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青锋凉似月 > 469.生死擂台
听书 - 青锋凉似月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469.生死擂台

青锋凉似月 | 作者:楚秋诗| 2020-10-14 10:5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双方话不投机,定下生死斗后便去了各自的看台等待生死斗的开始。

“娘。”

“祖母。”

“家主。”

月凰颜正坐在月家所属的看台上,月家人到时纷纷对她行礼。

月凰颜只是对她们微微点头,然后就全部无视,只伸手将月倾寒拉到自己身边坐下,笑眯眯道:“寒儿最近过得可还好?听说你把南宫清平给扔出引月峰了,干得漂亮,那种混账就该扔出去,省着污了我们月家的灵气。”

月玉锋无语,原来隔代亲是真的,这不,她这个亲女儿在亲孙女面前简直什么都不是了。

月倾寒忍不住轻笑,道:“挺好的。”

“那就好。”月凰颜露出慈祥的笑容,这才有心情看向其她人,结果一眼就看到了挽着问日弓的风灵和她身边站着的林意武、风雪和林御风。

林御风怎么来的,他的天赋本就不差,三年前进阶圣者,理所应当的进入内界,今日是风灵报仇的日子,他作为同母异父的亲弟弟,自然要来。

月凰颜笑着朝他们招手,道:“过来。”

风灵四人迅速上前,躬身行礼。

“嗯。”月凰颜应了一声,率先打量风灵,满意的点头,眼中带着笑意,“不错,很不错,今日一战,可有把握?”

风灵点头笑道:“有。”

“那就好。”月凰颜点头,笑道,“生死斗不允许使用超出自身等级的消耗品,比如丹药、符箓等,自身等级之内倒是可以使用,风灵你全力出手便可,南宫清平若是敢耍阴招我会出手阻止的。”

“是。”风灵点头,“多谢家主。”

月凰颜眉头一动,看向右侧,道:“南宫长霄来了。”

风灵的眉头一皱,眼中闪过杀气。

月凰颜笑道:“无事,风灵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南宫长霄若敢动手,今天这生死斗,我就也插一手,和那老家伙玩玩。”

玩玩?周围的人皆是嘴角微抽,您老人家什么身份自己不知道吗?你要是动手,那能叫玩玩吗?怕是要天塌地陷了好吧!

偏偏月凰颜的声音不小,那边正往这里走的南宫长霄听得真真的,不由面色一黑,心止不住的下沉。

月凰颜,十一阶的月凰颜他不怕,大不了就生死斗,谁怕谁?可是十二阶的月凰颜,他是万万不敢造次的。

十二阶打十一阶并没有绝对的压倒性优势,想要获胜也是需要一些时间的,想杀死更是不太可能,可问题是,生死斗不能逃跑啊!

南宫长霄强行压下心中的怒火,走到风灵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微笑道:“你就是风灵,清平的女儿?”

“前辈错了。”风灵淡淡看了他一眼,冷冷开口,“我只是个意外。”

南宫长霄一噎,眼中怒色一闪而过,却是不敢轻举妄动,依旧笑着道:“此言差矣,无论如何,你身上流着我南宫家的血是事实吧!”

风灵面色不变,身边有月凰颜镇场子,她是丝毫不惧,淡淡道:“流着南宫家血液的女子有很多,若是前辈想找,那些被你们南宫家送出去联姻的应该有不少。”

不知道想到什么,风灵突然笑了一下,道:“六十年前,南宫家南宫清雅,水灵脉八十八,那般天才却被嫁给当年年过千岁的某位老头子,我实在是长了见识了,不怪南宫家这些年一代不如一代,男人使劲儿找女人生孩子,将南宫家那么强大的阳性血脉弄的稀薄不堪,有了天才却又往外送,若是能好才叫怪事。”

一直说南宫家的血脉是因为三妻四妾使劲生孩子才变稀薄的,却始终没有提及这里面的原因。

其实很简单,天风界任意一个家族,只要不是脑子有毛病的,灵脉值超过八十的姑娘都是宝贝。

若是南宫家和月家一样,那看在南宫家实力强大的份上也不是没有人愿意将天赋高的姑娘嫁过去。

可南宫家是个男人三妻四妾甚至直接三宫六院的家族,女人在南宫家没什么地位,自然就没几个人愿意将自家的天才女孩嫁过去,得不到利益不说还是将女孩往火坑里推。

久而久之南宫家就很难娶到天赋高的媳妇了,想要强娶却有月家和玉剑阁明里暗里的拦着,时间一长,只靠着男方一家的天赋自然就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南宫清平的脸色顿时一黑,却还是耐着性子道:“你与她们不同,只要你愿意回到我南宫家,我南宫家下一任家主就是你的!”

