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公子风流 > 第三百一十七章 杀机重重
听书 - 公子风流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百一十七章 杀机重重

公子风流 |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2020-09-06 12:1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郝风楼入京了。

又或者说,几个罪囚如今已经被押送到了京师。

京师里头顿时沸腾。冤有头债有主,有怨报怨、有仇报仇的时候自然到了。

罪囚直接关押在了大理寺。大理寺这边早已忙活开了,突然有这么几尊大佛摆在这里,任谁都不敢掉以轻心。

人既然到了,就要过审。朝廷那边,确实已有了准信,让大理寺先行审问。

这大理寺卿闫恒此时倒是犯了难。过审,这该怎么审,他虽然看郝风楼和这些勋贵不顺眼,在墙倒众人推的时候,也曾经跟着这滚滚浩荡的潮流,没少阴阳怪气。

可跟着人潮会骂是一回事,成为众矢之的过审又是另一回事。

京师里头不少人都在串联,四处拉人,甚至有人扬言,谁要是敢造次,就和他拼了。

老祖宗的中庸之道可是明明白白,切莫去做出头鸟啊。

闫恒就不想做出头鸟,可职责在身,却又无可奈何,因此……他只好拜谒解缙。

说起来这位闫大人,论身份和资历,都不是解缙可以比拟,他可是洪武年间的刑部主事,建文时期的刑部侍郎。

解缙还没有中状元的时候,人家就已经入士了,在这个处处讲究资历的年代,不少人对解缙这些人不免有些不服,可是不服不成,人家才是位列中枢,参知机要,眼下只能放下身段去求告了。

解缙在宫中当值,和其他衙门不同,其他衙门有的因为事务繁重,晚几个时辰下值也是常有的事,可谓家常便饭,尤其是这两年,当今皇上有几分太祖皇帝的心性,迟到早退。这是早死。而学士不一样,宫门到了时间就要关上,任何人不得出入,所以必须得赶在宫门落钥之前出宫。所以即便有天大的事,下值的时间也是雷打不动。

解缙的轿子抵达府邸的时候,闫恒已掐准了时间,在这儿久候了。

解缙对闫恒的到来倒是并不觉得有什么惊诧,他下了轿,并不急于和闫恒寒暄,到了厅中,才请闫恒来吃茶。

面对这个资历比自己老得多的大理寺卿,解缙平静如水,笑吟吟地道:“闫公此来。所为何事?”

语气带着庄重,又有几分疏远。

闫恒苦笑道:“下官此来,为的是郝风楼等人的案子,解公能否给些明示?”

解缙笑了,道:“是啊。老夫知道你的难处,你是大理寺卿,职责所在,而外头呢,却是满城风雨,你这案子,天下瞩目啊。据说云南沐家那边也突然横生枝节了?连边镇那边也不安生,北直隶,都有人传了消息过来,个个都是杀气腾腾啊。”

闫恒笑得更苦:“下官倒是不担心其他,既是大理寺卿,掌国家刑名。自是责无旁贷……只是……”

解缙又笑着道:“只是没必要招惹这个麻烦,既要兼济天下,可是也要明哲保身,是吗?”

闫恒默然,这话儿虽然有点刺耳。可是他却是默认了。

解缙道:“这有何妨,其实此事也是容易,许多人要横生枝节,未必是为了郝风楼,你要过审,抓住郝风楼的罪责就是。是了,要找他的罪责,不必在调动官兵上头做文章,咬死了他擅杀安南王就是,还有安南那边的境况坏得很,将这安南的乱象都要扣在他的身上。至于其他人,暂时不必过审,这样,得罪的人就少些。至于其他的,你不必理会,你只管审案,逼着郝风楼把所有的罪责都承担下来,张辅这些人岂不是有救了?只怕将来,不但有些人不会迁怒于你,反而感激你都来不及。可问题就在于,郝风楼这个罪,他认还是不认,假若他不认,不但朝廷认为你办事不利,即便是张辅这些人想要脱罪,怕也是难了。”

闫恒陡然想起了什么,道:“解公的意思是……郝风楼只要认罪,所有事都迎刃而解?”

解缙道:“这个黑锅总得有人来背嘛,好啦,多说也是无益,你自己揣摩思量吧。”

闫恒似乎有那么点儿明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作揖道:“告辞。”

………………………………………………………………………………………………………………………………………………………………………………

堂堂大理寺卿,为了一桩案子跑去请示,闫恒实在觉得有些抹不开面子,不过似乎他颇有收获,反而轻松下来。

解缙的意思无非就是逼迫郝风楼认罪而已,郝风楼认了罪,把所有的干系都揽在他的身上,那么其他人自然也就无罪了。这样做确实最是稳妥。

可新的问题又出来了,姓郝的,肯认罪吗?

