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一品狂妃戏邪王 > 166. 165 大结局
听书 - 一品狂妃戏邪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166. 165 大结局

一品狂妃戏邪王 | 作者:邀明月| 2020-09-09 15:2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一声洪亮的喊声,让所有动作停留在了半空中。

“圣主到!”

沧澜云的目光猛然抬起,擎在半空中的手不得不放下。圣主驾临是整个皇都最大的事情,作为沧澜国未来的国君,沧澜云不得怠慢。

此时,夏雪茵也好奇地转身想要早点看看这个传说中的圣主是何方神圣。

她认为以这样隆重的场合,这样的氛围,作为未来主宰一切的圣龙,一定会以一身戎装闪亮登场。

可是,眼前这个男人让在场所有人意外了。

他没有特别的装扮,更没有华丽的衣着,夏雪茵看到是一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庞,熟悉的衣衫,第一次见到他时,她送他的衣衫,一件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棉布衣衫。

是他?

夏雪茵目不转睛地看着他逐渐清晰的身影,不得不说,他的气质,无论穿什么样的衣服,走到哪里都注定是焦点,普普通通的棉布衣衫穿在他的身上,反而让他更加的平易近人,文雅尔雅。

仅仅是一撇都可是让任何女人心惊肉跳。

夏雪茵千想万想也没有想到,这个男人是会这么一个牛叉的身份。

沧澜紫萱笑靥如花地看着眼前这个极品的男人,少女的心开始怦然心动,她万万没有想到幸福会来临的这么快,只一夕之间,她拥有了全天下最有权势,最英俊的男人。

这仿佛是一个梦一样,昨天圣宫使者来跟自己的母后商谈时候,她都听的清清楚楚。

她的母后是凤凰之殿最有权势的掌权者,而她作为母后唯一的女儿也就是神凤钦点的凤凰之殿的唯一继承人,当然也是邪灵圣宫,圣龙唯一的妻子,圣后的确定人选,这是不容更改的事实。

一想到这么耀眼的身份,沧澜紫萱更加的自信,她挺直了脊背,脸上始终保持着最好的笑容,等待眼前这个男人投来赞许的目光。

圣主的来临,让所有的人跪地迎接,恭敬谨慎,不敢有丝毫怠慢。

“大家都起来吧。”

他的声音深沉而富有磁性,让人听了都是一种享受,话音落下,人们纷纷起来,人人都很紧张,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圣主,真是一辈子的荣幸。

夏雪茵呆呆的伫立在大殿中央的红毯之上,她红色的衣衫将她的脸衬托的更加红润,她好像痴迷了一样看着走过来的男人,如果不是迈过她的身边,他的气流吹动了她的衣衫,她会一直站在那里,几乎忘记了她是来参加庆典的。

“太子云恭迎圣主驾临!”他拱手相迎,萧子俊微微点头。

继而,萧子俊的目光投放在夏雪茵的身上,没有夹杂任何情绪,就这样停留了的几分钟。

沧澜紫萱将萧子俊这一细微的动作尽收眼底,她的男人怎么能多看别的女人一眼,绝对不可以。

于是,她迈着轻盈的步履,面带微笑,目不斜视地从夏雪茵身边走过,而后一个轻盈的转身,将夏雪茵和萧子俊巧妙的隔开了。

沧澜紫萱提起公主裙,娇媚施礼。

“紫萱恭迎圣主!”

沧澜公主不仅声音宛如黄鹂,也是一个美人胚子,有沧澜第一美人的称号,而且举手投足,温文尔雅,典型的淑女风范,想必是个男人都会被她的美貌和身份吸引吧。

萧子俊脸上展开温柔的笑颜,伸出手将施礼娇羞的紫萱公主扶起。

紫萱没想到萧子俊会伸出手来扶她,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不过很快恢复了状态,她轻轻将手放在他温热的手心里,身子微微升起,她努力的压制住心里的狂喜,眸光微微一挑,娇羞一笑,红唇轻启。

“今日庆典,不仅对沧澜来说是件大事,对紫萱来说更是一件大事。紫萱一直盼望圣主能够亲临皇城,今日有幸见到圣主,紫萱心里倍感喜悦。”

沧澜紫萱这话一说引起现场一片沸腾,真没想到紫萱公主能这么大胆的说出这样一番话,这么明白的表白。

大臣们对公主的大胆纷纷点头赞同,如果公主能够和圣主喜结连理,对于沧澜国来说是一件最大的喜事。

只是,圣主对公主······大臣们有点担心。

然而,沧澜紫萱接下来的话让大臣们的担心统统消除了。

“我的母后是凤凰之殿的凤后,而我作为我母后唯一的女儿,也将是凤凰之殿未来的凤后,也是神凤钦点的未来圣龙的唯一妻子。”

一语惊四座!

