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泰坦尼克]之黄金屋 > 第76章 后记
听书 - [泰坦尼克]之黄金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76章 后记

[泰坦尼克]之黄金屋 | 作者:外乡人| 2020-09-09 15:00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第七十六章

当罗丝觉得她这只在大西洋上煽动翅膀的蝴蝶,会为这世界,这华夏带来举足轻动的变化时,她才知道,她只是一颗掉入海洋里的一滴油。

毫不起眼!

而当罗丝终于放弃大唱征服时,这滴油却找到了海洋下的火山,将大海燃烧了起来。

火光映照半壁江山!

华夏的未来,在张慕原那里走向了另一条路。这条路,虽同样是荆棘载途,却让华夏真正的站了起来,独立了起来。

虽然那时的华夏仍是微弱的犹如萤火之光,虽然那时的华夏仍不被世界强国看在眼里。但他确真真的是完整的,再也没有国中国的存在了。

华夏在一战前,还是个军阀遍地的国家。中央政府的权威还只是浮在表面上。

但华夏人几千年的智慧却是不参水的。再结合强国的制国方法。华夏终于找到了一条属于自己的强国之路。

中央统筹,军阀自治。所有的军队军官必须在中央军校进修过,方可被承认。

总统的选举制度,军官的任职制度,政府文官的选拔考核制度,一样一样的被公布于众。

张慕原这位华夏总统终于在卸任之前,将所有的外国势力清除了华夏大地。

这里,他虽然是功不可没,但也存在着天时,地利,与人和。一战的扩大和持久。让那些欧洲人们,对华夏的震慑力,不断的下降。而中央军校出来的大批军官们也陆续地被洗脑,灌输着中央政权,驱逐外辱的理念。

