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 第170章 前字篇 无名5
听书 -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70章 前字篇 无名5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 作者:勿用| 2020-09-09 15:5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第170章前字篇无名5

名叫紫薇的阴神宗宗主还没回话,山脚下的树林里又接连闪出三道身影直冲凉亭而来。和阴神宗宗主紫薇的电射不同,这一前两后的三道身影看上去要飘洒从容的多,特别是超前的那一个僧装打扮的人影,胜似闲庭漫步的脚下每跨一步,竟然有透明的莲花状气旋托起身形,看似散漫,却始终和身后那两道如虹影般冉冉而至的身影保持着不变的距离。

"跳梁小丑竟然也想来凑热闹,太玄道友,你怎么说?"阴神宗宗主紫薇不男不女的声音带着些不宵再次在凉亭里响起。

"无量天尊,这些不是我请的客人,紫薇道友要是不想见他们,尽管请便。"

长颂了一声道号的太玄淡淡说道。不过眼光还是稍微有些诧异的扫了正在一边微笑着看热闹的方羽一眼。

其实方羽现在也在心里觉得奇怪,眼下出现的这三个人,除了后面的那两个,自己曾经在田家老宅隐约感觉到过气息外,前面的这个和尚,他是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因为天心灯和家教的关系,他自问一直以来,和佛门并没有过太多的接触,恩怨就更谈不上了,不知道下面这个能施展佛门无上心法步步生莲的和尚为什么也来这里凑热闹。眼前这个明显强了不少,显现出真身的阴神宗宗主又为什么会忽然变得这么爱帮忙。这一切都让方羽觉得一头雾水,理不清头绪。所以只好不动声色的静观其变。

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刺耳裂空声再次在方羽耳边出现,灵神强烈的波动让他的心神瞬间回到了现实。随着阴神宗宗主紫薇的一声轻喝,三道雪白的剑气分别从她口中和张开的两手中宛若实物一般的电射而出,剧烈的裂空声就是因为它们的高速飞行而从空中传出。

随着雪白剑气的电闪而至,半途中三个人的反应却不尽相同,首当其冲的和尚再一声宛若狮吼的大喝中,一掌虚空拍出,一个瞬间就涨大到丈许大小的血红色掌影很快迎上了剑气,两股源自不同渊源的绝强劲气的交击,让半空中发出了一声闷雷的般轰鸣。

在阴神宗宗主闻声身子一震的同时,那和尚再也无法保持步步生莲的从容,踉跄着落到的面上,黝黑的脸上顿时血色丧尽。

几乎在和尚选择了硬碰的同时,他身后那两道长虹经天般飞掠的身影却明智的选择了逃避,就若曾经幻显在天际的彩虹一般,在两声不甘的长啸声中,那两道身影忽然转向加速,闪电一般的消失在天际。

"太玄,怎么你这里还会有密宗的人出现?"语气中隐含着强烈的不善,重新站稳身子的阴神宗宗主紫薇阴柔婉约至不男不女的声音再次在凉亭里响起。

"贫道也不清楚,方小友,你和密宗的人有牵连?"太玄子转头问方羽。

"没有,我很少和佛门的人打交道。"方羽摇了摇头说道。

"紫薇道友,这和尚我来处理吧,你先清茶。"顺手又摸出个小巧的紫砂杯丢给正在那边掐诀做式准备再次发动攻击的阴神宗宗主,太玄劝到。

可以明显看出阴神宗宗主对太玄的忌惮,尽管看上去不是很情愿,她还是收式接过空无一物的杯子,退到了一边。

这时重新调整好自己的和尚已经赶到了离凉亭不远的地方。随着太玄在凉亭里往前踏出的脚步,那和尚的身形立刻像被什么推着一般的往后倒退了起来。就在这时,太玄依旧平淡冲和的声音再次出现在山林之间:"这位密宗的道友,贫道宣真宗宗主太玄,现下恳请道友留步回头,贫道感激不尽。无量天尊。"说着,一个道揖拜了下去。

无法控制住身体后退的和尚知道再强留下去只会徒取其辱,只好忿忿的合掌还了一礼后转身离去。奇怪的是从头到尾他都没说过一句话。

"太虚道友,你这里无火无壶,这茶要怎么才能喝到嘴里?"半真半假的开着玩笑,眼睛却瞅着方羽的阴神宗宗主紫薇问道。

"刚刚道友不是也听到方羽小友的长歌声了吗?无中生有有还无啊,这里什么没有?这里又有什么?"口中淡淡的应着,太玄长长的袍袖一挥,就好像变魔术一般,在凉亭的中间忽然冒出一堆正在熊熊燃烧的火来。

"道友这是在考教我来着?"口中斗着嘴,阴神宗宗主也没闲着,虚空一抓的手中无中生有的出现一个晶莹剔透的玉制小盒来,隔着玉盒便能隐约的闻到一阵幽幽的茶香。

这会一直在边上含笑看着这些本该是传闻中的人物在谈笑间依然毫不相让的表演,这才明白很多事情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简单,在这挥洒自如的表演和谈笑背后,作为古老宗派的掌门,相对亲近些的太玄和紫薇一样,并没有放下他们的责任。