“凤凰之殿?”

“那个唯一可以和邪灵圣宫相匹敌的圣殿?”

“羽珠皇后······”人声沸腾了,这么劲爆的消息,让所有人的心脏都难以负荷,包括沧澜国君,还有沧澜云。

羽珠皇后点头,萧子俊则是选择了沉默。

沉默就是没有否定。

怪不得,怪不得,昨天比赛一结束,就一直没有他的踪影,原来如此。

原来,他是有家室的人,可是为何还要来招惹她?

愤怒,满腔的愤怒!

夏雪茵双手攥的紧紧的,眸光冷冽的投向那个一直对她面无表情的男人,身体里的血液在沸腾,她有一种很想揍人的冲动。

可是,在这种场合······这也是自己的庆典,她要顾全大局。

她强忍住怒火,可是,心里还是郁郁的不是滋味。

“加冕!”礼官一声高喊,将所有有关未来圣后的话题暂且搁置了。

沧澜云提醒夏雪茵走到圣主的面前,让圣主帮自己带上冠冕。夏雪茵这才不情愿地挪动步子走到萧子俊的面前。

这个男人,自此之后她一点也不想向他靠近半步。

于此同时,邪灵圣宫的使者已经将冕冠端至萧子俊的面前。

大殿内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静静地看着加冕的神圣时刻。

萧子俊幽深的目光凝视在眼前这个小女人身上,在她的脸上停留片刻,眼睛里有夏雪茵说不清楚的东西。

不过不管什么东西,夏雪茵也不想去猜测,她现在只想快点结束这加冕的过程,完了之后快点离开这个快要让人窒息的鬼地方。从此和这个男人永远不见。

只是等了一分钟不见萧子俊有动静。

“上前一步。”萧子俊低声对夏雪茵说。

雪茵这才发现,原来自己距离萧子俊的身子还有一段距离,她确实还需要再向前一步。

于是,她慢慢上前了一步,低垂着头等待他给她加冕。

如此近的距离,他身上淡淡的香草的味道扑鼻而来,让她的心没出息的跳动了起来。

她不自觉地抬起眼睛,无意间看到他滚动的喉结,性感的肤色,甚至能够清晰地听到他有力的心跳。

夏雪茵的脸蓦地红了,随之她也迅速地移开了目光。

她不明白这个男人用了什么歪门邪术,让一向能够严于律己的她,这么轻易的失态。

冠冕慢慢地落在了夏雪茵的头上,一个让萧子俊和所有在场的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她一身红衣妖艳,自舞,清冷地站在那里,倨傲尊贵,竟是忍不住想要让人膜拜,有一种睥睨天下的王者之气。

“吼——”一声长鸣,一个彩色的幻影从她的胸前飞跃而出,而后在她的头顶盘旋。

“快看,凤凰。”不知是谁喊了一声。

喊声之后,凤凰的幻影在夏雪茵的头顶盘旋了三圈就消失了。她下意思地抬头看,哪里来的凤凰,明明什么也没有。

她不知道一个个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做什么,她只是觉得自己身上的衣服怎么突然会发光了,低头看看了脖子里带着的凤凰玉佩,和之前也没什么两样,还是那块成色很好的玉佩。

她现在没心思想这么多,只想赶快离开这里。

萧子俊一直以来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你,你是夏家庄夏风的女儿?”羽珠皇后激动地从座椅上站起来,问道,好似在确定什么。

“是,我正是夏家庄的夏三小姐,如假包换。”雪茵不明白羽珠皇后为什会这么问,但是还是回答了。

夏雪茵看着眼前这个华贵的女子就像看到自己一样,连她自己都大吃了一惊,这人有相像,这未免也太像了吧。

“好,好,好。”羽珠皇后一连三个好字,又从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沧澜紫萱看着疼爱自己的母后这样关心一个不相干的乡村野丫头,嫉恨更深。她刚进来,哥哥亲自迎接,自己的男人(沧澜紫萱自己这么认为)对她另眼相看,母后居然也很喜欢她。

沧澜紫萱的心开始不安起来,她总感觉夏雪茵会抢走属于她的一切。更何况,刚才的凤凰幻影······

她猛然的抬起头,赤果果的眼神紧紧的盯着夏雪茵,恨不得用眼神剜出她的肉来。

不行,这个女人不能留!

