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妖尸男神 > 第一百零一章 :结局
听书 - 妖尸男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零一章 :结局

妖尸男神 | 作者:手心的盆| 2020-09-09 15:3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我知道我说什么都会刺痛你的心,但我希望你能坚强点,没有我在,你也会活的很开心很潇洒,我不知道我接下来会怎么样,也许我会消失在整个宇宙当中,但我一定不会忘记,我曾经爱过一个女人,叫做王汐晴。”

“我希望……我希望你能……。”

张幽的影子越来越模糊,最后一句话还没说完他就彻底的消失了,他消失后小石和迎港都忍不住的喊他的名字,可我整个人都傻在了原地。

明明相爱却不能在一起,这是多少情侣最痛苦的结局,我大声咆哮着呐喊着,把心里所有的委屈不舍和怨恨都发泄了出来,我恨老天爷为什么把张幽带走,如果不能在一起又为什么命中安排我们相遇相爱。

我恨奶奶为什么偷走张幽的尸体,知道今天的结局还不如当初把张幽做成妖尸,至少他还能留在我身边,我恨那个可恶的律师,恪尽职守是对的,可面对人命关天的时候他竟然那么无情。

哭着喊着,奋力的呐喊后我直接晕了过去,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过去整整2天了,张幽的尸体通过人际关系被送到殡仪馆长期冷冻了起来,爸妈也回来了,一直守在我身边。

我醒后大家就询问我的意见,张幽的尸体到底要不要进行火化,我的答案是张幽不准火化,就算是一具尸体我也要能天天看到他,虽然这一想法很自私,可大家嘴上没说心里却也都希望这样,毕竟没一个人希望永远都看不到张幽。

我醒来后我去殡仪馆看了张幽,他安静的躺在冰柜里,我支开了所有人,单独的跟张幽说了好多话,在这待了2个多小时我们才回家。

王老伯主动要求收我为徒,想要教我一些本事用来保护自己,他这是破例第一次收女徒弟了,我在家休息了三天,缓解下情绪,三天后王老伯和迎港他们带着我回了农村的家里。

因为我情绪实在是很低落,王老伯就连拜师仪式都简化了,也不用我去河里去罐子试探我的胆量的,拜完师王老伯给了我一本书,这书的名字叫

这书我估计是王老伯祖传的或者自己写完印刷成书的,就听着名字就知道外面没有卖的,王老伯还亲自把那妖尸带出来检查了下,这妖尸已经有了人性,可以有独立的思想,他现在听命于王老伯。

这要是现在的状态就像电视里的吸血鬼一样,有着不死的身体和独立的思维,他的下场比张幽好多了,看着他我总会想起那可怜的张幽。

师傅先让迎港带我回家,他处理完家里的事就会去找我们,我和迎港小石从师傅家离开,一路上我都非常安静,安静的看着车窗外时不时的默默流下几滴眼泪。

一路颠簸,也有可能最近心情不好吃不下什么东西,坐在车里有些晕车一阵泛呕,车子开开停停的折腾了好半天才到了市区,一进市区我们三个找了一家面馆,胃里吐的空空的,我吃了满满一大碗的面,回到家后我就疲劳的睡下了。

这几天我特别嗜睡,每天都像坨烂泥一样没有精神,而且吃点东西就泛呕总觉得很疲乏,我一直以为是情绪的影响才导致的,可爸妈带我去医院一检查才知道,原来我是怀孕了。

这一消息真的很让人震惊,谁都想不到已经成为尸体的张幽竟然还能有生育的功能,大家知道我怀孕以后都很替我担心,本来我在他们面前刻意装得很平静,不哭不闹,可现在知道我这样,大家都怕我再次伤心。

知道怀孕后我还没发表意见呢,大家就在旁边你一句我一句的商量孩子的事,他们都觉得我还是把孩子打掉比较好,这样不会耽误我的人生,我再嫁也不会有拖累,我一直没说话静静的坐在旁边听着。

我幸福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然后对大家说:“你们不用商量了,这孩子我肯定不会打掉,以后再嫁人的事也不用想了,走一步算一步吧,这孩子我是留定了,张幽离开了,可他却给我留下了一个宝宝也挺好的,至少我以后不会觉得很孤单,就这样吧都别说了。”

我起身回到房间,在网上查了很多关于孕妇需要注意的事项,然后开始吃各种补品供给孩子,而在怀孕期间我也没有停止学习,一边跟着师傅学本事一边想尽办法去寻找张幽的灵魂。

我是个挺固执挺较真的人,我不相信张幽就这么彻底消失了,本来我还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不过自从有了孩子以后我的心也看开了,以后的人生一边照顾孩子一边寻找张幽,这样过的也会充实一些。

