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檀香美人谋 > 3郎意踌躇
听书 - 檀香美人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3郎意踌躇

檀香美人谋 | 作者:似是故人来| 2020-09-08 16:2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出了西侧院,阮梨容长舒出一口气,喊肖氏一声娘,其实也没那么难。

“姑娘,太太刚才都哭了。”回到扶疏院,碧翠小声道,眼里有不解:“姑娘,你怎么不讨厌太太了?”

讨厌?跟人面兽心的沈家人相比,肖氏有什么好讨厌的?

阮梨容在刚才那一刻已决定,保住肖氏的孩子。

重生了一世,不再是无知的闺阁小姐,很多事,前世叶薇薇没说的,她稍作联想,也便想通过来。

改变自己的命运,只需不被沈墨然迷惑,要改变阮家的衰败,却必须让阮家有继承人。

阮家每三年出一把檀香扇,谁得到阮家扇,谁就得到好运,只是千金难买阮家扇,阮家扇不拘买或送,只给有缘人。

前朝时,阮家的一把名清影的檀香扇,为姑山一石姓富翁购得,他得到清影十天后,先皇微服出巡路过石家,因缘巧合见到他的女儿,大为倾慕,当时就临幸了他的女儿,带进宫封为嫔,石嫔一直得宠,后来封了妃做了皇后,当今皇上就是石富翁的外孙。

还有位贫困潦倒的秀才,贫病交加找亲友求助不得,走到阮家檀香扇作坊时饿晕过去,恰那日是出扇之日,阮莫儒道那秀才是新扇融金的主人,不收一文银子把融金送给了那秀才,秀才次年参加科考高中,鱼跃龙门,步步高升,如今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

三年才出一把扇,且十有七八是送不是卖,阮家仍是家底殷实厚重,在整个宁国中虽是沧海一粟,在香檀县,却是首屈一指。

香檀县背靠香檀山,是宁国有名的檀香扇生产地,家家户户皆制作檀香扇,然能与阮家一较长短的,也只有一个沈家。

沈家与阮家截然不同。

阮家胜在质,三年一把,或卖或送,送的分文不取,卖的一把最少卖五万两银子,最高的是三年前当今皇帝买的,二十万两银子一把。

沈家胜在量,宁国人手上的檀香扇,有一半出自沈家。

沈家不甘心当香檀县百年老二了,只要得到阮家的白檀扇,沈家就量和质都有了。

阮梨容拿起银钳子,把香炉里的香饼翻转,哒地一下敲碎。

她要让沈家,连香檀县的老二都当不了。

要让沈家当不了香檀县的老二,可不是易事。论家底,沈家远在阮家之上,差的,只是阮家响亮的名声。

阮梨容辗转翻侧思想了一夜,迷迷糊糊刚入睡,碧翠就来喊她起床了。

“姑娘,辰时了。”

穿上缃色轻烟罗衫,系一袭碧草色纨缎裙子,俗不可耐的颜色搭配,阮梨容却自信,自己能穿出与众不同的淡雅味道。

檀香美人,她知道,香檀县的人背后对她的称呼是檀香美人,因着她的家世,也因她的容貌。

这香檀县,能与她相提并论的,除了沈墨然的妹妹沈丽妍,就只有聂家的聂梅贞。

聂家不是商户人家,聂梅贞的爹是香檀县父母官县太爷。

想起聂家,不期然就想起聂梅贞的哥哥聂远臻,阮梨容微微失神。

今天,她在沈家会见到的,除了沈墨然,还有聂远臻。

沈墨然是外出求学,聂远臻则是外出拜师学武。

前世,聂远臻在沈家见到她后,不久就托人来求亲,父亲问她意见,她一口拒绝了。

也许,这一世,如果聂家再来提亲,自己可以答应。阮梨容默想着,又摇了摇头,聂远臻是不错,可是她不喜欢他。

也不是非得嫁给聂远臻才能摆脱沈默然,阮梨容想到一人。

阮家还有一人可以求助,当年贫病交加饿晕在她家檀香扇作坊门前的穷秀才,如今的当朝丞相夏知霖。

夏知霖那年病得快要死了,是阮莫儒救了他回家,延医买药得以活下来,又得阮莫儒赠了他阮家扇,得到好运,方能科举高中。

他没有忘记阮莫儒救命赠扇之情,这些年对阮家多有眷顾,关心得最多的,还是阮梨容,每年都从京城捎来不少女孩子玩的吃的用的穿的。

“我上辈子真傻,为什么要引火?”阮梨容自言自语道,那时满腹激愤,恨自己与仇人恩爱,恨自己间接害死父亲和继母,恨沈墨然欺骗自己,只想着狠狠折磨自己,焚烧了自己让沈家声名扫地。