暗里摇头笑了笑自己的单纯,胸间顿时也豪气飞扬的方羽在呵呵的轻笑中反手提出一把紫铜小茶壶,笑道:"两位宗主一个点火一个捐茶,看来也只有我这个闲人来煮水泡茶了。"

"方羽,你拿把没底壶如何煮水?"还是那么淡淡的,声色不动的太玄忽然看着方羽说道。

闻声一愣,方羽举起铜壶一看,壶底子果然不见了。

"哈,这样也好,反正有无相生,顺便还可以请太玄宗主指点一下禁术。"

知道自己没留意让他钻了空子的方羽见状也不见慌乱,反倒笑嘻嘻的边说边走去那个浅滩边打水。

就当没看到方羽和宣真宗宗主太玄暗里斗劲一般,阴神宗宗主只是似笑非笑的打开玉盒,往三个杯子里放茶。

没有底的铜壶还是装满了水就那么悬空搭在火堆上了。一时间凉亭三个人全都没了声音,只管各占一面,围着火堆用相同的姿势席地而坐。

凉亭里的气温开始逐渐的降低,不大的空间里真出现了一股不枉它名字的凉风在不停的回旋,随着凉风慢慢的变成阴风,阵阵森冷的寒意弥漫在宛若石化了一般的三个人之间。

悬空的无底紫铜壶在轻颤中慢慢的升高,下面已经开始变色的火焰也宛若要保持固定距离一般的拉长,窜高。凉亭的空间中已经开始不断的有沉闷的气流轻爆声响起。随着气流的爆鸣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地面上席地而坐的三个人身边有不同颜色的轻雾在慢慢扩散。

一声剧烈的爆鸣之后,方羽盘坐的身形首先没入身前身后的淡白色烟雾里不见,紧跟着隐没在自己眼前淡黄色雾里的是宣真宗宗主太玄,随后在不到一息的空里,阴神宗宗主也消失在淡蓝色的雾影之中不见。

三团各带不同颜色的雾气里忽然开始了强烈的能量波动,紧接着三团忽然荡漾开来的雾气再也不分彼此的纠缠到了一起。

看不到人影,也听不到雾影里发出任何的声音,只有颜色乱成一团的雾影彷佛有了生命般的相互在此起彼伏的纠缠。无声无息的,先是凉亭的顶盖瞬间化成飞灰消失在风里,紧接着是整个凉亭好像在演无声的哑剧一般,悄无声息的四散分离,那四根粗粗的木柱子在还没落到地上的半空中就像再次有无声炸药在里面爆炸了一样,无声无息的变成粉碎。

哑剧像要一直继续下去般的上演着,已经裸露在阳光下的无底铜壶此时已经伸升高到有两丈高下,可窜出雾影的那条青白色火蛇还是不停的追舔在它的下面,继续着它的使命。

在忽然响起的狂风暴雨般的异音中,尖锐到不能形容的音波毒箭一般的开始在雾影内肆虐。如果大家还记得的话,就该知道这是阴神宗主上次在雪原上差点要了方羽小命的那追魂魔音。

能撕裂人耳膜的魔音刚起几息,有若苍龙长吟的道号声便也随即响起,那一声声彷佛能直入人心的无量天尊好像天生就有压制魔音的功能,原本狂风暴雨般的异音声势顿时弱了下来。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就在这时,翻腾着的雾影中传来方羽有若九天殷雷般的沉喝声,那一字一吐的雄浑声势真有压下天地间所有杂音能力。

随着最后一个前字出口,半空中一直保持着悬空状态的无底铜壶"砰"的一声轻响中炸的粉碎。四面飞溅,阳光下闪着晶莹光芒的水珠纷纷落向下面如怒涛一般翻滚个不停的雾影。水珠落入雾影的同时,一股陡然在原地旋起的狂风把地上的火堆和漫天的雾影全部卷上了半空,露出下面三个汗透重衣的人来。

浑身被大汗湿透衣衫的方羽那张同样满是汗水的脸上,神色庄严肃穆,彷佛铁铸一般的身躯还原模原样的保持着五岳朝天的坐式,只是那双本该微闭着的大眼此刻却像黑洞般散发着要吞噬一切的可怕幽光,凌厉的盯着面前几乎和自己一样的狼狈的一男一女两个宗主,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一切和方羽一样,只是脸上似乎稍有疲态的太玄轻颂着道号,同样精光闪烁的双眼也一动不动的盯着面前的两个人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相对于方羽和太玄,阴神宗宗主紫薇此刻看上去要狼狈的多,被汗水湿透了的黑裙紧裹在曲线玲珑的身上,卖相实在不太符合她宗主的身份,尽管大半截脸还是躲在黑纱外面,可露在黑纱外面的肌肤上的苍白和相对急促的呼吸,正在无情的告诉着她在刚刚这场彼此都还有保留的斗法中,她明显落于下风的事实。

暗哑的轻叹了一声,她率先站起身来,在身形消失前的瞬间,低低的叹道:"何苦来哉?"

因为阴神宗宗主的忽然离开,也因为她最后的那句"何苦来哉?",还坐在地上的两人大眼瞪小眼的互看了一会后,不约而同的笑出声来。

是啊,何苦来哉?

扫一扫手机听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