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梵修罗Ⅱ轮回六道 > 第三百五十七章 器乃两刃
听书 - 梵修罗Ⅱ轮回六道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百五十七章 器乃两刃

梵修罗Ⅱ轮回六道 | 作者:无尘骨| 2020-11-06 02:2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芙城,超强斗技依然在持续,可珊瑚祠面临的是夜幕下的偷袭很重。迫使郑满仓起用了金钵大印以及碎牙刺的协防,保证夜幕下的安全。

北侧,东皇凤野也不在观礼,而是加大了对府邸有潜力弟子的疏导。以云宗之法逼着众弟子白天看斗技,晚上写出论书和技法走势的分析报告。东皇渊也是看的仅仅是道,待新一日的报告送过来后。东皇凤野前来,见丫鬟们站着酒菜为动,便含笑上前行礼后:大伯,该吃酒了。

东皇渊听后含笑放下卷轴起身:没想到这大会激发了府上弟子的潜能,从无至有在到细化逐步思路对冲。这可比关在学府疏导有意义的多呀!还能从本质技法弟子们对修为的澎湃热情。

东皇凤野含笑给东皇渊斟酒:是呀!老爷子昨都出来了把娃娃头们集合起来,每日按娃娃头们的书文,在院中留笔文让娃娃们结合。

东皇渊听后含笑吃口酒:是吗!那说明还是咱们赢了。

东皇凤野吃口酒:伯父,后宫今日送来了密报,好似对你并不利好,是刮骨之法。

东皇渊听后含笑放下酒盏:孩子,伴君如伴虎,这是宿命也是不可推卸的责任。从云玉虚被打进无欲之地,伯父的梦魇以在逐步靠近。老爷子出来无非就是告诉三司生事就是内斗,可有人不会安心云玉虚走时说的话。不管怎么变化无常,我们都不能违背祖法,这就是云玉虚能受拥戴的原因。

东皇凤野听后无奈低头:进来吧!

数名黑袍士这才进殿行礼,东皇渊含笑起身:记住,我们是人,斗擂就是斗擂输了也光彩。但绝不能把灾难降临给百姓,否则你就不佩受拥戴,这是身为宫廷官员必须要遵守的法度。

东皇凤野听后起身向数人点点头,虚空之门才打开接走东皇渊进三司做审判。众人离开,东皇凤野攥的咔咔作响的拳头,在丫鬟上前行礼后:公子,太师无事,有人让我带句话给你。

东皇凤野听后便回头看丫鬟。

次日,玉虚按习惯炼丹论书写完,在练了一个时辰的魂技回来,才来到炼炉前取出晶铁按古法锻制。每一次回火锻制都在缩小,逐渐生成出器样后,玉虚才含笑停下将二尺刃回火。

晚饭后,玉虚含笑躺韵娘怀中:明日先你大姐那吧!我也该去芙城了结了此事。

韵娘听后含笑:爷,可不能在像上次那样了,我们可以慢慢走,但不能以苦肉计去冒险。鸾仪的卷宗和这三年提到她的密信,无一例外都正明她就是零的狗腿。现在东皇渊受戒,她定会生事制衡爷,坑害百姓与水火不顾。

玉虚听后含笑:是呀!睡吧!我记住了。

次日破晓,待玉虚送韵娘走出石窟后,才停下为其整理好衣衫:回去后继续修心,密卷密信都需要你去处理。

韵娘听后含笑点点头,冥雀才打开虚空之门,陪韵娘回到普罗府邸。玉虚才含笑沐浴更衣后回来,召出小福禄划破手掌。以超强的耐力承受接连不断的反噬一个时辰,才将重新定义的饥荒刃激活拔出。

二尺尺刃比韵娘那把放大一些,厚至六寸恐怖至极待刃拔出后阴泉才立刻出来召出药鼎:快放进来。

玉虚听后立刻放进鼎内,阴泉立刻让冰凤冰封药鼎。闭目调整好心脉皱眉睁开眼的玉虚,看看药浴翻滚在冰下的漩涡:看来我又是上了二师父的当了。

阴泉无奈含笑:饥荒是法器,普象大师只是给韵娘梳理了根基,法器变战器可想难度之大。

玉虚含笑召出酒吃口:这么说的话,饥荒是一体逐步锻打而出的了,所谓一体刃骨不变,变得则是器刃的异态。从而在激活后反噬是成层次式而出,在加入多层内封一击而出便能击垮同级防御。

阴泉含笑召出酒放下:你这次因祸得福,实力修为提升翻倍,但还需要不断进修《星兽》,不能桀骜自满提防。

玉虚含笑:是,姐教导有方。

阴泉才含笑离开,玉虚才含笑去温习了一遍魂技,才回来取出粗暴的匕首开始开刃。这才知道粗暴的死亡有多难开刃,倒是让玉虚感到几份心意。

次日天朦胧中,从炼炉收回灌金改样的死亡后,裹上粗布才沐浴更衣回到恢复过来的流城云镇旧址。披着斗篷穿过种植的茶山,来到纪念自己的祠堂前后,心中的忐忑颠覆如同重刺的挤压。

待天亮起,玉虚漫步回到恢复如初的金銮院,在堤坝决堤后这里被重新新建成河道氏小堤坝和苦茶林。而金銮院也重新修建竖立在流城西山,以来告诫世人这里是谁的故乡。

一程不变的殿楼风格,青旗牌位无一不在,各类传世之功的金刀,封号清晰显限在世人面前。玉虚见后闭目深吸口除了斗篷,按祖治为忠杰上香后,才漫步离开了家乡。

芙城,由东皇阳朝一人吊打云宗八旗,一举成名四海的不朽之功。在手中赤火的三丈羊角狮子巨月刀击倒文晖后,这才停下含笑上前:一个叛徒的子嗣,虽然有那么点聪明才智,可在绝对的姿态面前你只不过是一枚沙子。我欠你父亲一个人情,可欠的是他的而不是他的儿子,受死吧!