其实,她大可上京城,找夏知霖,求他帮着出面,将沈家治进泥地里。

现在回想,自己死了,还成全了沈墨然跟叶薇薇。

可是,若没有引火,何来今日的从头来过?阮梨容微微一笑,拿了一柄檀香扇子缓步出门。

温柔铿锵的香檀县富裕安闲,背靠香檀山,一水从城中穿过,逶迤绮丽,河岸绿柳绕垂,街道两侧茶馆、染坊、戏台、书院和檀香扇铺子交错着,热闹非常。

小县城没有大州郡城里的规矩,女孩子们经常到自家商铺里帮忙,或是三五成群闲看购物,阮梨容也不坐轿子,踏着清冷的石板路信步前行。

看着沈家乌黑的檀香木门匾,阮梨容深吸了口气,抬脚走了进去。

沈府是香檀城最奢华的,亭台楼阁、假山流水、佳树名花,极尽精巧雅致之能事,风光十分优美。

前世,她是在沈家花园入口处那棵千年银杏树下,见到离家游学十年归来的沈墨然。

踏进雕花拱门时,阮梨容下意识地抬头望去,相同的情景再现。

一头黑发用一根藏青色锦带随意系在头顶,白色深衣,外罩暗青色湘绸长袍,挺拔修-长的身材,清冷的面庞上微露汗意,袍裾迎风微微扬起,带出几分轻狂不羁。

似乎是注意到阮梨容的视线,沈墨然身形动了动,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带着问询之意看向阮梨容。

细看着,沈墨然五官其实不算漂亮,只是那眸子于漫不经心中透出冰雪似的清透,让在家中倍感忧郁的阮梨容前一世看到它时,莫名便安定轻松起来。

算计得真好,不知在这里等多久了,还能保持一额头的汗水,阮梨容展颜一笑,两汪笼着清水的眼睛笑成弯月。

“你是阮家梨容?”沈墨然站直身体,大踏步走了过来。

“嗯。”阮梨容低笑,想着,接下来,他会说什么?

“檀香美人,果然名不虚传。”沈墨然在阮梨容面前站定,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闪烁出的璀璨星光看得阮梨容一愣。

“在下沈墨然。”沈墨然唇角微翘,露出了一丝若隐若现的笑容,这抹笑容使本来紧繃的五官瞬间褪去冰霜,仿佛春日里刚融化的溪流纯澈得令人心旷神怡。

低沉清醇的嗓音,俊美阳刚的面容,像檀香木一样厚实的气息。阮梨容狠狠地握紧拳头,不停地告诫自己,这人不怀好意,这人接近你只为了你阮家的白檀扇,这个人日后会要娶叶薇薇为正妻将你置于死地。

指甲掐进皮肉,疼痛蔓延到心里,针尖刺下似的疼痛,很细,看不到伤口,却如蛆噬骨!

阮梨容再抬头时,从容平静,颔首致意,沈墨然欲要再语时,阮梨容纤丽婀娜的身影已转身走远,留下一缕恬淡的余韵。

作者有话要说:

嘤嘤嘤~讨厌的自动保存功能,我明明贴上来感谢投雷的朋友了,不知咋的后来修改错字时它没有了改没了,迟到的感谢。

谢谢映雪!谢谢苏苏!

感谢老朋友们的厚爱!流泪~看到老朋友跟过来好开心,还能得到老朋友们投雷鼓励真幸福,感谢薄荷!感谢阿叮!感谢lulu!感谢m!感谢你们的厚爱!

薄荷荼蘼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3-2516:09:48

陌上花开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3-03-2516:29:13

阿叮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3-2516:48:44

lulu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3-2520:07:17

m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3-2600:05:01

苏渣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3-2608:55:54

扫一扫手机听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