张慕原不是华夏民国的第一任总统,也不是华夏民国的最后一任总统。但他却是华夏民国历史上,最让人记忆深刻的总统。

兵不血刃的完成了国家的统一,这不得不说是一项伟大的功迹。

当然,在那些外国人的眼里,华夏的这位总统却是卑鄙无耻到了极点。

若是英法俄德这些对立国家不在华夏撤兵,或是不归原华夏租界。那么华夏便会倾举国之力,无论在财力或是在军队方向支持这些国家的对手。

在谈判过程中,威胁,利诱,各种手段层出不穷。最终让那些谈判的人或为国利,或为私利答应了华夏的请求。

华夏还很弱,军队弱,政府弱,人民也弱。但没有肉的骨头照样能咯到人的牙齿。

尤其是战争并不如预期那般容易的时候。

华夏抓到了一个很有力的谈判时机。这让那些欧洲人恨得咬牙却又无法不暂时忍耐。

那些欧洲人不约而同的忍耐了下来,心中何尝不是想着等着战争结束后,给华夏一个好看。

一场战争,发生在欧洲但波及到全世界的世界大战。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

当然,这并不包括罗丝。由于罗丝的‘吃里爬外’,一战的消息,以及各中□□和她所有知道的那些历史都通过电报一封封的传回了华夏。

这也是张慕原能够准确掌握收复机会的重要前提。

收复这些租界,将外国势力从华夏撵出去。虽然手段并不光明,但成绩斐然。而不知情的华夏普通民众看到的也只是外国人滚出了华夏这一点。

而那些地方军阀们,虽然一直不感冒这位‘文弱书生’,但他的这一举措,让这些有血性的军阀们都纷纷举起了大姆指。

再到后来,张慕原因为对于军阀自治的文件一颁布出来,更是得到了这些军阀们的认同。

军阀中也不缺有上进心的,但更多的军阀却也知道自己的斤两,所以在自己不能成为大总统的前提下,支持一位亲军阀的总统又有何不可。

这也是后来,张慕原在各地设置监管局,而未受到阻挠的跟本原因。

温水煮青蛙,不过如是。

又过了两年,张慕原又听说罗丝的建议每年定期的组织政府办公人员招聘和考试。而招上来的这些人,张慕原便请各位地方军阀上京来挑选自己合用的人才。

一点一点的蚕食地方军阀在地方上的力量。是张慕原心中一直努力的目标。在他看来,国家的政权应是集中在中.央。可这件事情,一直到他卸任也没有做完。

不过他相信,政权,军权总有一天会统一的。而心中的这份信念,一直到几十年后,才彻底的被实现。

而此时,做为华夏的现任总统,革新社的社长,张慕原手中是没有军队的,但做为革新社的原始社会员康兴,他的手中却是有着川军的。同时,中央军校的校长,也是革新社的人。

所以,看起来弱势的张大总统,却有着钢铁一般的粗大腿呢。这也让他的很多政策没有被搁浅。

一九一八年一月,当所有的外国势力都撤出了华夏的国土时,一战还在继续着。

所有的人都在看着那些欧洲鬼畜们会在战争结束后,如何收拾华夏这只生了反骨的绵羊。

只可惜,他们料到了开头,却没有想到结尾。那些人到是有些想要收拾华夏,可是华夏再积弱,也不是打了四年多仗的欧洲人可以轻易打压的了。

四年,那些欧洲强国的军队精锐几乎都消耗在了战场上。

四年,华夏早就有了抵抗的力量。

虽然这四年,华夏有些不务正业。

原来一战的时候,华夏并没有出兵任何国家。因为一战的时候,华夏举国都在忙着发展经济,打发家里的不速之客。哪还管的了大海的另一边是不是人都打飞了去呢。

在加上‘挖墙小能手’罗丝举着小锄头的告密。华夏大力发展轻工业,那些战场所需的物资,都纷纷走出国门,运上了前往前线的游轮。

华夏人也不厚道,无论生产了什么,只要给的起价钱,敌对双方是都能够买到华夏的商品的。这也为后来的战争延长了不少的时间。

当前线的战士在打扫战场时,发现了敌军竟然跟他们用了一样的物资。心中大骂那往外销售这批物资的华夏人。

就这么华夏两边提供物资,让一战的双方在不得不买的情况下,又不能不买的纠结着。对面战壕的敌人都能有的东西,若是他们没有,谁知道会不会因此影响到什么。

那群该死的华夏人。那群不老老实实当绵羊的华夏人。

不管那些欧洲鬼畜心中多么的想要将华夏和华夏人撕碎。但不得不承认仅此一役,华夏大地便出现了无数个发战争财的爆发户。乡间小作坊,那是一间挨着一间。挣出来的钱,也是纷纷的存入了国家建立的中.央银行中。

拿着国家给的高额利息,发展着家乡和国家的经济。尤其是国家打出的——‘要致富先修路’这句口号。让这些土财主爆发户赞同的不得了。

修了路,他们作坊的货就可以更快的运做战场上。抢夺商机。而且修路也不用他们掏钱,只是把钱存在国家银行里,他们既可以走上好的道路,还可以拿到高额利息。

而国家也可以拿着这比钱,开工厂,生产各项战争所需的物资。

果然,战争就是发财的根源。

华夏政府如此想,就连华夏的普通民众也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一战结束了,最先感到失望的竟然不是战败国。而是出口贸易额下降的华夏人,为此,华夏的好多商人,就连骨灰盒,棺材板都打出了买大送小,买二送一,清仓大甩卖的营销标语,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另类的笑话。

一战结束后,欧洲各国都开始休养生息。这个时候的华夏却正在崛起。

一股势不可挡劲头,直冲云霄。这让欧洲各国咬牙,也让远在美国的罗丝既骄傲,又担心他的后劲无力。

想到了后世有名的军事演习,百万大练兵。罗丝连忙把自己能够想到的细节,整理出来,发给华夏。

都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兵要如何养,可不是只是供吃供喝,拴在兵营里就可以的。是骡子是马,必须得拉出来练练。