此言一出,周围人进阶哗然。

南宫家这么多年来一直奉行着男尊女卑,奉行到有些脑残的地步,灵脉值八十以上的天才也往外送。

说穿了,就是和月家别苗头,想要争夺男女谁为尊,其实天风界强者为尊,和是男是女根本没关系,玉剑阁也不是代代都有十二阶大尊者的。

而在这种情况下,南宫长霄能说出让风灵成为下任南宫家家主的话,这就很说明问题了,南宫家最近的日子是真不好过。

风灵淡淡道:“多谢前辈美意,不过我不想整日里对着一群三妻四妾对妻子不忠的男人,太烦了。”

不管别人,反正月倾寒是惊呆了,她见过冰冷无情的风灵,见过温和细致的风灵,见过坚韧不拔的风灵,就是没见过如此毒舌的风灵。

南宫长霄的脸上已经带了明显的怒色,却也不好和风灵一个小丫头辩论什么,只道:“既然你执意不愿回到南宫家,我南宫家也不强求。”

他看向风雪,上下打量,却发现风雪已是帝阶后期修为,其周身隐有法则之力环绕,明显是领悟了法则,不由瞳孔一缩,这人可是荒废了二十多年的人啊!

南宫长霄眯了眯眼睛,道:“你就是风雪?”

风雪那是何等样人,那是成为废人依旧能在东战场打出一片天的女枭雄,尽管心里再不喜南宫长霄,面上却是不显,笑道:“正是晚辈。”

“嗯。”南宫长霄点点头,道,“不管当年发生了什么,你有了清平的孩子是事实,这样,只要你愿意正式嫁到南宫家,我可以做主让你成为清平的正妻,并且保证清平永远不会纳妾,如何?”

风雪温和一笑,却淡然疏离,她道:“前辈错了,灵儿是我的孩子,南宫清平不过是我借种的鸭人罢了。至于嫁近你们南宫家……”

她笑容温和,语气平淡,言辞却极尽嘲讽,“我风雪嫁人,正妻之位,男方不能纳妾这是最基本的,您把这理所应当之事说的如同恩赐一般,是不是太可笑了?”

“再者。”风雪身子一斜,直接靠在林意武怀里,“前辈莫不是眼神不好,看不出晚辈已经是有夫之妇,您当着我丈夫的面让我嫁给您的儿子,于理是否不合呢?”

“你!”南宫长霄被说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胡子一抖一抖,看向风雪的目光极为阴沉,右手抖了又抖,一副暴怒要出手的样子。

月凰颜淡淡道:“想动手的话下面有擂台。”

南宫长霄的身子顿时一僵,现在的南宫家真的经不起折腾了,他压下心中翻涌的怒火,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不识好歹!”

原地几人根本没把他当回事,月凰颜笑道:“风灵、风雪,你们两个说得不错。”她的声音可不小,远走的南宫长霄身体僵了僵,才快步离去。

风灵和风雪相似而笑,没有说话。

月凰颜又看向林意武,道:“听说,你要和南宫清末生死斗?”

“是。”林意武点头。

月凰颜点点头,道:“是条汉子,南宫清末实力不弱,你莫要轻敌,生死斗上,谁也不能插手,你只能靠你自己。”

“是,晚辈明白。”林意武郑重点头。

月凰颜点点头,不再多言。

随着时间的过去,来的人越来越多,各大宗门各大世家各大势力,凡是有点地位的都会来和月家打个招呼,反观南宫家,却是无人问津,这让南宫长霄的面色持续变黑。

很快到了午时。

月凰颜和西剑自看台上跃起,飞至半空中,同样威严冷漠的目光朝四周一扫,还在窃窃私语的修炼者们集体闭嘴,周围瞬间安静下来。

月凰颜朗声道:“今日,月家弟子风灵,手持恩仇令邀约南宫家南宫清平生死斗,双方皆应战,如今时辰已到,请双方上台!”