只在瞬间,沧澜紫萱便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她拖着雪白的公主长裙,迈着盈盈地步伐,优雅地来到夏雪茵的面前,于此同时,一个婢女用一个金色的托盘端着两杯酒来到了公主的面前。

“我代表沧澜皇室和子俊敬三小姐一杯。”沧澜紫萱莞尔一笑,将所有的嫉恨遮掩在心底,端起酒杯一饮而敬。

“三小姐,请!”随后,沧澜紫萱端起另一杯酒递到夏雪茵的面前,脸上始终保持着和善的微笑。

夏雪茵一直盯着沧澜紫萱纤细的玉手,她的手指上染着大红的颜色,映着阳光透着刺眼的光芒。这样的颜色,雪茵总觉得哪里不对。

染的这么妖艳给谁看!雪茵不自觉地将目光放在了萧子俊的身上,心里面总有一股酸酸的感觉。

当她接触到萧子俊正在看着她的眸光时,夏雪茵快速的移开了目光,像是赌气一般,端起酒杯仰头喝尽。

“不要!”羽珠皇后发现之后,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她一个箭步冲到夏雪茵的面前,一把抱住已然倒在她怀里的人嘶吼道:“我的孩子!”

一声“我的孩子”,几乎让在场的所有人石化了。

“母后,你在说什么,儿臣就站在你的面前。”沧澜紫萱用颤抖的声音提醒着羽珠皇后认错人了。

“她才我的亲生女儿!你不是!”羽珠皇后早已泣不成声,刚看到自己的女儿,便是这样的结果,她心痛不已。

最害怕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沧澜紫萱含着泪光,踉跄的后退几步,尽管早有这样的预感,但是,当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她无法接受。

她尊贵的身份,她倾心的男人,顷刻间全部变成了泡影。

“不,不,这不是真的。母后,你撒谎!”她对着羽珠皇后歇斯底里地咆哮,此刻就是一个泼妇,哪里还是那个温柔和善的公主。

“你杀我的女儿!你已经不再是我的女儿!滚出皇城,我饶你不死!”虽然不是自己亲生,但是,毕竟养了十八年,怎能没有一点感情。羽珠还是不舍得紫萱死,尽管紫萱最该万死。

“呵呵······该死的人是她!”沧澜紫萱此刻已经完全不顾及形象,指着躺在羽珠怀里的夏雪茵咆哮道,“是她的出现抢走了本该属于我的东西,都是她,一切都是她的错。”

“你的一切本来就是她的!”羽珠无力的摇头,她真后悔当初的决定,她知道夏风不会这么轻易的将自己的女儿还给她,她知道抱走的是一个弃妇的女儿,她想要给她一个生存的机会,没想到,她的善心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不,不,我要杀了你们。”沧澜紫萱完全失去了理智,突然双手长出了长长的指甲,身上一层灰暗的阴霾,凶神恶煞般地朝着羽珠皇后扑过来。

竟然练就如此魔功,所有的大臣都被她的伪善给骗了,这才感叹自己有眼无珠。

“拿命来!”萧子俊这才反应过来,全身的戾气暴涨,身形未动,大袖一挥,将沧澜紫萱震出殿外。

“放了她吧。”羽珠皇后还是于心不忍,求情道。

凤后求情,萧子俊怎么能拂她面子,更何况,她还是雪茵的母亲,萧子俊就此收手,任由沧澜紫萱狼狈逃窜。

萧子俊悬着的心终于落下,这是天意,她就是神凤钦点的圣后,是他唯一的妻子。

一切已尘埃落定。

“无药可救了吗?”他蹲在凤后的面前,轻轻抚过雪茵已经苍白无血的脸颊,嘶哑着嗓子问道。

天知道,他是用了多大的克制力,才不让自己掉下眼泪,他的心在痛的滴血。

“这是凤凰之殿的梦魂丹,无药可救,除非······可是那是传说。”

萧子俊抱起夏雪茵,踏着风离开了神武大殿。

不管是传说,还是事实,就算逆苍天而行,他也要将她的女人救醒。

扫一扫手机听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