看到罗丝的电报,张慕原找了几个心腹商量了一番。最终定了下来,每年春秋两季军事演习。各省各个军阀都要派人来参加。

优胜的军队或是个人,都将得到由中央发放的奖金。而且比赛的过程和结果也会通电全国。这种比赛带着荣誉,哪个军阀都不愿被比下去。

也是因此,各个军阀都会在演习时,全力以赴。让那些对华夏虎视眈眈的外国人,不敢轻举妄动。

既练了兵,又威慑了外邻。还加强了中央对军队各层次的了解和微控,可谓是一举数得了。

当然,还有一些别的在里面,这些就不是罗丝能够想的到的了。

也是在这个时候,扶桑站了出来。以一种超出常人可以理解的姿态成了为华夏盟国。华夏的军事力量,让那些扶桑人既喜且惊。

宋新宇成功了,这是无庸置疑的事实了。一直到一九二九年的股灾爆发,这份联盟还在持续着。

扶桑狼子野心,这份联盟无论是华夏人还是扶桑国内的宋新宇都知道,不会长久的。

可这个时候,华夏却是需要扶桑和他站在一起的。一块肥肉,就这么从嘴里逃了出来。欧洲鬼畜们是不会同意的。他们缓过了劲以后自然是要重新将肉放回嘴里,咽到腹中的。

所以,在华夏真正的强大起来前,这种联盟就算是唬人也是好的。

而且现在的扶桑国内,又有多少是纯血统的扶桑人呢。整个军部,政界除了为数不多的区区几人是纯血,血统早就不纯了。

但尽管如此,无论是血脉中的野心,还是人本身存在的动物心性。都代表了这份俯首时间不会太长。

这一观点,不论是宋新宇还是罗丝,都是支持的。就连已经卸任大总统职位的张慕原心中也是非常明白的。

果然,这份联盟,只维持了六十年。在宋新宇过身后,被宋新宇教导一生的那位天皇也相继离世后,扶桑终于将自己的野心暴露在世人面前。

可是六十年呀,罗丝都八十岁了。这个时候的华夏民国早就不是一个弹丸小国可以轻易撼动的。

那些通过宋新宇被埋在扶桑的探子们,早就无迹可寻了。他们这边刚有一点风吹草动,华夏便全国戒备了起来。

不过不管怎么说,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无论是华夏还是扶桑却都成为了打酱油的了。不过就算是真没有华夏什么事情。当时的华夏政府也不知是出于何某目的,竟然组织了一支华夏远征军,远赴二战的战场,去外国人的地方扬了一把华夏军人的铁骨柔情。

木有错,确实是铁骨柔情。华夏男儿的铮铮傲骨,让那些外国洋妞们的心彻底被征服。

就算是华夏政府对两国婚姻并不感冒,但也抵挡不了那颗奔腾的少女心。

......

七十年代末,罗丝盼了一辈子的彩色照像机终于问世了。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圆满。

可满脸的老褶子,却让罗丝再也提不起照像的兴趣了。这些年,罗丝留像的相册就整整占了一间屋子。

年纪越大,罗丝就越想要翻看这些年留下的相片。后来,卡尔特意扩建了书房。书房一侧是罗丝的影集区,书房另一侧是很多的书架。上面一半都是罗丝喜欢看的爱情小说。

倒是书房正的正中间,挨着影集区的那侧,沙发,茶几,贵妃榻。这些都明显带着罗丝的个人特色。

而书架那一侧,倒是有一张双面的写字台。一半严谨,一半轻松的摆放风格,使用人是谁,不言而喻。

罗丝的一生,只生了两个儿子。卡尔倒是从始自终都被罗丝一心一意。

也许是两人的年纪在那里,也许是罗丝这些年保养得宜。卡尔的目光并没有被外面的野花吸引住。这也让罗丝放下了谋杀亲夫的打算。

与其让他跟着别的女人你侬我侬,还不如宰了他,当个有钱的黑寡妇来的省心呢。

年纪越大,罗丝越相信因果报应。尤其是民国那对前后当了第一夫人的姐妹。这一次,两人姐妹都有了自己的姻缘。再也没有抢别人的老公。可能就是因为这样吧。所以一改当初无子无女的凄凉,晚年子女绕膝,人生圆满。

