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易 > 第三十四章梦中人
听书 - 太易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三十四章梦中人

太易 | 作者:无极书虫| 2020-06-30 18:35 | TXT下载 | ZIP下载

太易最新章节

繁星满天,静湖无波。

荀易孤零零站在水面,听着阵阵厚重悦耳的钟声响起。

悠扬而深邃,带着古老时代的密语,歌颂曾经逝去的光辉。

“这是哪?”荀易打量四周,幽寂长夜有漫天星斗,映着水面莹莹波光。但周边无人,只有他孤零零站在水面。

望着湖面的影子,突然荀易看到不对劲。

虽然脚下的影子样貌和自己一模一样,但和青衣赤足的自己不同。那影子一身暗红色神袍,浑身被锁链缠绕,沉睡在水底。

“那是另一个我?”荀易疑云顿生,不自觉想到自己失去的那部分记忆,俯下身子,下意识伸手触碰水面。

水波皱起,光湖掀动波澜,湖底那人睁开眼。

猩红色的眸子和荀易对视,来自远古的钟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锁链碰撞声,湖底那人缓缓伸出一只手,身边无数锁链碰撞,行动艰难无比。

“你——”荀易似乎感受到什么,手伸入湖水去抓那只手。

但二人之间还有一段漫长的距离,荀易趴在水面根本够不着那人。

那人似乎也看出来,手指微微一动,一缕红光从指间迸发。

火鸟展翅高飞,从黑暗冰冷的湖水冲向湖面。

黑水不断削弱火鸟的体型,当它从水中飞到荀易身边,火焰彻底消失,一只三足金羽的神鸟化作白色羽毛,形同乌鸦一样的飞鸟,不断围着荀易啼鸣。

“这是?”荀易下意识伸手,那白乌鸦突然震动双翅,化作无数白羽消散。

连带着四周环境大变,再度睁开眼时,自己眼前有一道符篆模样的封印。打量四周,汪洋大海中升起一座座岛屿。那符篆就在其中一个荒凉贫瘠的岛屿上空。

梦探千秋的力量张开,那道符篆之下出现一个通道,带着荀易前往探寻被封印的记忆。

忽然,神篆放射万道毫光将荀易逼退。这一动静,在梦境中存在的不少神灵乃至当年亲手封印记忆的那位神灵顿时有感。

天界,第七重天,清虚太微天。这一天中,景云烛日,硃霞九光,先天妙气长存,紫虚、青华诸象变化。金台玉楼相映,神木瑶草遍布。上通璇玑,元气流布五常玉衡,理九天而调阴阳。

诸天以阳数为贵,这第七天运转周天之气,唯有不朽不灭的先天大圣才可在此长久居住。

其中一座紫丹神宫中,默运神力观察诸天的大神忽有所感,目光垂下,自语:“当初下的咒被打开了?不对,这双子咒将二人记忆统统封锁,即便是一人之力再强,也难以从另一端开启另一半封印。”

观照三界,除却荀易在自家大床上酣睡外,还有另一人在荒山野岭席地而睡,同样以入梦寻找自己曾经缺失的记忆。

两人眉心皆有一道符篆,两道符箓笔走龙蛇,凹凸有序,唯有两道符箓完美融合后才算是真正的封灵神咒。也只有将两道咒箓合在一起后才能设法驱除。

“怪事,怪事,莫非真就这么巧合,两人同时以入梦之术窥探曾经?”大神掐指一算,明白乾坤究竟,摇头叹道:“罢了,虽然不是现在破封,但冥冥之中天数早定,未来必有协力解封,了断昔年那桩案子。”于是,没有再度加固封印,坐看荀易二人入梦探秘。

梦,是思维的延伸。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在梦境中有一群特殊神灵管理众生梦境。梦神一系,其首领也是一尊先天不朽的大圣,位尊第七重天。不过他并不常在太微天居住,而是游历众生梦境之间,取众生之念力创造一方无何无有之玄妙圣境。在这方圣境中带领一众梦神管理亿万生灵的梦境。

在荀易入梦时,梦界有一尊神灵有感,放下手中的笔:“又有人获得灵梦之术了?”灵梦之术,是梦中灵感,可以预见未来,也可以探索过去。如果说福神们青睐善人,那么梦神最青睐的对象就是这些具备“梦见”之力的人。

调阅档案,这位名叫千叶的女神看到荀易名字,似笑非笑,从另一堆文案中抽出一张纸。

这张五色光离的纸张中正好是一个少女所做的梦境,角上写着“嬴琇”二字。

“这丫头入梦,似乎就是为和情郎相会?既然如此,本神就来一个成人之美。”朱笔一勾,红线强行将二人联系,荀易本来在寻找自己过去的记忆,结果被这道红线牵扯,落入另一个梦境。

女神旁边还有一位男神,抬头看了看:“一位具备灵梦之力的存在,有通灵梦见的天赋,对我们跟外界传信有好处,你折腾他干嘛?”这位男神名叫知秋,是梦界之主当初创造神通时随手点化的梦神。而那门神通正好就是荀易用的“梦探千秋”。

顾念一点情分,知秋伸手一点,在荀易跌入梦境之前先到另一个梦境。

这是一个黑漆漆的洞窟,在洞窟中不断有哭泣声响起。

荀易下意识想要起身,却发现身体完全不受控制。而且这时候的自己身形犹如孩童,愣愣望着小手出神,心口也传来一阵刺痛。

等等,难道这时候已经有心疾了?那么,这个时间是……

“兄弟,你也是正月十五的生日?”突然旁边伸出一只手拍在荀易肩上。

身体不受控制回头,自行开口:“你也是?”这是他小时候的记忆,意识附着在身体,看着孩童时代的自己行事。

扭过头,看到一个憨厚男孩,年纪似乎比他大些。“在场的人都是正月十五的生日。”

环视一周,坐在这个洞窟中的孩童不下十几位,有男有女。

孩童荀易轻轻说:“我是丙申年的,你是……”

“甲午年的。孟翰,起来!这小子倒是跟你差不多,都是丙申年的。”那个男孩指着身边一个头戴青色小帽的男童:“别装了,快起来。”

那个叫孟翰的小孩睁开眼,跳起来,笑嘻嘻对荀易伸出手:“真是巧了,居然还能碰到一位同年同月同日生的。我叫孟翰,兄弟叫什么?”

