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嫁千户 > 89、幽州
听书 - 嫁千户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89、幽州

嫁千户 | 作者:白鹿谓霜| 2020-06-30 18:32 | TXT下载 | ZIP下载

嫁千户最新章节

听见外边传来搬箱子的声音,青娘又将帘子拉得严实了几分。

几日前,刚出月子没几日,夫人忽的说要回一趟娘家,去的还不是她熟知的江家,而是位于幽州的战家。原本刚出了月子,身子还是虚,是不大适合动身的,但府里神医不知收了什么重酬,竟肯一路随他们前往幽州。

有神医在侧,加上战侯将什么都准备妥当了,连马车都是极为宽敞、能坐能躺、密不透风的那种,甚至专门伺候吃食的,都坐了整整两辆马车,青娘倒把那点担忧放下了。

青娘虽不再担心,可心里仍是很疑惑。

她回头,替知知整理了下盖在膝上的软毯,低声道,“娘子,咱们真要去幽州麽?”

知知心不在焉笑了下,应了句,“嗯。”

青娘见她这样,忍不住幽幽一叹,想起府里还有老夫人,便也住了嘴,不再开口了。

先前是碍着夫人要坐月子,不好挪动,故而不得不在府里继续住着。这一出月子,可不得赶紧搬出来了。

别说娘子心里膈应,就是她,也后怕得很。一想到那日命悬一线时,老夫人仿佛淬了毒一样的眼睛,她身上忍不住发冷。

侯爷不在府里,夫人又不能处置了老夫人,唯一的法子,也就是躲着避着了。

思及此,青娘不再问了,转而说起了些让人高兴的事。

“昨儿大娘子被乳母抱着,去看了弟弟,高兴坏了,趴在小摇床边,一个劲说要教弟弟说话,乳母劝了好久,大娘子都不肯走。”

听到孩子间的趣事,知知轻轻抿唇笑了,继而抬起眼,对青娘道,“珠珠和小郎君都是我的孩子,我待他们自是一视同仁的。自也不许旁人在姐弟间分个高低,青娘你替我盯着,但凡有那说闲话的,早早给了银钱遣散出去。不能叫他们坏了姐弟俩的情分。”

她自己是在江府长大的,最是明白,这高门大户里的下人,更爱传这些闲话,在小主子面前分高低,更是常有的事。虽他们陆府未必有人敢这样,但总还是将话摆在前头的好。

青娘笑吟吟应下,“您放心,奴婢一定注意。侯爷那样疼爱大娘子,谁也不敢在大娘子面前说这种闲话。”

知知闻言,只笑了下,靠在青娘宽厚的肩上。

自她记事起,姨娘便体弱多病,且性子又清冷,知知在姨娘面前,一向规规矩矩的。但她那时总归还是个小娘子,见了姐姐们都有人撒娇,心里也还是羡慕的。

回来后,又怕害得青娘做不完活儿,便很爱靠在青娘的肩上,看她坐在那里缝制衣裳。

如今再靠在青娘肩上,知知仿佛回到了那个时候,感觉自己小了不少,不再是已为人妇的江氏,不是陆家的媳妇,只是个想要娘亲抱一抱的小娘子。

青娘微微侧过身,用手一下一下抚摸着她细软的发丝,低声哼唱着一首童谣。

那童谣的旋律十分熟悉,缓慢悠长的调子,伴着有节奏的车轮轱辘轱辘声中,令知知渐渐沉入梦中。

一觉睡醒,青娘并不在马车里,知知坐起身,还有些昏昏沉沉的,睡得太久了,好像有些迷糊,不知自己身处何处了。

等回过神后,意识到自己在去幽州的路上,心里一下子空了一下,舌根也跟着涩涩的,说不上来的滋味。

晚间投宿,住的是城中最大的客栈,战侯早派了人,提前他们半日赶到此处,将客栈包了下来,因而客栈里挺安静的。

父女二人在厢房内用的晚膳,食材和厨子都是他们自己带的,口味与府里的也相差无几,但知知就是吃得心不在焉的。

战胥见状,面上并不露端倪,只舀了碗乌鸡汤,递过去,“补身子的,特意叫膳房熬的。”

知知回神,接过汤碗,小小喝了几口,捧着碗,望着爹爹,“好喝,爹爹也喝。”

战胥被她看得心头一软,他总觉得,女儿最近心事很重,自从知道他与陆家的恩怨后,便一直闷闷不乐,但在他面前,又总是摆出没什么的样子。

这样的知知,太懂事,也太乖巧,令战胥心软得一塌糊涂。

战胥深呼一口气,沉声道,“你若不想去幽州,爹爹也不逼你,咱们返程吧。这恩怨是我与陆家的,你不知情,最是无辜。我一力承担——”

“爹爹——”知知垂下眼,打断了他,“不是说好了麽,要回去看娘亲的。我还没给娘亲磕过头。至于那些事,我相信,等夫君回来了,他心中会有决断的。我在幽州等他过来。”

战胥不忍,张了张嘴,却见知知神色坚定,仿佛下了决心一样,只好将心里的话按下。

知知抬起手,夹了一筷子炒南瓜藤过去,“我小时候最爱吃这个了,爹爹尝尝。”