虽然没有了无上的荣耀,却让女人的一生没有任何遗憾。

一念之差,命运的轨迹便有所不同。

而有的时候,只是一个小小的改变,历史便大为不同。罗丝不知道历史上有没有张慕原几人,但她却知道,有个人被生生的耽误了。

没有一个出身名门的妻子,没有一个好连襟。也没有趁乱抓到好时机。甚至是和一些民国的重要人士的必要接触都被破坏的一干二净。

而那句‘攘外必先安内’的历史名句,也再也没办法被古今知晓。

可谓时也,命也。

此人,不说也罢。

罗丝一生过得算是顺风顺水了。小事不操心,大事用不上她操心。一辈子除了收租子,当地主。便是开的那家饭盒工厂。

虽然在全球金融危机时,罗丝也顺应大局势一度将饭盒厂关闭。但在条件允许的时候,她照样开起了那家小工厂。

每年生产的不多,却一直走在饭盒领域的前端。别人一直在模仿,却始终无人超越过。这也算是一种成功了。虽然她一直不想承认,自己也是在模仿。

别人一直对于罗丝工厂的饭盒样式和理念感到惊奇,就连卡尔也没有想到罗丝的饭盒工厂会走到今天。

只有罗丝自己知道,她跟本就没有什么创新的才能,这一切,不过是一世的积累而已。

鲁芙的晚年过得很幸福。只是在临终之际,看着罗丝的眼神有些怪异。

因为几十年的相处,罗丝早就把鲁芙这个便宜妈当成了亲妈。这份怪异,罗丝并没有察觉出什么。

也许只有鲁芙自己知道吧。自己的亲生女儿发生了什么变化。母女之间的心灵牵绊,她不是没有感觉到。可是她下意识的不去想,不敢想。

直到临终,看着因为她,而面容憔悴,哀伤不已的罗丝。她也没有问出来那份深藏于心底几十年的疑惑。

小安德鲁先生,对于这位姐姐,感觉还是非常亲切的。当然,他最喜欢这位亲姐姐家的两个‘大’外甥。

姐姐经常开着自家的游轮往返英美两地,小安德鲁先生小的时候也会经常州跟着姐姐去美国居住。

就连上学的时候,小学都是和自己最大的那个外甥一起念的。而等到他们小学上了中级的时候,小外甥也上了小学。从此三人帮便再也没有分开过。直到小安德先生长大后,他和姐姐一家的关系应是非常的亲密。

说到学习的事情,这就不得不说,罗丝和卡尔的好基因了。两个儿子都非常的聪明,尤其是小儿子,竟然是传说中的学霸。这让罗丝和卡尔非常的惊喜。

大儿子的经商头脑完全袭自卡尔,一脑门子的黑心肠。小儿子倒是纯粹一些。不过可能是书读多了,看起来天生就有些个呆。远没有小时候油嘴滑舌的样子了。

而且人也变得天真了许多。

虽然这一点,无论是罗丝还是卡尔都不愿意承认。他们竟然能够生出这么‘纯善’的儿子来。尤其是这个小儿子竟挑他们夫妻的优点长。

若不是罗丝曾经以为自家儿子被人抱错了,所以特意验了回血。才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他们的儿子。

不过就算是这样,罗丝都会时常唠叨这一定是霍克利家的基因出现的变异。因为,她可是经过现代无数电视,电影,小说和新闻教导熏陶出来的,连走在路上看到有钱掉到地上都不敢捡的人现代人呢。

所以二儿子这个样子,绝对跟她没有一毛钱关系。

罗丝在确定自己再也不可能有孩子的时候,便和卡尔一同立下了遗嘱。

小儿子没有经商的天赋,工厂什么的就不给他了。罗丝将自己在美国的所有房产土地都给了小儿子。将工厂给了大儿子。一直存在系统中的黄金也都悄悄的存在了她卧室隔壁的专属于她的工作室里。

她的这套系统真的好像是买手机赠的话费。时间越长,更新越少。至少最近十几年,就连那个说话非常气人的系统管家小江,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一时,竟让罗丝有些怀念曾经斗嘴时的情景。

卡尔为了霍克利家在钢铁厂的绝对话语权,将所有的工厂股票给了大儿子。而他手中的资金类财产,却是平分给两个儿子的。

大体上看,两个儿子分的财产有多有少,但实际上,却是各取所需。不会经商的儿子,可以守着地,过着小地主的日子。

得了工厂和股票的大儿子,也可以大展身手,开创自己的商业帝国。

罗丝比卡尔小了很多数。身体也一直非常的好。卡尔年轻时不知保养,到了年老的时候,这病那痛的都找了来。

罗丝总是担心卡尔会先她一步去见那谁也没见过的上帝。可那一天,还是到来了。

卡尔弥留之际,罗丝哭的肝肠寸断。可依然趴在他的耳边,说着几十年来不曾断过的甜言蜜语。

她知道卡尔喜欢听这些,她一直知道。

最后的最后,罗丝轻轻地爬在卡尔的耳边用着只有他一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我叫明澜,生于华夏。如果有下辈子,我们还在一起,好吗?”

这个名字,她多少年都没有说出来过。她以为她早就忘记了。可此时她才知道,上辈子的一切,还是有迹可寻的。

此时,她更希望可以用上辈子许卡尔的下一生。

只要他愿意。

是的,只要他愿意,

只要他愿意,便是让她用一生去祈求上苍,也是值得的。

原来,原来...。卡尔明悟的点了点头,那些他一直想不明白的事情,终于有了答案。可此时此刻,那些已经不重要了。

费力的抬起头,卡尔用身上最后的一丝气力带着淡到不可查的微笑向罗丝许下了一生的诺言。

若有来生......

再许你一世情缘,又何妨......

扫一扫手机听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