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捉鬼的那些年 > 第六十四章 异变突生
听书 - 我捉鬼的那些年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六十四章 异变突生

我捉鬼的那些年 | 作者:蛤蟆老鬼| 2020-09-09 16:35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送走张毅和高杰之后,我回到师叔那里修炼和练习符咒。

我的弟弟一大早又跑出去玩了。我估计又是游戏厅那里。不过我倒不担心他出什么事情了。有黄牙罩着,没人敢惹。

不过,我越发的担心他了。总感觉这小子心思不在读书上,迟早要出问题。

一整天的时间我都在修炼。我心中有种急迫感。从懵懵懂懂的接触到鬼到见识到鬼王和鬼差,这期间我的内心深处也发生了诸多的变化。

这主要是心态上的变化。从开始的只是兴趣到现在把捉鬼当做吃饭的职业。这一个过程之中,我的内心深处发生了诸多的变化。我开始认识到,这个学艺不精不仅会被别人耻笑,还会惹下杀身之祸的。这个修炼是不努力不行的。尤其是现在我正在迈入修炼的第二道关口的重要时候,岂可轻易的松懈呢。

不过,这一天,我的师叔都没有回来。我想他可能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不过,今天晚上谭叔说我们要进行一次四象之阵的演练。我希望师叔不要忘记了这件事情。

下午五点钟的时候,谭叔打来的电话,让我九点钟过去,说我的师叔已经在那里了。

我真想臭骂一顿师叔,都在那里了,也不来一个电话。

晚上九点钟,我骑着自行车去了酒店那边了。

这时的酒店,已经不再是如同往日一般一到夜间的灯火通明,而是亮起不多的灯。这实在有些不同寻常。我进入酒店的时候,明显的感觉到这里面的yin气已经从电梯的下面溢出来,笼罩着整个的酒店。整个酒店都是乌烟瘴气的。

我坐电梯上了七楼,进入了701。开门的是谭叔,里面坐着翘着二郎腿的师叔。楚婉云,小馒头她们俩也在。还有一个长相清秀,二十来岁的年青人。这个人,我不太认识。

谭叔给我介绍道:“这是县里来的何明同志。”

这个年青人微微一笑,看起来让人觉得人畜无害,但是骨子里有种说不出来的高傲,向我点头示意。

我也是微笑致意。

谭叔道:“既然大家都在,我也就不废话了。县里面的领导要求我们尽早的处理这件事。我们当然都希望尽早解决。越是拖延一日就越加的不安全。今天晚上,我们大家先演练一遍这阵法的布置,主要是熟悉这套阵法,万一出现什么疏漏,就不妙了。我们几个都没有问题。主要是贤侄不清楚这个阵法,所以这阵法之事还希望贤侄费心牢记了。”

我点头道:“好的,没问题。”

谭叔笑道:“既然这样,我就先说说这个阵法。这四象之阵,顾名思义就是借用镇守四方的神兽之力来擒拿这个鬼将。它分为青龙,玄武,白虎,朱雀。到时候,我来守玄武,远仁来守青龙,楚道姑来守朱雀,贤侄来守白虎。到时,守住了这是个方位,这个鬼将便无法逃逸了。等到阵型稳固了,楚道姑和贤侄负责威固阵脚,我和远仁负责抓这个恶鬼。我这样分配,也是事先和大家商量过的。我想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我们都点头表示没有问题。

谭叔继续道:“贤侄,这是金虎,这是祭物。我现在教你引导白虎之力的口诀。你跟着我念,今弟子奉令捉拿凶神恶煞鬼,敕召白虎大仙,降吾坛庭,摄到神将,安坐吾身,通吾七窍,耳报通玄,直讳人事百态,吉凶祸福,存亡成败,准保分明,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我跟在谭叔后面念了一遍,还好我的记忆力强,一遍能够记住了。谭叔又让我背了一遍,只见一字不漏的全背出来了,也就放心了。

