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南宋风烟路 > 第1801章 飘摇孤舟,撞府穿州(1)
听书 - 南宋风烟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801章 飘摇孤舟,撞府穿州(1)

南宋风烟路 | 作者:林阡| 2020-11-06 02:2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林阡所发号令,哪个敢做手脚?确实就是他自己雷霆之怒要杀江星衍。

然而这号令却是在产生环节就出了问题!片刻前,几个十三翼慌张向中军帐报讯:“展当家的部下被江星衍重创,性命垂危!”三人成虎,以讹传讹。制造谣言的那个祸首,事后可以辩称办事不力,甚至能模糊时间先后、蒙混过关。

一听展徽的人几乎送命,红袄寨寨众本就激烈的情绪可想而知,原还和林阡饮酒交心的杨鞍闻言直接色变,下意识地回看了林阡一眼,碍于情面没说出来,但意思林阡都懂——林阡,你说要我等的好消息,就这?

林阡也和杨鞍一样脸色铁青,他当然相信飘云的能力,怕只怕江星衍在飘云到场前就已铸成大错!

在那容不得考虑的瞬间,他想到了先前还生龙活虎的宋贤,送自己出征时再三提醒“江星衍的事千万别意气用事”,连宋贤都明白这个道理:你是一盟之主,星衍的事给飘云分担即可,千万别因为区区一个人而耽误所有人——那小子,盟军费尽心力想救他,他却嚷着红袄寨必须散,对于初心就是救山东的林阡来说,怎可能?!

尔后,还想到了飘云、刘二祖……他俩和旁人不一样,如果旁人多少都带点“莫须有”,他俩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实打实被江星衍打伤过的!飘云可能还算无心,但刘二祖,江星衍重创他时,真的强调过对红袄寨的厌恶!恶性循环,江星衍的不白之冤越蒙越多,对林阡的所求愈发难以达成,以至于私自报复红袄、杀人放火接二连三,这是完全说得通的。林阡当然担心飘云对着这样的一个潜在凶徒自投罗网、重蹈覆辙。

“提醒飘云,江星衍若堕入邪道,那他就不必强求,无论如何我要他百里飘云保全。”关于十三翼里有内奸,林阡不是不知道,但这么多人人云亦云,造成他以为江星衍杀展徽部下是真相。如此一来,林阡对江星衍着实到了忍无可忍的边缘。

很快,又想到了林阡自己曾说过:“我不会放弃江星衍,但也由不得他伤我的人。现今他在这临界,尚未犯错,无辜迷失,但若他将来为了报复而越陷越深,我也不会对他再有半点仁慈,不论前因如何,错了就是错了。”执行的时候要果断,否则林阡就是另一个杨鞍——一味包庇江星衍,和杨鞍对李全反复偏袒有什么两样!

加之彼时展徽和那部下的亲眷已经闻讯来哭诉,林阡必须尽快给红袄寨一个交代,所以一怒之下决绝放弃江星衍:“鞍哥,不管他是外人、自己人。杀兄弟者,俱杀无赦。”

“好。”杨鞍脸上扯出一丝云开月明。

然而展徽的部下明明只是轻伤……

林阡万万没想到,也在剧本中,他也在袋子里,也被磨炼了……

数日前,仙卿就已为“制造假象,混淆视听”之计超前布局:“杨鞍在侧,林阡必有压力,极易做错判断。我们只需打出一个时间差,便能握住杨鞍刀、抵着林阡背、逼他亲自驱逐江星衍。而一旦江星衍越抹越黑,在杨鞍内心的刺便会越种越深,无论百里飘云夫妇能否到位,总之江星衍是李全出狱的垫脚石不会错了。”

为什么杨鞍一定会在侧?因为杨妙真依赖林阡渡气排毒,杨鞍兄妹必然会在一切事件的最前排。

为什么江星衍会在这个时间差里被为渊驱鱼?因为他急躁啊。

全都掉进仙卿挖好的坑,一个都没少。被冤枉的江星衍果然暴跳如雷,完全不给时间让飘云通报和求情,更还怒不可遏飞戟连发拼命来救移剌蒲阿。

那时的蒲阿身上好几处挂彩都还觉得酣畅淋漓,笑赞飘云刀法:“妙!妙!妙!”

“快死了别学猫叫!”江星衍干脆利落地一戟挡开飘云刀。

飘云一怔,忘记追击:“别插手,星衍!”对于飘云来说,星衍和蒲阿又不一样了,蒲阿是值得尊敬的对手,星衍是理应照顾的朋友。

江星衍被追歼了这么久,岂不知宋军为何围剿,冷笑对峙:“林阡他是老糊涂么!百里灵犀一边偷他的刀,一边跑去杨若熙处杀人?她会瞬间转移不成?这还被当凶手?!我离更远,与我何干!当我手眼通天?!”

