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阎判 >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在那遥远的星空(大结局)
听书 - 阎判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在那遥远的星空(大结局)

阎判 | 作者:润德先生| 2020-09-09 16:42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太政,你的幻境对我已经无用。你不是还有召唤术未用吗?使出吧!我想看看你召唤出的是神还是魔,亦或是兽或者灵。”

帝明的表情很平静,平静地让他们俩怀疑这是不是真的帝明。在他们的记忆中帝明应该是入世的,生活在红尘中的,而不是遗世独立,飘渺如仙。

“好,既然你想见,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召唤物,我还从来没有在外人的面前施展过,就算是我的后代也不知道。”

“哒哒哒...”的脚步声响起,一个和太政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从他的身后走了出来,与他并肩而立。

“帝明,这才是召唤术的终极奥义!有谁能比自己更了解自己。”两个太政一同开口说道。

帝明眯着眼,目光依次从他们的的身上略过,最后将目光停在了甘宁的身上。

“甘宁,事到如今你也不要藏拙了和惜才了,该出手时就出手。你的奥义我也很想见识一下。元素和控制,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如我想象中那般强大。”

“哦?你想象中?我很荣幸你能在空闲的时间里想着我。哎!命运就是爱开这种玩笑,越是有默契的两个人往往越会是敌人。这世上也只有自己的敌人才是最了解自己的人。”

“轰隆隆!”血色的闪电在太政的身后构成了一张血色王座。

“呜...”,绿色的幽风形成了一柄权杖漂浮在太政的身前。这柄权杖闪烁着七彩之色,象征着七种属性之力。

“桀桀桀...”令人发毛的怪笑声,由远及近,一白一黑两个像是人一样的鬼物站在了太政王座的左右两侧。

帝明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觉得自己似乎真的有点托大了。撇开太政和甘宁不说,光是那一白一黑的两个鬼物,恐怕都够自己喝一壶的了。

下方的厮杀声没有停歇,就算地府的鬼灵大军不是那些精英的对手,但蚂蚁多了也能啃死大象。只要鬼头大门没有消失,鬼灵大军就会一波接一波的从里面涌出,向着下方奔杀而去。

蕾蕾和李王那里也是和对手战得旗鼓相当,不过他们俩的优势已经越来越明显,毕竟他们不是人,而对方还有一个人的身份。

只要是人,那就脱离不了人的紧箍,精力和体力是有限的,连续的高强度战斗,就算是再厉害的人也会显得疲惫。

帝明收回感应,决定再拖延一段时间,等到那边的局势彻底定下,他才能够专心的来面对眼前的宿敌。

太政和甘宁是什么人物,他们又怎会看不出帝明的心思。既然已经开始,那就没有停下的必要。

两个人很有默契的心念一动,召唤而来的太政和一白一黑两个鬼物是向着帝明就扑杀而去。

唤念太政将幻境之力加持在自己身上,使得他看起来行踪不定,实中有虚。

一白一黑两个鬼物更是直接,手拿一白一黑两柄利剑,带着朴实的攻击就向着帝明一左一右的刺了过来、

“四色寒甲,帝霸冥气,银龙偃月刀,圣光护体!”

帝明除了紫雷锤,是将自己的最强招式全部使出,若是连他们三都解决不了,那就甭提还在对面默默看着自己的他们俩了。

“当”“当”两声,帝明挡住了一白一黑两个鬼物的攻击,但他自己也是被震得气血涌动,魂海更是出现了混乱。

然而,就在此时,唤念太政的一拳是接踵而至,向着帝明的心口就砸了过来。

“凝!”

帝明情急之下,将帝霸冥气全部凝聚于心口的位置做出了最快的防御。

“噗”的一口鲜血喷出,尽管防御住了,但还是勾动起了那未平复的气血,他是控制不住的喷出一口血来。

“呀呀个呸的!”帝明挥起银龙偃月刀,是将帝霸冥气催发到极致,随即对近身的一白一黑两个鬼物弃之不顾,一心一意的向着唤念太政噼杀而去。

“噗呲”一声,黑白双剑是呈前后之势一同刺入了帝明的四色战甲内,帝明借着未将伤势爆发的一口劲,是再度给银龙偃月刀加了一道力。

“咻”的银芒一闪,唤念太政是被帝明一噼击中,但是他还是避过了致命的地方,向着后方跃了一截。

看着深深的伤口,太政没有多言,只是将自己的右手举起,对着伤口一抹。若是换做平时,他这一抹过后,伤口便会自动愈合,可是今天,伤口非但没有愈合,反而持续扩大。

“哈哈哈...”帝明畅快的大笑起来,紧接着大喝一声:“爆!”