几个月后我的肚子慢慢变大,在爸妈的细心照顾下我的体重增加了不少,笨拙的身体走起路来都横晃,而我学习的本事也越来越大,现在不但可以自己开眼见鬼,还能做法招魂。

那个虎头领原本我是想扔掉的,因为觉得它很不吉利,可师傅说那虎头领原先虽然被人利用做成了鬼咒,可那铃铛本身是个宝物,它能提早预知到周围的阴物,只要身边有灵体妖物,那铃铛就会发出跟平时不一样的叮当的响声,对于我这初学者来说这铃铛可相当宝贝。

还有一个多月我的预产期就到了,最近几星期我没在接触阴魂,避免对孩子不好,迎港和小石每星期都会跑来看看我,我慢慢的也变得开朗了一些。

从张幽走后我以为我的人生就这样暗淡下去,没想到我却转变得这么大,因为在我心里我觉得张幽只是去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我一直等着他回来,从来不觉得他会永远离开我,抱着希望而活这样才会快乐一些吧。

临生产的几天我都是住在医院的,为了孩子的健康和产后的恢复,我觉定要顺产把孩子生出,我的预产期过了2天孩子才有反应,一阵阵腹痛疼的我浑身冒冷汗。

我也记不清自己在产床上折腾了多久,总之是疼的撞墙的心都有,医生说我开指开的太少还不能生,但羊水已破在拖延下去孩子会缺氧的,我坚持了一阵后因为折腾的时间很长导致我已经浑身无力有点晕晕的感觉。

我只觉得身边的声音越来越空旷模糊,大脑也一片空白,而且疼痛感也慢慢消失,觉得自己就要睡过去了一样,那些医生一脸慌张的表情检查着我,隐约的听见一个医生说有些难产需要开刀剖腹,然后几个护士就急忙的跑出了产房。

在我即将昏厥的时刻我竟然看到张幽就站在我床边留着泪看着我,虽然我有些昏迷可我心里还是很明白事的,看到张幽后我幸福的笑着看他,我知道是因为我出现昏迷心里非常想他才产生的幻觉,我在生产之前我明明检查过这医院的整个楼层,我很确定并没发现过张幽,这只是个幻觉。

能在见到他真的很满足,哪怕这只是我的幻觉也很开心。

当我醒来我的肚子已经变平了,妈妈就坐在我床边守着我,见我醒来她哭着抱着我。

“我什么情况?孩子呢?”

我有些慌了,因为我醒来看过四周的床根本没有孩子,再加上妈妈抱着我哭,我总有不好的预感。

见我这么紧张妈妈才放松的说:“没事,孩子在保温箱里呢,明天就可以出来了,生出来的时候有些缺氧了,医生用剖腹的办法把孩子取出的,早知道这样咱直接剖腹就好了,也免得多着那罪了。”

我急的很想去看看孩子,可我占时还不能下地走动只能忍着了。

第二天妈妈把宝宝从保温室里抱回来,是个女孩,孩子很可爱,娇小玲珑的身体我都不敢用力去抱她。

我早就为孩子取好名字了,不管是男是女都叫张鑫,因为我见到张幽尸体的时候当时就帮他取名叫董鑫,这个鑫字是从心爱的心改变来的,这也代表了我们一家三口心心相惜的寓意。

出院后我在家里坐月子,这孩子虽然在生她的时候让我受了点罪,可生出以后却很乖巧,从没半夜哭闹不停的,每次都是喝完奶就安静的睡觉,让我省了不少心。

对于张幽我还是保持那个态度,我会带着孩子等他回来,而且我不会放弃寻找张幽。

宝宝三个月大除了喂奶,其他的时候就可以不用我管了,我又开始专心的去学习各种术,而师傅为了我和迎港,也特地从农村搬到了城市,每天学习也方便了很多。

不知道我是不是跟妖尸很有缘,这一生估计都摆脱不了妖尸这一词了,师傅抓回来的那具妖尸现在成了我师兄,不但跟我们一起学习,她还经常用自己来帮我们练习本领,他很温柔对我和迎港也很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曾经没人性的时候伤过我的缘故,他总是格外的对我照顾,总像在弥补我什么似的。

我们三个跟着师傅学习,一学就是一年多,现在我们每个人都可以独立的去完成工作,只要不是太恶的恶鬼都难不倒我们,这一年里我多多少少的也赚了些钱,总是拿爸妈的钱也不好意思。

孩子现在咿咿呀呀的也开始学着说话,不过她只会一个字,就是不停的妈妈妈妈的喊。

我带着孩子在房间里,她坐在地上玩着各种玩具,我坐在一旁看着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宝宝开始变得很安静,玩具也不玩了也不在旁边叽叽喳喳的发出声音了。