战胥沉默片刻,终是点点头,“好。”

也不知应的是那筷子南瓜藤,还是那句“夫君会有决断”。

从徐州到幽州,不算太远,但因为走得慢的缘故,路上耗费的时间不少,因而也花了快一个月的时间,才入了幽州城内。

战氏据幽州多年,势力根深蔕固,战侯更是幽州民众心中的守护神,有他在,幽州才能抵御来自远东和各州的觊觎,成为难得的安居乐业之地,幽州百姓才能在这片寒冷的土地上,开荒种植,安身立命。

从战胥进城露面的那一刻,整个幽州都仿佛炸开了一样。

将近一年的时间,战侯都很少在幽州露面,事务都由世子战瑾代为处理,虽然战瑾也颇得民心,但比起其父战侯,自是还要差了几分的。

幽州百姓追着车队,虽然惊讶于那个与战侯同乘的漂亮小娘子,但倒也未曾大声喧哗,仿佛颇懂得战侯的规矩,只一路相送,顺便交头接耳,彼此询问着。

“那小娘子是谁,怎的与战侯同乘?”

“难道是世子的掌上明珠?好像也没听说世子娶妻了啊?”

被众人议论注视着的小娘子珠珠,倒是丝毫不怯场,大大方方坐在外祖父身前,乌溜溜的眼睛望着拥挤的人群,圆乎乎的小脸上露出甜甜的笑。

她这一笑,倒是在幽州百姓间,拉了不少好感。

幽州百姓对战胥的爱戴,是无需赘述、毋庸置疑的,爱屋及乌的情怀影响下,对被他抱在怀里,显然与他关系匪浅的小姑娘,也多了几分喜爱。

更何况,小姑娘生得精致,还这样讨人喜欢。

知知坐着马车内,看不到外面的情形,但也能听见百姓的议论。

青娘从外入内,知知便问她,青娘笑呵呵道,“咱家珠珠娘子好生大气,丝毫不怯场,看得那些百姓们啊,那叫一个喜欢。”

自家闺女,自然还是自己最了解的。珠珠打小就不爱闹腾,比起同龄的小娘子,更沉稳些。再者,在兖州徐州时,她也是跟着爹爹见过大世面的人,一般的场合,还真吓不到她。

知知抿唇一笑,想起自家女儿花孔雀似的,就觉得有趣。小家伙兴许不但丁点不怕,指不定心里还觉得奇怪呢,怎么走到哪儿,都有这么多人追着她看。

想起小家伙捧着脸臭美的模样,知知摇头轻笑。

青娘见状,一边替她簪发,一边道,“幽州与徐州真是大有不同,这边的人都生得高大些。奴婢方才看了眼,就连女子身高都高些。”

知知望着镜子的自己,眉眼温柔一笑,道,“我从前在书上看过,幽州北地的女子,的确更高挑些。”

青娘笑应,又凑趣说了几句,说话间,马车不知何时便停了下来。

青娘赶忙将最后一根花簪簪上,替知知整理了衣裳,又取了面纱来,替知知戴上,在脑后的发髻处,精致的金钩那样一勾,面纱便稳稳戴住了。

片刻,马车车门被打开,车帘紧接着也被拉开了,战胥上了马车,他比知知和青娘高了许多,在马车里,还得稍稍低下头,免得撞到。

他入内,朝知知伸出手,“我们到家了。”

他说这句话时,语气并没什么特别的,但莫名的,知知听了后,眼睛跟着一下子湿了。

她使劲儿眨眨眼,忍下泪意,弯弯眼睛,露出个高兴的笑,“嗯”了句,“我们到家了。”

下了马车,围观的百姓是早被散去了的,但阵仗并不小。

偌大的侯府外,站了许许多多的人,丫鬟婆子、侍卫管事、甚至还有些看上去,并不似下人打扮的,知知一个也认不出,但爹爹没让她给任何人行礼喊人,她便也只是颔首示意。

站在最中间的,则是兄长战瑾。

战瑾面上满是高兴,露出一个真心的笑容,“小妹,哥哥来接你。”

他是真的很高兴,同时也很惊讶,惊讶于父亲竟然真的把小妹带回来了,照着陆铮那个性子,父亲居然真的把他的心肝肉带回来了?

收到信的时候,战瑾还是半信半疑的,直到兄妹相见时,他才不得不感慨,比起父亲,他还是差远了啊!

战胥抬抬手,“进屋吧。”

又转头问战瑾,“你妹妹的院子,可收拾出来了?”

战瑾立马道,“早就收拾好了,小妹有什么住的不舒服的,定要和我说。我也是头回收拾娘子的住宅,想得不周到的地方,还请小妹见谅。”

说罢,又朝被父亲抱在怀里的外甥女伸出手,笑眯眯的道,“珠珠,还记不记得我?”

珠珠高高兴兴喊人,“二舅舅!”

战瑾接过珠珠,十分疼爱,“珠珠真聪明!二舅舅给珠珠准备了好多好东西,等会儿带你去看!”

珠珠一贯是个懂事的小娘子,嘴甜得很,立马抱住二舅舅的脖子,亲亲热热道,“谢谢二舅舅!”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