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明1617 > 第三百零一章 算账
听书 - 大明1617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百零一章 算账

大明1617 | 作者:淡墨青衫| 2020-09-06 13:02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李贵你这么一算,倒是清楚的很了。”

“二柜这样的身份,委实不值当在这里耽搁。”

“若是每个庄子都这样耽搁下来,不知道何时能到天成卫和朔州那边。”

“各地均是差不多的情形吧,去年的年成我就统计过,感觉很差,今年谁知道更差,我手头就有连续三年的天成卫各地的平均亩产数字统计表,还想做过去十年甚至二十年的计算,我想二柜可能要算算相当面积和人家的庄子,一次能收多少石粮,这样为下一步核算总的收粮数字做预判……”

&nb.sp;最后说话的是一个面容白净的小个子,说话也细声细气,显得底气不足的样子。

“夏希平说的不错,”李贵眼睛一亮,说道:“二柜也许真的是这么想。”

“也不一定。”有个黑小子眨眨眼,语气滑稽的道:“兴许二柜就是这么慢腾腾的……”

“你这家伙少说玩笑话。”

“嗯,二柜走远了,咱们跟上去。”

各个人听了“笑话”并没有笑,只是催促伙伴们赶紧跟上。

李遇春刚刚离的并不很远,谁知道他会不会听到伙伴中说的这不大恭敬的话。

老掌柜周逢吉德高望重,主店除了走私业务外,这几年因为货源足,货又好,所以平时的生意也节节攀升,老掌柜的过往人脉也起了不小的作用,加上主店和各个分行之间的关系,周逢吉也是协调的很好,毕竟他有这个威望。

梁宏是专心扑在骡马行和帐局主店的管理上,也是获得了广泛的尊敬。

相形之下,李遇春的地位较为尴尬,平时总在外头跑,主店的业务也不大管,加上曾经那么一点子针对张瀚的过往,这使得不少忠心张瀚的人总是拿异样的眼光看他,这些事旁人不一定知道,这些一直在核心學习的青年人却是都知道的很清楚,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

李遇春还是在前头背着手走,时不时的和庄上的人说几句话,好象身后这些年轻人的话他并没有听到。

天黑前,各人到了寄宿的农家之中,那家的农妇正在摊油饼,屋子里冒着烟气。

小伙子们都闻不得油烟味道,嫌呛,他们坐在门外的长凳上说着笑话,院里的老黄狗看着他们发呆,小院不大,西南角有个鸡圈,十来只鸡在啄着一无所有的空地,几个半大的小孩都挤在屋里,小脏脸上满是期盼的表情,他们在等着吃食。

李遇春进了屋,送别了庄上管事的人,自己坐在坑角上用火石打着火抽烟。

小半个时辰后,农妇请各人进来吃饭。

桌上是炒的鸡蛋,拍的黄瓜,摘的香椿芽拌盐,主人们的态度象是端出了一桌大餐。

李遇春很是说了一些客气话,然后用筷子拨拉了一大半的鸡蛋给主人家的小孩,小伙子们的态度自是无所谓,甚至嫌这餐太单调了些,毕竟他们在新平堡的伙食标准是和军营里的弓手基本相当,只是肉食摄入标准是每天二两,这已经很不低,就是每顿都有肉菜的标准。

除了肉食外,几乎顿顿也是吃精粮,在他们的生长期间没受过太多苦,所以他们个头比当时的人都高出一头,牙齿也很好,如果不是李遇春点明了他们的身份,这些普通的农户只以为这几个青年人都是富家少爷。

一顿饭很快就吃完,主人家把堂房让了出来,自己住在边厢,天黑之后他们也没有点灯,孩子们被撵进屋,很快也消停下来,除了偶然的狗叫声外,整个村庄都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只有天空的月色星光散发着清辉。

“还是新平堡好。”李贵半躺在坑上,懒懒的道:“在这儿吃的不好,睡的也挤,日子又无聊,还没起更呢就得睡了。”

“这个时辰,用大舅老爷的钟来算还不到八点,在新平堡咱们还在上课。”

“上课时巴不得出来做事,做事时又觉得上课好……”

几个小伙子小声说话,不料李遇春突然坐起来,屋角油灯还没吹熄,各人都看到他板着脸。

“二柜,咱们立刻就睡。”

李贵算是个机灵鬼,看出来李遇春不大高兴,他赶紧要去吹灯。

“别吹灯,我和你们说几句话。”

李遇春摆一下手,看着几个随员。

几个小伙子都有些紧张,眼巴巴的看着他。

“你们都不是富贵人家出身……”李遇春的话音干巴巴的,先说了一句,眼角又扫了一圈,接着低头打火吃烟,房里传来咔嗒的声响。

烟点着后,他又道:“现在你们日子均过的去,各家不仅吃住的好,也有了钱,这是东主带着你们才有这样的好日子,所以凡事不能忘本。”

夏希平道:“我们从来没有忘过东主的恩德,绝不敢忘。”

“嗯。”李遇春点点头,说道:“你算的帐表面上不错,不过如果你不忘本的话,帐就不是这么算的。”

他对众人道:“各人起来,随我到灶间去一下。”

众人不知道他的用意,但也不敢违抗,赶紧都下坑来,随着李遇春往灶间去。

李贵机灵点,端着油灯过来,到了灶间果然黑漆漆一片,李遇春见他端了油灯过来,轻轻一点头,不过并没有出声夸赞,他掀开灶间的锅盖,指着锅里道:“你们看,这是什么?”