“孟春之始,瀚海无穷?”荀易犹豫了一下,伸出手:“我叫荀易。”

“日月之易?”

“没错。”

“正巧啊,儒學孟荀之道,看来咱俩真是缘分不浅。”孟翰嬉皮笑脸,坐在孩童荀易身边:“只可惜我不认为性本善。对了,我子时生的,一日之初,你呢?”

“辰时。”

荀易默默看着孩童时代的自己和这个叫做孟翰的家伙。

“似乎就是不久之前见过的那少年?那么,这个时间点应该是我某一年的诞辰被人拐走?”荀易推算时间,再根据梦境中的孩童们互动,逐渐有了个猜测。这应该是自己八岁那年刚刚过完诞辰时发生的事情。

一群在上元节出身的孩子,在上元节当天被人拐走,而且都汇聚在一起,怎么看也不是单纯的拐卖。

荀易这两天在城隍府干活,对这些神神叨叨的事情越发敏感。“难道是想要用这些孩子来血祭?”

继续看着孩子们的互动,在黑暗中十几个孩子抱团群暖。

“这么说是弟弟喽。”孟翰勾肩搭背。“我有一个叫做汤圆的小名,你家大人不会也这么坑儿子,给你取一个类似的名字吧?”

“嗯,有。元宵。”孩童荀易低声说着。

“啊啊,果然,我就知道!天底下的大人都是一个模样!”孟翰双手抱头,靠在墙上:“完全不顾自己的孩子未来要被多少人嘲笑!”

孩童荀易似乎有些不熟悉环境,默默坐在旁边没吭声,但对孟翰所言很有些共鸣。因为这个小名,从小没少被人嘲笑。

突然孟翰抓住他的小手,一脸严肃:“老弟,记住了!不管别人怎么说,这名字都是父母给的,哪怕是小名也有着其纪念意义。”一开始的话还有几分严肃,但后面话锋一转:“不过父母家人称呼无所谓,但是外人想要随便称呼,直接一巴掌抽上去就得了。”

“打人?”孩童荀易似乎有些不理解:“父亲说,打人是不好的。”

“但是他们犯贱在前,居然提及我们的禁忌。”孟翰不断给孩童荀易洗脑,重重在肩膀上一拍:“别怕,仅仅是揍一顿给一个教训,现在周围小孩已经没人敢随便叫我小名了。这不单单是为我们自己,也是为帮助这些坏孩子改掉他们的坏毛病。免得他们日后对其他人这样,这是我们的义务和责任。”

孩童荀易愣愣听着,不住点头。

荀易捂着脸,看着孟翰传授孩童时代的自己这些东西,心中叫嚣:敢情我每次被人叫小名就炸毛,这是你教的?

轰隆——

就在荀易想要继续看下去的时候,梦境突然被无数光辉打碎。

支离破碎的梦境逐渐消散,荀易的意识被梦境弹飞。

“时间到了?”离开之前,荀易惊鸿一瞥。在梦境碎片还能看到孟翰和年少的自己在对面。而在梦境另一边,同样有一个人被梦境弹飞。

“是你?”孟翰和荀易齐齐一愣,孟翰的意识重归本体,但荀易的意识因为梦界女神的红线牵扯到另一个梦境。

荒郊野岭,孟翰睁开眼:“果然,我和这家伙的见面应该是八岁那边上元节?这么说,我丢失的记忆也在那里?那个叫做博阳的人……”

心中一痛,隐约想到什么不好的遭遇。

望着眼前熊熊燃烧的火堆出身,身下的影子突然浮现鬼脸:“怎么,你想要去追查自己的记忆?”

“小时候不懂,现在还不懂么?用上元节出生的孩子来进行的血祭仪式就那么几个。不外乎是恶福神的诞生亦或者是大秽净邪咒,再或者是利用这些孩子来召唤某些不应该存在的邪祟。”拿树枝拨动火堆,孟翰面沉如水,看不出在想些什么。“不管是哪一种,当初背后操控的人都不是现在的我能够招惹的。”

“没错,所以别傻傻拼命,你的身体可是我未来的东西。我可不能让你将身体丢了。就算要死,你也必须保护身体,宁可魂飞魄散也必须给我留着。”

“明白,这是当初你救我的交易。当我死的时候,身体供你重新复活。”孟翰突然出手将火堆扑灭:“算了,休息够了,我们去苗县。晴隆城是找不出来什么了,昨天我感觉到苗县那边的邪神之力壮大,应该是在那边有动静。”

“苗县吗?”影子中的恶鬼默默看着苗县方向,灵魂收入孟翰体内。有句话他没说,在苗县那边,他似乎感觉到一股熟悉的力量,好像是自己的一个同门。

“如果可能的话,假借他的手未必不能杀死孟翰让我真正复活。”手机用户请访问m.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