拥有的所有机体功能,所以我们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依旧会继续逗留在法国,直到薇尔利特完全康复为止。”

借助着留给阿米尔的那一面双面镜,让镜子那边的伙伴见到了已经睁开眼睛的薇尔利特,文森特更把将薇尔利特醒过来的这个好消息,知会给英国那边的各方亲友的这个任务交给了阿米尔。

“你们尽管在那边平平安安的接受治疗,等到你们归来的时候,我们有那个机会能够聚一聚。”在找到了稳定的工作之后,同样开始考虑起了成家立业的问题,阿米尔认为自己作为一条单身狗,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真的是被自己的两个朋友虐够了。

希望两个伙伴在将来修成正果的那一天,自己已经不再是一条单身狗了,阿米尔当然也有把自己得志的好消息,带到了长眠于地下的威尼的坟墓前。

“接下来为了能够让薇尔利特重新恢复开口说话的能力,每天都进行发音练习是必不可少的。”在薇尔特能够睁开眼睛之后,依旧在不断根据病人的实际病情调整自己的治疗方案,治疗师很快就迎来了薇尔利特,如同丫丫学语的小婴儿一般,能够并不流畅的发出几个音节了。

每一天都会为薇尔利特送来药品,并且继续要求文森特他们定时定量的帮薇尔利特完成肌肉按摩这一环节,治疗师相信薇尔利特只要练下去,重新拥有非常流畅的语言能力,对他而言绝对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啊喔鹅衣乌鱼,波坡摸佛得特呢了......”并不能够做到很好的开合自己的嘴巴,与此同时,也没有办法让舌头灵活的配合自己,薇尔利特这种重新从拼音的最初开始进行发音练习的做法,最终都会导致他腮帮子酸痛,舌头也总是会被牙齿给咬伤。

“又咬到了是不是,舌头伸出来我看看?”在这一天陪着薇尔利特进行发音练习,并且因为薇尔利特神态以及表情的回归,所以能够根据他依旧略显僵硬的面部表情,判断出他是在进行发音练习的过程当中咬到了舌头,文森特怕的就是这种因为没办法控制好自身的各部分器官,所以才导致的被迫自残。

“啊——”在薇尔利特进行发音练习的第一天,就亲眼看到他在自己的舌头上面咬出来了一个非常深的伤口,进而导致血流如注,文森特可不敢马虎大意,是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止血止痛的药物,并且随时做好准备使用魔法为薇尔利特治疗伤势的。

如同哄着小朋友张开嘴巴,给医生看一看扁桃体有没有发炎一般,“啊”了那么一声,文森特更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非常可喜可贺的迎来了薇尔利特的双脚,也同样恢复了一定程度的知觉。

“想要重新站起来就必须得进行附件了。”如同麻瓜医院的那些康复中心一般,为薇尔利特提供了他需要用到的设备,治疗师是拟定了非常严格的附件计划表,并且要求薇尔利特按照时间表上面的安排采取行动的。

在复健室里面见到了那种类似于双杠,但是高度却只不过刚好到自己腰部的辅助硬件措施,薇尔利特在接下来找回行走的能力的日子里,每一天都需要将双手撑在双杠上,随后助力于让自己的腿行动起来。

从双杠的这一边走到那一端,随后再转个身,从那一端重新走回来,薇尔利特从来没有像此时此刻这般,感觉自己的身体原来是这么的重。

假如体重能够轻上一些,或者说是自己的双臂能够再有力量一些,那么也就不至于在行走的过程中,总是因为体重的压迫因此气喘吁吁,汗流浃背,薇尔利特手臂的灵活性虽然要比双腿好上那么一些,但是却也同样并没有完全恢复正常状态。

“这是麻瓜们用来包装他们的商品,并且用于尽可能保证自己的商品,不会在运输的过程当中被弄坏的东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的非常常见的,上面带有许许多多充气小炮的塑料纸,治疗师要求薇尔利特必须每一天用自己的手捏爆多少个小泡,这才算是充分完成了手指的训练。

“等到就算不借助这双岗的力量也能够摇摇晃晃的走上两步之后,你们就用不着非得待在室内,而是可以转移到室外去了。”表示薇尔利特只要能够在不借助外部设备的情况下,摇摇晃晃的往前走,那么他就可以自由选择,要不要到城堡外面的草地上,一边沐浴着阳光,一边继续进行练习了,治疗师只是嘱咐了一句:“外面场地上人多,你练习的时候要自己小心,不要被别人给撞倒了。”

从一开始完全就是用自己的两条胳膊撑着整个身体在进行移动,随后到不听话的双腿,终于能够派上一些用场,薇尔利特在成为了一只走起路来,摇摇摆摆的企鹅之后,自动选择了在上课时间到建筑外面的草地上去进行练习。

“走吧,我陪你一起去。”如同许多多当爸爸的人一样,会在自己家的宝宝摇摇晃晃的学习,走路的时候睁开双臂,以此确保一个不小心摔倒了的宝宝不会撞到地板,文森特可不想成为薇尔丽特的爸爸,而只是希望薇尔利特能够在摔倒的时候摔到他的怀里去。

(剩下一半明早补上,太困了,先睡了。)小汉格顿的村民们仍然把这座房子称为“里德尔府”,尽管里德尔一家已经多年没在这里居住了。房子坐落在一道山坡上,从这里可以看见整个村子。房子的几扇窗户被封死了,房顶上的瓦残缺不全,爬山虎张牙舞爪地爬满了整座房子。里德尔府原先是一幢很漂亮的大宅子,还是方圆几英里之内最宽敞、最气派的建筑,如今却变得潮湿、荒凉,常年无人居住。