夏希平捡起一个,捏了捏,说道:“这是用杂粮和野菜和在一起蒸出来的。”

“对喽。”李遇春道:“杂粮是拿麦子去换的,你算的那个帐不通就在这里。各家收了粮,除掉卖掉交黄白榜的,还要手头留一点救命的钱,除此之外,剩下的粮都是拿去换杂粮,春天到秋天都有野菜,丰年野菜少吃点,还能吃点荤腥,精粮也吃的多,象眼下这连续几年都是荒年,已经有不少流民逃难,各家能不出去讨饭或是卖房卖地就万幸了,还敢吃精粮?一家有五石粮不假,可各家最多留半石,逢年过节给小孩吃点,剩下的全都卖给咱,自己吃粗粮野菜,为什么?因为咱们给的价钱向来公道,因为我们做事凭良心,不弄那些大斗小斗的猫的狗的事,所以人家信着咱。你们,多看,多听,多學,做事要用心,这样才对的起东主花那么多大价钱养着你们,供你们读书,每日细米白面还有肉有菜!”

“二柜,我们懂了。”李贵捂着脸蹲下去:“我还是匠户出身,以前过的和他们一样,才过几年好日子,我真浑。”

夏希平眼也红了,他道:“二柜,帐原来是这样算的,原来这么一个庄子咱们就能收上两千石来,我真懂了。可我宁愿我们能少收几百石,他们能多留几百石,能隔几日吃几回细粮。”

“你这娃子好心,”李遇春叹口气道:“咱们东主也是好心,其实按现在的年成和境况,普通的中小粮商都倒不过劲来,中小田主也撑不住,咱们东主是有仁心,这当口还是高价来收,其实年成越不好,大家的日子越不好过,反而可以把粮价压的更低。”

其实正常的粮商都是如李遇春说的这般做法,越是年成不好,越是在夏税之前拼命压粮价,然后慢慢一路涨上来,卖粮的时候粮价低的吓人,后来青黄不接要买粮吃了,结果粮价高的吓人。

这么一来一去,等于是官府用一条鞭法又帮着商人和大士绅田主又剥削了百姓一道,连中小地主都吃不住这种玩法,明末时大量的中小地主都破产了,主要也是集中在天灾厉害的山西陕西和河南这几个省。

李贵道:“唉,但愿过几年年成能变好,大家日子都能好过。”

李遇春道:“以前我也是这般想,指着老天赏饭吃,现在看来老天靠不住,还是要靠自己。陕北那地界我去过,除了老天谁也没法子,几十里地可能都看不着一条河,咱们这里毕竟还是好,河流多,地下水也多,不管是用大水车引水还是打井,只要有心还是能引水,有水就有收成。咱们李庄那一片,只要是东主的田,旱田均收是三石半左右,水田是五到七石,这个收成,人家说比江南也差不多了。”

“也得有东主这样的人领头才成,普通的田主谁愿出几千两银子修水车,改水渠?”

“就算有人想做,也顶不住人心各异啊。”

“也不光是引水。”夏希平对这些事很上心,他道:“还有各种挖田深沟的法子,养肥力,用熟粪,选种育种,这都是那个孔敏行教导的,要没有他,产量也不会上去这么多。”

“嗯。”李遇春吸口烟,烟头闪烁火光,他用赞许的口吻道:“夏希平,我记得你了,你做事确实肯用心多想。你是好料子,我要向东主举荐你到弓手那边去做事。”

“谢二柜夸赞。”夏希平脸上掠过一抹潮红,身子激动的有些颤抖。

夏希平的身体素质一般,不少青年伙计是指望将来能选到弓手队伍里,以资历直接能做军官。当弓手不比边军,张瀚对弓手的死伤率一直很注重,战场医治也很及时,打了这么久的土匪,一千多人的弓手死亡人数还是不到二十人,受伤的也很少致残,军官的死伤率更低,而待遇则是高的吓人……高俸禄,也有高补贴,军官是从穿到吃再到住都有着落,拿着的俸禄比分店掌柜一文不差,在青年们看来,平时伙在一起不过练兵跑步,學一些军事學上的东西,不比他们在新平堡學东西累什么,要是能挑成军官,那当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大家莫忘了投票哈手机用户请访问m.

扫一扫手机听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