从唤念太政的身体内部射出了万千道金色的光线,下一刻,他的身体也是急速膨胀起来,最终,“嘭”的一声,他四分五裂的爆碎开来。

唤念太政的忽然爆碎,让太政也是受到牵连,他的嘴角流出了鲜血,心中对帝明的沉稳和狠辣感到深深的钦佩。

无论是实体还是虚体,在光的面前都是无所遁形的。在治疗身体伤势的那一刻,就算是虚体也会有短暂的瞬间变为实体。

也就是趁着这个短暂的空隙,被送入唤念太政身体中隐藏的圣光是立刻爆发出威势。

“幽冥寒气,冻结领域!”

袅袅的寒气是迅速的笼罩了帝明及其周围半径百米的地方。凡是寒气笼罩的地方,全部都被冻结起来,晶莹的蓝色冰晶是在夕阳的照射下分外好看。

帝明可不觉得光靠这个就能够消灭那一黑一白两个鬼物,他一咬牙,是又叱喝一声:“界火领域!”

玫瑰色的火焰是旋转着有内而外的散射着,刚刚还一片蓝色的晶莹,此时是急速的消融。

冷热的急速交替,让一黑一白两个鬼物的身上是出现了细密的裂纹。但他们的气息还是很稳定,没有出现萎靡的迹象。

“雷罚!”

银色的闪电是化作两条雷龙,朝着一黑一白两个鬼物就唿啸而去。

“嘭”“嘭”两声,两个鬼物是轰碎破裂,变成了点点星屑。

“佛光普照!”

帝明借用祈愿珠的力量,散发出大片的金光,蕴含着精深的佛法,将那些飘荡的碎屑是全部收拢。

“呜啊!”的双响,帝明总算是唿出了一口气,那一黑一白两个鬼物是真的被自己给消灭了。

伴随着这一口气的唿出,帝明体内的伤势是勐烈的一个反弹,他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好在治愈之力在不断的治疗着他体内的伤势,不然,现在的他不用说去战斗了,恐怕连战的力气都没有了。

从鬼门内涌出的鬼灵大军数量是少了不少,由此可以判断下方的战事已经被己方给掌控了。

蕾蕾和李王也是动了慈悲心,他们并没有将他们给杀死,而是将他们二位给封镇起来,准备带入地府,进行最终的审判。

帝明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对于眼下的局势可以放下了,那么接下来便可以一心一意的去和他们战斗到底。

“我们去星空吧!这里终究不是我们留下传说的地方!让我们用我们各自最大的信念来了结这一场战斗吧!我相信你们也是乐意这么做的。”

“好!”太政和甘宁没有拒绝帝明的提议,他们也不想毁了这世界,毕竟若是他们胜了,这里还是他们的大本营。

“帝明,我们跟你一起去!”李王和蕾蕾是追了过来,站到帝明的身边。

“不!你们留在这里,将残局收拾一下,我会回来的。这美好的世界我可还没有看够呢!”帝明对着他们微微一笑。

蕾蕾还想说什么,但是被李王给打住了。

“我们要相信他。”李王直接传音给了蕾蕾,这一次他没有像以往那样惯着她。

帝明的感知是敏锐的,但是他什么也没有说,再又分别看了他们一眼后,是驾着遁光就向着星空之外飞了过去。

浩瀚的宇宙,渺渺的星辰,这里的空间很大,足以让他们三位施展才华,尽情一搏。

太政用出了唤念太政使用过的虚实攻击,同样的攻击在他的手上使出来就是跟唤念不一样。

每一下都是一个幻境,每一念都是一个幻界,他身在幻界中,又活在现世下。

甘宁手中的权杖被他往上一送,变成了七条身长双翼的魔龙,它们代表着金木水火土风暗七种属性法则。

七条魔龙配合着太政的虚实攻伐让帝明陷入了必死之局。

幸好这里是韩浩的宇宙,若是还在星球之上,那不知道会对星球造成什么样的伤害。

七种属性法则带出七道大道意志,虚实攻击也等于是一种小道。

七种大道一种小道同时向帝明围剿而来,那威力使得坚固的宇宙空间都出现了坍塌。

“哎!只能牺牲小我完成大我了,也许摊上我这么个主人,让你遗憾了。”

帝明心念一动,是将紫雷锤唤了出来,同时将祈愿珠也是打入了紫雷锤之中。

帝明的神情很复杂,像是一位父亲要跟自己的孩子进行诀别。而诀别的原因是因为父亲要亲手杀死这个孩子。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我愿证到菩提,即使断送往生。去吧,我的孩子!去吧!我的战友!去吧!紫雷锤!”