小汉格顿的村民们一致认为,这幢老房子“怪吓人的”。半个世纪前,这里发生了一件离奇而可怕的事,直到现在,村里的老辈人没有别的话题时,还喜欢把这件事扯出来谈论一番。这个故事被人们反复地讲,许多地方又被添油加醋,所以真相到底如何,已经没有人说得准了。不过,故事的每一个版本都是以同样的方式开头的:五十年前,里德尔还是管理有方、气派非凡的时候,在一个晴朗夏日的黎明,一个女仆走进客厅,发现里德尔一家三口都气绝身亡了。

女仆一路尖叫着奔下山坡,跑进村里,尽量把村民们都唤醒。

“都躺着,眼睛睁着大大的!浑身冰凉!还穿着晚餐时的衣服!”

警察被叫来了,整个小汉格顿村都沉浸在惊讶好奇之中,村民们竭力掩饰内心的兴奋,却没有成功。没有人浪费力气,假装为德里尔一家感到悲伤,因为他们在村子里人缘很坏。老夫妇俩很有钱,但为人势利粗暴,他们已经成年的儿子汤姆,说起来你也许不信,竟比父母还要坏上几分。村民们关心的是凶手究竟是何许人——显然,三个看上去十分健康的人,是不可能在同一个晚上同时自然死亡的。

那天夜里,村里的吊死鬼酒馆生意格外兴隆,似乎是全村的人都跑来谈论这桩谋杀案了。他们舍弃了家里的火炉,并不是一无所获,因为里德尔家的厨娘戏剧性地来到他们中间,并对突然安静下来的酒馆顾客们说,一个名叫弗兰克布莱斯的男人刚刚被逮捕了。

“弗兰克!”几个人喊了起来,“不可能!”

弗兰克布莱斯是里德尔家的园丁。他一个人住在里德尔府庭园里的一间破破烂烂的小木屋里。弗兰克当年从战场上回来,一条腿僵硬得不听使唤,并且对人群和噪音极端反感,此后就一直为里德尔家干活。

酒馆里的人争先恐后地给厨娘买酒,想听到更多的细节。

“我早就觉得他怪怪的,”厨娘喝下第四杯雪利酒后,告诉那些眼巴巴洗耳恭听的村民们,“冷冰冰的,不爱搭理人。我相信,如果我要请他喝一杯茶,非得请上一百遍他才答应。他从来不喜欢跟人来往。”

“唉,怎么说呢,”吧台旁边的一个女人说,“弗兰克参加过残酷的战争。他喜欢过平静的生活,我们没有理由——”

“那么,还有谁手里有后门的钥匙呢?”厨娘粗声大气地说,“我记得,有一把备用钥匙一直挂在园丁的小木屋里!昨晚,没有人破门而入!窗户也没有被打坏!弗兰克只要趁我们都睡着的时候,偷偷溜进大宅子......”

村民默默地交换着目光。

“我一直觉得他那样子特别讨厌,真的。”吧台旁边的一个男人嘟囔着说。

“要是让我说呀,是战争把他变得古怪了。”酒馆老板说。

“我对你说过,我可不愿意得罪弗兰克,是吧,多特?”角落里一个情绪激动的女人说。

“脾气糟透了。”多特热烈地点着头,说道,“我还记得,他小的时候......”

第二天早晨,小汉格顿镇上,在昏暗、阴沉的警察局里,弗兰克固执地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他是无辜的。他说,在里德尔一家死去的那天,他在宅子附近见到的惟一的人是一个他不认识的十多岁男孩,那男孩头发黑黑的,脸色苍白。村里的其他人都没有见过这样一个男孩,警察们认定这是弗兰克凭空编造的。

就在形势对弗兰克极为严峻的时候,里德尔一家的尸体检验报告回来了,一下子扭转了整个局面。

警察从没见过比这更古怪的报告了。一组医生对尸体作了检查,得出的结论是:里德尔一家谁也没有遭到毒药、利器、手枪的伤害,也不是被闷死或勒死的。实际上(报告以一种明显困惑的口气接着写道),里德尔一家三口看上去都很健康——只除了一点,他们都断了气儿。医生们倒是注意到(似乎他们决意要在尸体上找出点儿不对劲的地方),里德尔家的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一种惊恐的表情——可是正如已经一筹莫展的警察所说,谁听说过三个人同时被吓死的呢?

既然没有证据证明里德尔一家是被谋杀的,警察只好把弗兰克放了出来。里德尔一家就葬在小汉格顿的教堂墓地里,在其后一段时间里,他们的坟墓一直是人们好奇关注的对象。使大家感到惊讶和疑虑丛生的是,弗兰克布莱斯居然又回到了里德尔府庭园他的小木屋里。

“我个人认为,是弗兰克杀死了他们,我才不管警察怎么说呢。”多特在吊死鬼酒馆里说,“如果他稍微知趣一些,知道我们都清楚他的所作所为,他就会离开这里。”

但是弗兰克没有离开,他留了下来,为接下来住在里德尔府的人照料园子,然后又为再下面的一家干活——这两家人都没有住很长时间。新主人说,也许一部分是因为弗兰克的缘故吧,他们总觉得这地方有一种阴森吓人的感觉。后来由于无人居住,宅子渐渐失修,变得破败了。

最近拥有里德尔的那个富人,既不住在这里,也不把宅子派什么用场。村里的人说,他留着它是为了“税务上的原因”,但谁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这位富裕的宅主继续花钱雇弗兰克当园丁。

扫一扫手机听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