头痛啊。

这闫恒不得不动一点小心思了,他算是明白了,假若自己放水,清流们肯定不满意,到时候免不了骂得他没法出门。可要是全部都审,过于严厉,又有许多人要不满意,走在大街上,被拍砖的可能性也很大。

唯一的办法就是独独找郝风楼的麻烦,整死这个郝风楼,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他的头上,就能两面讨好了。至于郝风楼,虽然这个人也不好招惹,老爹好歹是禄州侯,也有不少亲眷非富即贵,可是闫恒却知道,相比那两拨人,这个人好招惹得多了。

那么……就他娘的硬上吧。

闫恒先是找来了个堂官,问道:“几个钦犯都关押在哪里?”

“东厢……”

东厢是黑话……大理寺其实是没有牢狱的,不过也有拘禁人的地方,分为东西两厢,因为关押的都是犯官,所以待遇自然不错,尤其是这东厢,庭院深深,家具一应俱全,除去限制了人身自由,一切都好。

闫恒却是淡淡地道:“是了,这几日可有人探望他?”

“他的妻子,还有一些故交,来过几趟。”

闫恒冷笑道:“这是钦犯,岂是说见就能见的?往后再有人探视,无论是捎带东西,还是面见,统统挡了。”

堂官糊涂了,道:“大人,这只怕不妥,毕竟人家有都督府的关系,而且……”

闫恒笑得更冷,道:“是吗?可是我等乃是为国奉公,可有私情可循?此案最关键的就是郝风楼,自然不能让人和他人串供,否则出了事,你我担待得起吗?还有,将那郝风楼移至西厢去,严加看管,过了几日,本官要亲自审问。”

西厢……

堂官不禁吸了口凉气。这西厢比起东厢来可就不是什么好去处了,那儿和大狱可没什么区别,甚至……

闫恒却是正色道:“事情就这么办,出了乱子,本官担着,你不必疑虑,咱们是奉公办差,能出什么差池?”

把事情交代清楚,打发走了堂官,闫恒却不禁苦笑,其实他未必想得罪人,可是为了尽量少得罪一些人,那么只好将一个人得罪到死了。

事到如今,他无路可走。

…………………………………………………………………………………………………………………………………………………………………………

郝风楼被移到了西厢,本来在东厢的时候,酒菜管够,想吃什么,只要拿出银子,便可让胥吏代为采买,南京城的小吃,只要想得到,总是能帮你弄来。而且住处也干净,所住的地方是个小厢房,屋子通透。

可是移到了西厢,却全然不同了,这绝不是西厢记里的西厢,绝不是女子的闺阁,不但污浊,而且地方也小,在一个洞天的地方里,里头全是泥浆和臭虫,虽然没有上枷号,可是对郝风楼来说,却也是一件难以忍受的事。

郝风楼出奇的冷静,他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只是他想不到的是,这个最坏的结果来得这样的快。

不过……越是如此,他便越是冷静。要冲出牢笼,眼下似乎还缺一样东西。

只是这东西,现在如何了呢?

这是他唯一生还,或者说是脱罪的希望,只是……现在身陷牢笼,虽然早有布置,可是切断了与外界的联系,不能随心所欲,让他不免有几分丧气之感。

好在他很快调整了心态,无论如何,单靠这个,绝不能将自己压垮,他一路蹒跚走来,走到这一步,从来没有后悔过,可是也绝不会灰心冷意。

现在他唯一能猜测的就是,有人打算拿自己一个人来开刀,来背安南这个黑锅,最后达到将自己置之死地的目的。

不过……有这样容易吗?

想到这些,郝风楼想轻蔑的笑笑,不过他笑不出,这里实在太脏了,臭气熏天。

差役们送了馒头来,这馒头实在生硬,不过郝风楼却是一点点地捏下来,放在口里慢慢地咀嚼,他不能饿死自己,外头还有许多的精彩在等着他。

…………………………………………………………………………

看到郝风楼给关进那么差的环境里,是不是有点于心不忍?别急,郝风楼不是说了吗,许多精彩在等着他呢,同样,后面许多精彩在等着你们看下去呢!最后,不得不再求求月票,老虎真心想冲上去!

扫一扫手机听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