东皇阳朝说完便是要一刀劈了倒地的文晖,文晖一见立刻击掌混下擂台躲开。可随即便是冰封而来,郑满仓一见便放出金钵法阵护皇浦文晖,可突击而来的一道金光确支取郑满仓。

郑满仓一见咬牙还是先护皇浦文晖,舍身取义是他身为大掌柜的责任,只有保住八旗云宗才有以后。待无情的重刺划破长空,让东皇凤野都咬牙的瞬间,重刺停在了郑满仓面前。东皇凤野一见皱眉,久违三年为露面的玉虚,以黑龙华服的老一身素装从殿内走了出来。

这一露面芙城可是惊住各方实力的观战者,待裹眼的玉虚上前拿过郑满仓面前的重刺后:先救人。

郑满仓听后纵身跳到皇浦文晖前,搀扶起皇浦文晖便跳回殿内。玉虚才丢了刺:阁下也累了,有意可以改日在比便是。

东皇阳朝听后含笑:你就是云宗玉吧!听说你很强,可原上来讨教一二。

玉虚听后含笑:我不过一草木凋零,什么强不强的都是讹传。人不过酒逢难得遇知己,天涯无处不安身,莫要被旗下的弟子平时马屁所在心。

此时一位后台丈二胖子拿这酒坛,乌黑秀发佩翡翠冠,面孔横肉霸道在三十五六。着绸缎素衣一见便是从寺院出来的强者,待漫步走上擂台:这么说云宗是败给了东皇尚德家族了,那是不是要被摘牌子了。

弟子上前行礼:东皇阳朝的哥哥东皇玉朝,南诺大寺出来的强者,消失了接近二十年为露过面。

玉虚含笑:可以这样说吧!技不如人就要承担责任,回去后才好反醒自知。

东皇玉野听后含笑:要不你跪下磕三个响头,大爷我就不取你的招牌,毕竟这是打擂爷我还是讲规矩的。

玉虚听后深吸口气:阁下既然这样说了,我要不应战就说不过去。可应战了就晓得我不尊重渊太师立的规矩,弟子们之间的切磋属于弟子的切磋。这可不符合规矩,出去了会被人说笑。

东皇玉朝听后吃口酒:你是想打普及擂,我成全你便是。诸位,从现在开始宗主以下均不得上台切磋,省的咱们的云宗玉说贬低了他。

玉虚这才除了长袍给弟子,漫步走上擂台后,东皇阳朝便收刀下了擂台。万众瞩目的超巅峰对决便正式拉开了序幕,在东皇玉朝吃口酒含笑道:受死吧!

东皇玉朝说完便是一拳而出,玉虚则不躲在拳到的瞬间一掌而出挡下东皇玉朝。场面顿时震惊观看者,而东皇玉朝被玉虚拦下后,粗壮的右臂从拳入骨,以强大的压迫震碎东皇玉朝右臂。待东皇玉朝反应过来后,立刻后退便运魂修复右臂。玉虚才回身漫步离开:给鸾仪带句话,她是皇帝的辅臣,不是给皇帝生事的戏子。皇庭安则属地安,属地不安则皇庭不安。忠者不违心逆者多痴迷,别在做有损祖治法典的不道之事了,散了吧!

就这样,芙城之危在玉虚出面后一招制敌,摆平了东皇凤野后怕的连带后果。晌午,芙城酒楼人去楼空,郑满仓来到北山茶园见到还在开刃的玉虚后坐下。玉虚才含笑停下擦刃后给郑满仓:瘦了不少,帮我看看这怎么开刃。

郑满仓含笑接过后皱眉,一把匕首竟然重的无法想象。在查看后含笑还给玉虚:东家,其实不用开的太锋利,现在十二稳定对咱们很有利好。

玉虚听后含笑沏茶取木做刀鞘:是呀!师父说过器乃两刃,一刃对外,一刃对内。都没事吧?

郑满仓含笑吃口茶拿出地图给玉虚,玉虚才停下接过地图:没啥大碍,修养几日便能恢复。次此打擂磨去了他们急躁的性子,也能对他们以后有了奠基。

玉虚听后含笑看看地图,各路标识都被标识了出来,漩涡上则标识为玉龙石。玉虚见此:惊岚是你故意安排的?

郑满仓听后含笑:这是从尚德家卷宗中对应出来的,所指的位置应该是块未知。

玉虚听后无奈放下地图沏茶:你呀!我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青旗以来我从来都没有正式的接管过。今早我回了趟金鸾院,除了遗憾终身没有别的办法。云宗是他们的不是我的,为了我你让他们前来冒此风险,万一有个什么事我们无法去见九泉之下的忠杰。

郑满仓无奈低头点头,玉虚才看看地图:这在那?

郑满仓听后拿出地图:好似是在裕泰北郡,可赤火和冥雀都去过,根本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二掌柜拿地图给东皇渊看过,东皇渊之字不说确还是露出后怕的波动。

玉虚思索片刻后:能让东皇渊都波动的事,在咱们对裕泰的了解中,恐怕目前也只有韵娘父亲的秘密了。

郑满仓听后含笑:东家直接联系小凤凰,便能到韵娘母亲的出身地。快一个月了,由于密信不通畅,估计应该有所收获。

玉虚听后闭目深吸口气吃茶:回去后关他们一个月禁闭,找不出答案就让他们蹲火炉。

郑满仓听后含笑这才召出酒菜:正宗的肉团子还有地道的面皮子,先吃酒,先吃酒。

扫一扫手机听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