之后,谭叔打电话让工程人员把电梯一楼的那扇门打开。我们一行人系着一根绳子从电梯口下来。

我们刚一进去,就感觉这里面的yin气有些蚀骨,让人浑身的难受。我有些想不明白的是楚道姑竟然还带着苏乐这小丫头也下来了。不过,小丫头没有慌张,显得但淡定。

电梯下面四个篮球场那么大的地方,非常的潮湿。我想这个下面应该就是那个鬼将的所在了。谭叔带了四五个强光灯下来,照着楼面,把整个下面照亮起来。

谭叔和师叔先看了这四个边角。

四个边角上分别是金虎,木龙,一盏火鸟似的灯和被一块石头压住的乌龟。不过,这个灯已经熄灭了。那个乌龟好像也死了。

这盏灯是长明灯。传说在墓地之中,能够燃烧千年,甚至更久。我不知道是真是假。这件事,我还问过师叔,师叔告诉我说,主要不是灯的原因,而是油的原因。这个灯燃烧的油不是人间的动植物油或是矿物质的油,而是来自于yin间之物。

俗话说“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乌龟可是能活很久的,就是埋在地下活个七八十年都没问题。尤其是在这个yin暗潮湿的环境中,不要说三年,就算是三十年,也不一定会死。没想到这乌龟居然死掉了。

再看那个金虎和木龙。那个金虎已经锈迹斑斑的不成样子了。那个木龙已经断裂,成为一堆木屑了。

这么说,这个阵法已经破损了,还能够苟延残喘到今天只能用幸运来解释了。说实话,要不是这楼屋顶有一个巨大的符咒,恐怕这个恶鬼早就出来祸害了。

见此情形,我师叔忙在四个角贴上了镇鬼的符咒,以防万一。

谭叔面色凝重的道:“你们先站在四方做好准备,我起坛做法!”

依言,我站在白虎的位置,师叔站在了青龙的位置,楚婉云站在了朱雀的位置。

只见中间谭叔穿着道袍,手持桃木剑做法,口里念念有词。

没一会,谭叔大吼道:“弟子做法,请四神兽现,各就各位。起!”

谭叔手中的一道剑光冲天而起,如果是在酒店外,一定会看到酒店的顶层一大堆的云朵密集。哗啦一声,四道闪电劈了下来。

我开始跟着大家默念着咒语。当咒语念完毕之时,一股满是杀意的白虎浮现我的头顶三尺之上。那只白虎的虎视眈眈的看着我。忽然,那只白色的老虎窜入我的身体,好像是无尽的杀意蔓延开来。这股杀意比起七杀符进入我身体中的杀意更加的强盛和强大,仿佛无边无际一样。

白虎位于西,属金,主杀伐。

一道道杀人,杀鬼,杀神,杀万物的心思浮现出来。假如有人这时候看我,一定会被我眼神所吓倒。因为我的眼神一定是嗜杀的,泛着红光的。

除了杀意之外,白虎进入我身体之后,一道道的力量也随之进入我的身体。那股力量很强大,强大的以为你可以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之上。

我的身形一震,像是无尽的锁链尽去,要挣脱这个牢笼,去杀无边世界的万物。

师叔见此情形,对着那个何明吼道:“张猛被白虎的杀意所控。在他的口袋有个铜铃铛,你摇晃一下,他便会醒来。”

何明连忙从我身上搜到一个铃铛,猛地摇晃了几下。

铛……铛……

就在我被白虎杀意所控制的时候,忽然我听到了那种轻灵的铃声,顿时清醒了过来。

这时,谭叔大声道:“注入灵力,稳固阵脚!”

依言,我把白虎之力注入手中金虎之中,那只金虎猛地吞入了进入我身体之中的白虎之力。不一会的功夫,就把我身体中的白虎之力给吞噬完毕了。

师叔他们身体中的神兽之力已经注入完毕了。

这时,阵法也就结束了。今天的演练就算是完成了。

就算祭物之中的神兽之力耗用完毕,那么还可以借用二次。但是最多不能超过三次。所谓“事不过三”!要是一天借用了超过三次神灵之力,神灵会恼怒,降下怒火的。

突然,异变突生。

那个叫何明的年青人,脱掉了外套露出了道士的道袍,只见他手持一个旗幡,嘴里念念有词。我们都听出来了,这是招鬼咒。

这个年青人想要找鬼做什么?

难道是要召唤这个恶鬼?

玄武位置的谭叔脸上闪过一抹yin笑,嘴里念叨了一个符咒。我们发现自己的身形都不能动弹了。这好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一样。

难道是说我手中的金虎,师叔手中的木龙,还有楚道姑手中的油灯都是被谭叔做了手脚不成?

;

扫一扫手机听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