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盛唐极品纨绔 > 第858章 天下人皆疯唯我没疯
听书 - 盛唐极品纨绔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858章 天下人皆疯唯我没疯

盛唐极品纨绔 | 作者:晴了| 2020-09-06 12:4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第八百五十九章

“哪个女皇陛下?”刚刚睡醒,正被美色所迷惑的段大公子正在全身心地感觉着指掌间传来的圆润与温度,根本就没反应过来。

“……你方才睡觉之前所说的那些话,难道还真是因为长时间的失眠而昏了头瞎说的不成?”公孙苏酥红着俏脸忍不住横了一眼这个坏坯嗔道。

“哦,你是说我出的那个主意是吧?怎么可能是昏了头才胡说八道的,我那完全就是经过了大量的实践与论证,经过了反复的思索与……”段大公子顿时精神一振,站起了身来,满血满蓝的段大公子那张嘴一开简直就合不下来。

而很快,西门楚楚与许香君正好回来,距离那卧室尚有一段距离,便已经听到了段少君那富有磁性的嗓音正在那边涛涛不绝,许香君无奈地看向西门楚楚,两个女人只能相视苦笑。还真是,拿这个家伙没办法。

等那西门楚楚与许香君迈步进门,段少君不由得大喜。“楚楚,香君姐你们来啦,快快坐下,我跟你们说,关于方才之前我……”叭啦叭啦地说了一大堆。

“少君哥哥,你真不是开玩笑啊?”西门楚楚听了老半天,最终忍不住打断了段大公子的涛涛不绝,忍不住询问道。

“当然是真的,此事非同小可,我怎么可能会拿这样的事情来开玩笑呢?”段少君点了点头,前所未有的严肃说道。

许香君很尖锐地直指问题的核心道。“可问题是,女人成为皇帝,这是前所未有之事,此事太过艰难了吧,不说别的,昭阳公主殿下自己能不能同意都还两说,更不要说那些诸级官吏了。”

“这些我都明白,但是,你们觉得,以大唐目前的困局,有哪一位王爷敢说能够站出来一呼万应,能够搞定这场说不定会让大唐崩分瓦解的危局?”段大公子摊开了双手向着在场的这三位优秀女性反问道。

“当然有,少君哥哥你师尊不就是吗?”西门楚楚眼珠子溜溜的一转,立刻找出了一个极佳的人选。

“我师尊的确是一个极好的人选,但是首先,我师尊如今已是空门之人,世俗红尘之事,他是否愿意沾染还是一回事,重要的是,以我对我师尊的了解,怕就算是真的把大唐皇帝之位摆在他的跟前,他也会弃之如敝屣履。”段少君缓缓地摇了摇头说道。

“这倒也是……”西门楚楚跟梦惑方丈相处的时间甚至比段少君更长,仔细地考虑了一番之后,也觉得真如段少君所言一般,以梦惑方丈的性情,如果大唐有什么危机,他老人家是会挺身而出,可是对于权势,他却没有半点的眷恋,甚至有种强烈的厌恶感。

或许是早年遭逢大变之后,助李湛成为了皇帝之后,又因为权利之争,被自己嫡亲的兄长狠狠地摆了那么一道,以致于让梦惑方丈完全地心灰意冷,这才剃了个秃瓢遁入山林。

“至于其余的那些王爷,还有陛下的那些儿子们,不论嫡庶,那些家伙里边你们觉得,有谁是可堪大用的吗?”段少君又翘起了一根手指头以手势来加强自己的说服力。

西门楚楚等人互望一眼,皆是一脸的懵懂。“那什么我们怎么知道天子的那些儿子是什么德性。”许香君横了段少君一眼嗔道,若是问自己事关商界的那些秘辛八卦还行,至于朝堂的问题,身为生意人的许香君更多的是关注自己夫君身边发生的事,还有与自己生意相关的事,对于皇帝生了几个娃,那些娃有出息没出息跟她许大奶奶还真没半个铜板的关系。