我扭头一看,她竟然抬着头微笑的看着天棚,我看过去,天棚上什么都没有,我起初以为是不是孩子眼睛净看到了什么东西,可虎头玲也没响,而且孩子也没哭没闹的,应该不是有什么鬼类的东西。

一连几天,我都发现宝宝有些很奇怪的举动,她总是会时不时的静静坐在一边,也不玩也不闹的,就盯着一个地方看,而且有时候她还会对着空旷的房间莫名其妙的笑。

那种感觉就像她被鬼附身或者她看到了什么东西,可一般小孩看到东西的话一定会吓的大哭的,而我检查了房间很多遍也没什么发现,最后把师傅请来帮忙查看,而师傅的结果跟我一样,房间里很干净什么东西都没有,可孩子的奇怪举动谁都解释不清。

这一天,宝宝在家里跟我玩,玩着玩着她突然又停了下来,对着我身后就开始笑,而且就像有人在逗她一样,笑的很开心咯咯的发出笑声,我意识不大对劲,赶忙的去开阴阳眼,开完后一看房间依然什么都没有,可孩子还在那看着那地方不停的笑,而且还总是伸处双手像似让人抱一样。

我提心吊胆的照顾孩子过了一个多星期,这一星期里发生过8次类似这样的事情,弄的我神经非常紧张,晚上我也总是不敢轻易的睡觉,最后都快天亮了熬不住了才睡着。

我迷迷糊糊的听见孩子在婴儿床里呵呵的笑,我实在是挺不住了,抱起孩子拿着东西就离开了家,这几天我打算先搬到宾馆住几天,爸妈把孩子需要的东西都拿了过来,妈妈也在宾馆里陪着我。

白天妈妈照顾宝宝,我依然去师傅那学习,走在大街上突然身后有个人拍了我一下,回头一看,一个身穿白色t恤牛仔裤的男人站在我身后微笑的看着我,他看起来能有20岁左右,长的很阳光。

“你是谁?”

我谨慎又疑惑的看着他,他微笑着慢慢眼圈泛红眼泪含在眼睛里,他转过身去擦了擦眼泪,回头对我说道:“我回来了汐晴,对不起,让你们母女受苦了,我是个不负责任的爸爸。”

我脸色一变,这些话有如电流搬过着我的身体,浑身一激灵,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什么意思?你在说什么?你是谁?”

他一把把我拉入怀中狠狠的吻了过来,这种感觉是那么的熟悉,我慢慢的沉醉在他的吻中,十几秒后我突然一惊,还是理智的把他推开。

“我是张幽啊,我回来了。”

他哭着对我说,开始我很惊讶很开心,可后来觉得有些怀疑,他真的张幽吗,该不会是谁知道我的事,然后来骗我的吧。

我冷笑一下站在原地,虽然心里对他有些怀疑可还是很开心,他真的让我封死的心有了希望,他看到我这样的反应后微微一笑然后说:“你的右胸下面有一颗小小的痣,肚脐的右边也有一颗,我的肚脐左边有一颗,这么隐秘的事业就只有我张幽一个人知道吧?”

他低头看向自己的小腹然后弱弱的说:“现在的身体是没有那痣了,不过这样你相信我了吗?”

“张幽?”

我的心真的被他说活了,我有些相信了他的话,我们哭着紧紧抱在一起,谁都没有理会路人的眼光,不停的拥吻着。

我把他带到了师傅面前,原来张幽那次消失后灵魂确实有了变化,只不过没有彻底消失而已,他现在已经不算是鬼魂了,就连师傅都说不清他现在的状态算是什么,兴奋的师傅总说以后要拿张幽来研究研究,他还从没见过这种事情发生。

他原本早就回来过,女儿的奇怪反应也是看到了张幽才那样的,其实张幽起初也附不了人身上,只是类似一团气体一样飘在我身边,就连师傅的阴阳眼都看不到张幽,他想尽了办法也现不了身,就这样一直陪着我和女儿,说来也怪,我和师傅都看不到张幽,但偏偏女儿能看到,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张幽在慢慢的变化着,直到昨天他才能接触到活人的躯体,今天一早便随便找了个人附身来找我,现在的张幽一但离开活人的身体我们还是看不到他,因为现在的他已经不是鬼了,阴阳眼也对他没办法。

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张幽真的能留在我身边了,我们大家决定把张幽的尸体从殡仪馆取回来解冻,然后让张幽附身回去。

张幽就这么回来了,突如其来的回归导致大家的情绪都异常的兴奋,我们一大家的人聊了很久很久。

现在的张幽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不过我知道,不管怎么样我和孩子都不会放弃张幽,只要我们抱着希望,奇迹就真的会出现。

扫一扫手机听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