紫雷锤发出了“呜呜呜...”的声音,像是舍不得帝明,通过这种情绪帝明也知道紫雷锤并没有怪帝明让其自爆。

“咔嚓!”一声巨响伴随着耀眼的紫色光芒和先天至正之气。

紫雷锤以自爆的方式带起了一道无可睥睨的强大紫光旋风。这是先天灵宝全部威力的释放,是不考虑后果的释放。

因而,后天领悟的七种大道和一种小道,在这种先天之道的毁灭意念下,是连反抗的威力都没有,直接化道了。

未被波及到的甘宁见到眼前的一幕是深吸一口气,他没有想到帝明能这么狠,这可是先天灵宝啊!世所罕见,不会再增加的灵宝。这就被毁灭了,而且是毫不留情,没有一丝拖沓之意。

“菩萨,也恳请您不要怪我,光凭紫雷锤的力量是没办法一下子消灭他们的,我也只好将祈愿珠一并自解了。”

心里默念完,帝明一下子觉得很空。自己现在真的成了孤家寡人。这种感觉很不好受,心真的很痛。

甘宁就算再欣赏帝明,在此刻也是动了杀心,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对他真的不能再有一丝念想。

“血雷王座,镇压!万魂鬼道,镇压!”

甘宁将王座打了出来,将自身修炼的毕生精华化作另一张王座也同样打了出来。他准备一招定胜负,免得夜长梦多。

星球内自封的李家领地的高山上,李道灵仰望星空,带着悲叹的口吻说道:“要结束了,在我退出后,这个局的答案本就扑朔迷离,但若是以必死之至破之,那这个答案也会变得极其简单。

只是那些大能会出手吗?还是说一场新的局又将开始?哎!成也棋局败也棋局,奈何空空,不知所归。”

地府,地藏菩萨盘做的莲台上,崔钰静静的睡着。

“阿弥陀佛,我知你念,只是你也深陷其中。帝明帝明,怎么会没有明天呢?”

再度回到宇宙星空,帝明看着向自己飞来的两个王座,他是大笑着说道:“这里的星空很美,也让我脸联想到了我以我血荐轩辕这句话,以前不明白这句话的精髓在哪里,但是今天,我明白了。

甘宁,你我之间的因果就在今天画上一个句号吧!

我以我血荐轩辕,漫天星斗大阵!”

帝明开始自我燃烧,无尽的仙力化作燃料点燃星空。

满天的星辰之光汇聚而来,受着帝明最后意志的引导,与帝明献祭出的精纯仙力融为一体,化作了一个辰光帝明。

他是帝明的意志投影,不带任何情感,只剩下一道执念。

血泪王座,万魂鬼道王座,被辰光帝明一手一个的抓在手上。然后“咔嚓”一声,化作了两堆碎末。

“灭!”一声无情的法音,辰光帝明带起一片星光向着甘宁俯冲而去。

甘宁没有抵抗,他知道今天的结局已经注定了,就算自己避得了这一时,也躲不过这一世。

“来吧!就让你我了却这一世的布局吧!既然看不透,那就自我毁灭,让无关紧要的棋子在此刻成为至光重要的关键!哈哈哈...”

宇宙还是那片宇宙,只是刚才还站在这的三个人,此时都不在了,连他们存在过的痕迹都没有。

清冷的宇宙,不朽的意志,这口口声中的棋局到底是什么呢?

“帝明,你可有什么遗憾?”

“有,当然有。我还没正经的谈场恋爱呢!我希望在那遥远的星空,他能够好好地谈场恋爱,有多个红颜知己。当然,实力也最好再强大一些,不要像我这样弄得这么惨。”

“你很惨吗?你所失去的不都回来了吗?不仅没有损失,还都更进一步。

再有,我没想到你心中所谓的遗憾竟然会是这个。不过,你可以放心的回到你的故乡去做这一世的阎判了,他会过的比你好。

同时,在遥远星空的那一位,自然会结过你的手,将未尽之棋局继续走下去。”

“我能问一下他叫什么名字吗?以后见了面,也好打个招唿不是?”

“你这鬼灵精,那我就告诉你吧,你可要听好,佛曰不可说。”

扫一扫手机听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