段大公子眨巴眨巴眼,这个似乎自己也没怎么在意,干咳了声决定继续忽悠,不对,通过反证法来进行论证。“呃……那什么总之皇帝陛下的那些儿子就没几个出名的,而且咱们那位皇帝陛下之所以这十多年一直没有立太子,说不定不仅仅是这位皇帝陛下想要大权独揽,更重要的是就算是想要矮子里边拔高个也拔不出一个稍微出类拔萃的来……”

“晋王不就挺好的吗?很平易静人,少君哥哥你不是跟他的关系都极好吗。”西门楚楚眨巴着明眸好奇地问道。

听到了李玄的王爷称号,段大公子除了白眼之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都。好半天才无奈地道:“楚楚妹子,你觉得像李玄这样的人,能当得好天子吗?”

“呃,这个我倒不清楚,不过晋王殿下是个好人呀。”楚楚妹子皱起了可爱的鼻翼考虑了番之后肯定地道。听到了这话,段大公子勉强满意地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那丫的就是个只配被别人送好人卡的宅男青年。”

“……段郎你能不能正经一点。”许香君差点笑出声来半晌才忍住了笑意嗔怪地道,不过,段郎说的也是大实话,就以那位晋王殿下的智商和脾气,想要治理一个国家,啧啧啧,怕是李玄的善良与蠢萌日后都会被史书记载为昏庸与无能。

不过,段少君倒是凭着他的三寸不烂之舌,生生让这三位封建社会的优秀女性哑口无言,虽然仍旧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但问题是,她们实在不知道该反驳些什么。

“好吧,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反驳你,不过,你说服我们都那么的困难,你想要去说服那些官员,那些将军们,怕是要比说服我们会更加的困难,在那样的情况下,你确定你要坚持吗?”许香君深吸了一口气,深情地看着这位舌辩无双的段郎好奇地道。

她真的很好奇,如果段郎真的坚持要做这件事,她真的很期待结果会是怎样的,因为段郎一向都是那种从来不会去打没有准备的仗,几乎可以说是一语中的,只要是他想要去干的事,就还没有见他失败过。

“当然,段某人好歹也是一位仁义理智信五德俱全的正人君子,说出来的话,那绝对是一口唾沫一口钉,说要干,就要干。再说了,这么富有挑战性与高难度的事情,如果能够成功,那么所获得的成就感简直爽歪歪了……”段大公子满脸自我陶醉地道。

三个女人看向这位一脸自我陶醉表情的段帅哥,除了无奈,还是无奈,就有些像当妈的看到了自家小屁孩子瞎胡闹时所流露出来的带着浓浓宠溺的无可奈何。

而段某人就如同那个被宠坏的小屁孩子似的双手叉腰,一脸得瑟地仰起了脸庞四十五度角望向那屋外的天空,正所谓与天斗也就那么回事,与地斗也好不到哪,与人斗,这才他奶奶的叫其乐无穷。

徐长史一脸惊骇欲绝的表情呆愣愣地看着坐在跟前端着个酒盏一副笑眯眯表情的段大公子,刚刚那番差点把徐长史给吓疯掉的话似乎不是他说的似的,而且他似乎是在说今天的天气很好,又或者说咱们再来干上一杯似的平静语气讲出了那么一番话。

“那个段,段贤弟,你不会是疯了吧?”徐长史干脆就抄起了酒壶,足足把一壶酒都灌下了咽喉,打了个大大的酒呃,似乎这才恢复了说话的勇气,不过一出口就没好话。

“兄台瞧你说的都是什么话,小弟我这样理智冷静的人怎么可能疯掉,就算是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人疯了,我也不会疯掉。”段大公子一脸不屑地道,浑然忘记了世界上所有精神病院关押的精神病人大约就占全世界总人口的百分之零点零一。

而正是那百分之零点零一,认为全世界的人都疯了,而只有他们没疯。还好,段大公子是真的没疯。

“可,可问题是你觉得可能吗?何况这也不是时候啊……”徐长史一脸崩溃地看着这货,真的很想掐着这货的脖子把他给摇清醒过来。

“你错了,这个时机,恰好是最完美的时机。”段大公子一脸信心十足地答道。

...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