“主公说他罪大恶极!百里少主,千万别留情面啊!”不依不饶的多半是适才被江星衍激怒的红袄寨寨众,他们虽觉得江星衍说的有理,但却还是对他厌恶至极。

“既然主公已经下令,少主,小心……”盟军此番跟来的大多是嫡系部下,突然看到他们的少主停止攻势,个个都担心他被以二敌一,所以不得不提醒飘云,主公就是对的,盟军军令如山。

总之林阡心里的那个江星衍已经因为仇恨而迷失自我,而这里的所有人或因公或因私都想要江星衍的命……四面压力排山倒海,还是那阵痛快的山风,又一次吹打在飘云的焦头烂额上——“主公是主帅,为了大局,做任何决定都可以理解,可我是要为他分忧的先锋、也是星衍回头的最后希望,我如果连拯救都不做,就不分青红皂白杀了星衍,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忠奸,黑白,是非,错判一次就会有下一次,如何统帅三军,如何立身处世。”飘云霎时决定,听从自己的心——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百里飘云,林阡既说我罪大恶极,那我就犯罪给他看,从展徽的部下开始吧!”星衍扭曲忿恨地笑起来。他这种自暴自弃,在旁人眼中看来只是个闹剧,但却是他自己无处可逃的命途。

若是弄假成真,谎报军情的内鬼不就得逞了!?飘云回神,迎刃而上,情深义重:“星衍,我说过我信你——你还有救!不然,你投奔小曹王的那日,为何刚好出现在‘鸢飞处’!”你说你是养伤刚好在那里,偌大一个山东那么多僻静处,你为何偏偏选一个你说想回盟军的地方!

星衍被戳中内心,顿然噙泪,说时迟那时快,他手里所有往红袄寨射去的飞戟都被飘云的大刀扫荡干净。缓得一缓,星衍沙哑着声音,重新进攻:“信我又如何,今夜,我可和你的灵犀是非此即彼的凶手。”

飘云不由得一愣,忆起自己曾对陈旭说:我可以保护星衍。

可此刻星衍却说:你要保护的人太多。

同日,主公曾对自己说,担忧星衍会堕入邪道,也是自己义正言辞“不会让他到那一步!”

此刻就是主公最担忧的临界,就是星衍绝对不能踏的那一步!

一惊而醒,正待再说,移剌蒲阿休整完毕又来和他拼刀,趁此机会,江星衍闪身就往红袄寨寨众里掠袭,见势不妙,飘云囫囵接过两招,转身就朝星衍再追:“要发泄,找我!休要伤无辜!”

“还想拉我回去?我已堕入邪道,何必强人所难!”星衍激起的动静过大,所及处全如狂风骤雨。

“主公入魔到哪个程度,不是一样能回得来!?”飘云话里有话,既说回头是岸,也和他一起骂林阡老糊涂。

“哈哈哈。”星衍先还发自真心地笑,眼神一厉,瞬然抓出一个想偷袭他的展徽麾下:“好了就是你!”

“住手江星衍!真杀他你会后悔!”说话间飘云和副将配合默契,躲开了移剌蒲阿的五刀连击。局势明显,蒲阿厚积薄发之后就又开始气喘吁吁地重新积,反观江星衍爆发起来如个亡命之徒真比蒲阿还可怕,展徽麾下的脖颈不刻就被他徒手掐出了极深的红印。

“你也会说那是主公啊,世上有几个主公?可别说主公了,就算是百里少主,也没几个人能做成吧……”江星衍这话隐约透着酸楚,虽是最好的朋友没错,他也嫉妒过飘云的一帆风顺,比如时刻都有喊着“我家少主”的人跟在身边,不像他,在红袄寨被视为灾星,去金军又遭小曹王刁难。

话音未落,江星衍脑后生风,原是宋军从后放箭救俘虏……不对,不是应该像飘云一样投鼠忌器吗?!尚未想通,便觉被人往侧一拉,生生和人质分开两边,

接踵而至的又一箭飒沓如星,横切过正中央的飘云腹部,力度之大竟把战衣都击穿,所幸飘云闷哼一声,只是被擦到些许皮肉。

是约好的两箭?来自金还是宋?都不清晰。唯一确定的是,若不是飘云瞧准时机持刀打开那致命第一箭,江星衍和展徽麾下必然同归于尽,星衍则会死无对证被钉在耻辱柱,主公和杨鞍也注定永远有心结。

“谢……百里少主救命之恩……”展徽麾下心有余悸,略带发抖。

江星衍的反应远比他大,竟脸色苍白、手足稍有抽搐,久矣,才说:“当年,当年我也是这般,害死姜蓟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该死的明明是我!”抬起头来看飘云时,抽搐得就更激烈,因为就算飘云极力掩饰,腹部的旧伤还是能看出来,是飞戟造成,不是别人、正是拜他江星衍所赐!

这刺激争如晴天霹雳,江星衍投奔小曹王的那一天,小曹王说百里飘云被他打得半死,他一直以为小曹王是别有用心故意这么宣扬,毕竟飘云昏迷前说过凶手另有其人……原来不是吗,原来飘云真是被他打伤的,被他打成那样还护着他、到现在还信任着他要拯救他!?

几乎同样的冤屈加身的遭遇,星衍出离愤怒飘云却能坦然自处,当真只是受家世背景影响?其实还是性格使然吧。辜听弦不也不行吗?

所以,他能渡过的难关,我,江星衍,也可以去面对?现成的榜样为什么不学?温润些,稳重些,从不那么急躁做起....

“杀了江星衍,杀了他!他害死我若熙!”马蹄凌乱,有人由远及近,正是路成。他原是帮林阡去追刀,途中获知若熙噩耗,立刻转道缉凶。

“江星衍,往哪逃!”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路成的愤怒嘶吼,直接盖过了星衍良心发现的“飘云,我想……”

“路成,他还能……”飘云捕捉到星衍眼中一闪而逝的感动,苦于无法立即平复旁人的丧妻之痛。

注:标题名出自古风歌曲《剑破浮生》,这八个字本想给莫非,现在看来江星衍更合适。

扫一扫手机听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