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小阁老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八仙过海
听书 - 小阁老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三百一十八章 八仙过海

小阁老 | 作者:三戒大师| 2020-06-30 18:3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小阁老最新章节

陈洪下值后,便坐上暖轿,回去自己在北安门外菊儿胡同的宅邸。

陈公公住的是五进大宅,府里管家仆人丫鬟婆子两百多号。

别看他是个阉人,却也娶了一妻四妾,还过继了几个侄子侄女养在府里,差一点儿就是齐齐整整的一家人了。

公公回到府上,美貌如花的妻妾们赶紧把他迎进屋,给他更衣摘帽脱鞋,换上居家的袍服,然后一边为他按摩一边娇声细语问他昨晚辛不辛苦,有没有不顺心的事。

一边说着体己话,还一边喂他喝汤水。把个陈公公伺候的无比满足,只觉自己当初的选择没有错……

虽说付出了些身体上的代价,但若是还留在信阳老家,如今肯定还娶不上媳妇,那东西一样用不上,还徒惹烦恼。

陈公公自我安慰一番,便让过继的大儿子陈大发,去隔壁请邵大侠过来。

他和那位丹阳大侠也算旧相识了。当年陈洪还是御用监外监把总,负责为宫中采买物资时,便跟邵芳认识了。

邵大侠最大的本事就是和什么人都能交朋友,当然也包括太监了。陈洪也有意结交这位神通广大的江南第一大侠,一来二去两人便成了好朋友。

当初陈洪能当上御用监太监,接着又进司礼监,邵芳是出了大力的……陈公公进献给隆庆皇帝的那些丹药、秘方、器具之类,都是邵大侠帮他从海内外搜罗的。两人的关系自然愈加密切。

邵芳为何敢大言不惭、大包大揽说,自己能让徐阶高拱起复?其实就靠陈洪这张牌。

当然你也可以说这太不靠谱了吧?陈洪在司礼监才坐第四把交椅,哪来这么大能耐?

但江湖人士不就靠吹牛伯夷过活吗?邵大侠这就算是很讲良心的了。

不一会儿,邵芳来了。

他两月前进京后,便在陈洪家隔壁买了套宅子住下来。只要陈洪不当值,两人就耍作一处,焦不离孟。

在邵芳的挑弄下,陈公公终于不再满足于老婆孩子热炕头,燃起了问鼎司礼太监的野望。

邵芳通过反复洗脑,让陈洪认定了只要高拱起复,他就能当上司礼太监的念头。这不,才刚看到点儿希望,他便赶紧向邵芳报告好消息了。

邵大侠正为高拱迟迟无法通过廷推发愁呢,听陈公公讲了张居正想出的迂回战术,不由乐开了花。

暗道这下可算对高相公有交代了!

面上却不动声色道:“八字还没一撇,不要高兴太早。咱们还是静观其变,等有了准信儿再庆祝吧。”

“老弟就是老成啊!听你的。”陈洪便打消了好好庆祝一番的念头。

殊不知人家邵芳现在只想回家好好琢磨琢磨,看如何在给高拱的信里自夸自擂,让高相公相信自己才是帮他出山的头号功臣。

眨眼之间,邵大侠已经编造出,自己是如何将五大环节七大难关一一攻破的,险些把自己都感动哭了。

傍晚时分,雪仍在下,东城史家胡同的街面上却没有什么积雪,地上还撒了炭渣防滑。

这是东城兵马司差人所为,但并非所有的胡同都有这份待遇。只有恰巧和朝廷高官住在同一条胡同的,才能跟着沾上光。

也许,这就是人生吧。

这史家胡同打头的一户,便是吏部侍郎王本固的府邸。

今秋更进一步、荣升为吏部左侍郎的王本固,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坐着轿子回到府上。

他家里的门厅是连着轿厅的,轿子可以直接抬进去。

下人又在轿厅里点了好大的炭盆,让老爷下轿之后感受不到一丝严寒。

管家掀开厚厚的轿帘,恭请王本固下轿。

王本固官威很重,回到家里依然不苟言笑。他目不斜视的沿着密不透风的暖廊,往后宅走去。

管家躬身跟在后头,小声禀报道:“启禀老爷,徐五来了。”

王本固不动声色道:“来多久了?”

“中午就到了,一直在花厅等着呢。”管家轻声道:“看那架势,今天见不到老爷不打算走了。”

“来的够快的。”王本固眉头微蹙,继续昂首向前道:“让他到书房候着。”

“是。”管家应一声,赶忙去通传了。

徐阁老虽然已经致仕离京,但徐家在京城的几十处店铺还在照常经营。

尤其海外销路这一断,京城市场的重要性就凸显出来。比起其他几家,徐家之所以还能好过些,一是因为他们家以生产棉布为主,国内销量也不错。二就是垄断了京城的棉布市场,缓解了回款的压力。

因此徐家将最能干的管事徐五留在京城,让他悉心照料京里的生意。

今天一早,徐五就接到了松江的急信……比朝廷的飞马急递还早到了一会儿。

然后他便按照徐阁老的吩咐,来求见王本固了。

徐五当然知道,王本固得天黑才能回家。但他还是早早就来坐等,做足了姿态。

天黑终于见着了人。

他跟着管家来到书房,便见王本固一身裁剪得体的松江蓝布青缘道袍。虽然在家里,头上依然戴着网巾,一丝不苟的笼在头顶。

“小人拜见少冢宰。”徐五赶紧跪地磕头。

“你的来意,我已知晓。”王本固冷声道:“存斋公这么着急叫你过来,难道和那件事真有什么瓜葛?”

“当然不会了。”徐五忙矢口否认道:“我们徐家是什么人家?怎么可能干那种作死的事情?”

“那你来作甚?”王本固冷笑一声。

“人无伤虎心,虎有害人意。”徐五汤水不漏道:“为了防患于未然,也为了让江南百姓能有几年好日子过,请少冢宰务必为江南十府选个仁厚的巡抚。”

“本座哪有那本事?”王本固露出不近人情的神色。

“这是老太爷可以接受的人选。”徐五抬起头来,双手奉上一份名单,自顾自道:“还请少冢宰看在往日情分上,不要推辞。事成之后,过去的事情一笔勾销,我徐家再不会烦少冢宰了。”

“当真?”王本固登时面色一变。

“当真。”徐五重重点头道:“当年少冢宰写的保证书,将一并归还。”

那是困扰他整整十年的噩梦啊,王本固目光阴沉的盯着徐五半晌,终于伸手接过了那份名单。

ps.第三更,再写一更,求月票。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