风灵和南宫清平同时起身,二人也不看对方,径直飞身而起,越上擂台,相对而立。

月凰颜继续道:“生死斗,以一方死亡为终结,其间任何人不得插手,比斗双方不得使用超出自身等级的消耗品,如丹药、符箓、阵盘等。”

月凰颜甩手扔出一面镜子,那镜子刚好立在风灵和南宫清平的面前,“这是照空镜,其上禁制乃是宗师禁制,你二人从镜中穿过,若有超过自身等级的消耗品它就会示警,若示警超过三次以上,则视为对联盟的挑衅,将直接判输,并由我和西剑长老亲自出手拿下,你们可明白?”

“明白!”二人点头,这么重要的事情两人自然不会忘。

月凰颜微微点头,道:“那好,现在你二人可以穿过照空镜了,风灵,你先来,南宫清平随后。”

看台上的南宫长霄脸色一黑,这摆明了是压他儿子一头啊!可是这种小事他也不能说什么,只能咽下这口闷气。

“是!”风灵应是,一步就穿过了照空镜,相安无事,说明她身上并无超出规定之物。

南宫清平紧随其后,也是相安无事,即便再傻,他也不会在这种地方抱有侥幸心理,那不过是图惹天下人笑罢了,何况他还不傻。

月凰颜见此微微点头,右手朝下方一挥,巨大的擂台上升起一层灵力护罩,她淡淡道:“风灵手持恩仇令,邀约南宫清平生死斗,现在开始!”

月凰颜话音刚落,风灵毫不犹豫,反手从背后的箭壶中抽出一支箭,箭矢瞬间上弦,一箭朝南宫清平射去。

为了这场生死斗,月家炼器堂加班加点,连夜赶工,为风灵炼制出五十支堪比上品宗师器的箭矢,其威力之强,在风灵手中几乎能发挥出尊者的力量。

南宫清平面色冰冷,翻手取出大刀一刀劈在箭矢上。

“叮!”箭矢落地,南宫清平毫不停留的又是一刀,巨大的刀芒带着七阶的刀意朝风灵呼啸而去。

风灵反手取出两支箭矢搭在弦上,弓弦极有韵律的震颤两下,两支箭矢被一前一后的射了出去。

“叮!”第一支箭矢被斩飞,刀芒气势锐减,待将第二支箭矢斩落,刀芒也彻底消散。

南宫清平脚下一点,飞速朝风灵冲去,他知道,如果和风灵远战,就是两个他怕也不是对手。

风灵自然知道他的心思,脚尖一点地面,身体迅速后退,同时五根箭矢上弦,呈扇形朝南宫清平射去。

南宫清平腾空而起避过五支箭矢,双手握刀举过头顶,凌空一刀朝风灵劈下。

这一刀南宫清平明显是用了全力,巨大的刀芒几乎顶到擂台防护罩上,带着呼啸的风,竟有劈山断海之势。

风灵的双眼瞬间变为血红,问日弓上不知何时又多了一支箭矢,且箭矢上闪烁着太阳般的金光。

弓开似满月,箭矢离弦而去,化作一道金光,不偏不倚地射中刀芒,箭尖正中刀芒的锋刃。

“轰!”

箭矢被反震而回,齐根没入擂台之上,只留尾羽露在外面轻轻颤抖。

巨大的刀芒凌空爆碎,强烈的冲击波四散开来,凝结成肉眼可见的白色波纹朝四周散开。

风灵又是一箭射出,将朝自己袭来的冲击波射散,嘴角却有一道鲜血溢出,她终究是被反震之力所伤,受了内伤。

南宫清平也受到反震之力的影响,整个人倒飞而起,重重的撞在擂台的防御护罩上。

南宫清平眼中杀气爆射,双腿向后,猛地蹬在擂台防护罩上,借着这股力量整个人好似离弦之箭般朝风灵射去。

风灵的眸子一眯,反手取出一支箭矢搭在了弦上,但她的动作明显慢了一拍,已经来不及阻止南宫清平的靠近了。

扫一扫手机听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