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极致宠 > 第二百六十章 难以辩解的污蔑
听书 - 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极致宠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六十章 难以辩解的污蔑

分享到:
关闭

“这么说,你并没有亲眼看见?”陆大少的气场一下子发散出来,四周的气压也跟着压了下来,“是谁给你的胆子敢胡说八道!”

当着警察的面,佣人好似跟在乔玉凤身边一样特别的有底气,竟然还了句嘴。

“少爷,夫人还没醒,您又不是不知道夫人一直都不喜欢这个女人,您为什么还要这么维护她?”

这话就有点侮辱人了,连在一旁的警察先生也有点尴尬。

而陆云深倒是难得的好脾气,笑了一声,问:“所以你确实没有看到是苏然把人推下去的,一切都只是你的主观臆断,而你跟警察所说的一切,都只是猜测对吗?”

“不是的,少爷,我……”

“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红口白牙的瞎说话,即便是夫人在这里,也绝对不会说一句苏然的不好!”

男人拉过默不作声的小苏同学,一字一顿的重申道:“这一位,不是苏小姐,是陆家未来的夫人,都给我记住了。”

他的语气很平缓,没有发怒,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攘外必先安内,他不知道乔玉凤私底下到底是怎么跟其他人说苏然的,但只要没在明面上讲出来,那么大家就都相安无事的过下去。

若是乔玉凤也表明讨厌苏然,那么大不了那个家他就不回了,也没什么要紧的。

但若是其他人也敢欺侮他的女人,这事可就要紧了。

佣人到底只是个佣人,急忙唯唯诺诺的称“是”。

警察赶忙来打圆场:“也许只是个误会也说不定,具体情况还要进一步调查。按照流程来说,作为嫌疑、啊不,是目击者的苏小姐,是应该回警察配合调查的。”

所谓的配合调查就是在警局待一个晚上,即便是没事,那也得24小时之后才能被放出来。

在这段时间里,苏然可能会就相同的问题反复被询问,而且不能睡觉也没有东西吃,直到把人的精神都消耗垮了,或者是她硬气的挺过了24小时又没有其它证据,这才算没事。

而陆云深知道警方的这些手段,是不可能任由人被他们带走的。

所幸的是,警方也觉得事有蹊跷,也不愿意太得罪这位本市最大的企业家,故而退了一步。

“既然几位都是一家人,那就请陆先生做个担保,所有嫌疑就等伤者醒了或者有其它证据出现再继续。”

这个提议倒还能接受,陆大少也表达的自己的感谢。

把人都打发走以后,走廊外就只剩下了陆与苏两个人,气氛到现在才算是缓和了一点。

苏然无言的靠在男人的肩膀上,声音微弱的说:“真的不是我,我进去的时候,就看见你母亲已经倒在地上了,而佣人也正好在那个时候进来,就误会了。”

她的发言倒是很中肯,也让陆云深更加心疼。

“我知道,不用担心会误会。我家阿然心地多好,我当然知道了,又怎么会做那么恶毒的事呢?”

忽然,苏然就盯着他的眼睛问:“那万一是我推的,你要怎么办?”

两人对视了一会,女人又重新被揽进怀里。

男人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柔声说:“即便是你,那也一定是个意外,原因也肯定不在你。”

毫无理由的相信,听上去很令人感动,却不是小苏同学想要的。

“那么,你这么的相信我,是因为我是苏然,还是觉得这件事不可能是我所为?”

“这有什么不一样吗?”

一样,也不一样。

前者是因为偏爱,后者,是经过客观斟酌后才得出的结论,在可以对抗任何人的事实。

女人心里也很矛盾:既希望对方偏爱自己,又希望他是绝对信任自己,如此,才能更有底气的去抵抗其他人的质疑。

“谢谢你。”苏然伸出手拦住他的脖子,没有再说话。

这一夜,注定不是个安稳的夜晚。

到了第二天,昏迷的乔女士还是没有醒来,连医生也说不准。

而另一边,陆云深让人去取家里的监控,却被告知监控被人切断了电源,里面的录像也被取走了。

如此一来,几乎可以断定这一场不是意外,而是。

作为唯一在场人的苏然,其身上的嫌疑更重了。

警方也几次三番的传唤,几乎就是把嫌疑人的帽子给她戴了上去。

已经过去两天了,苏然又一次从警局出来,经过一夜的盘问,已经是十分的劳累,连看到阳光都觉得分外刺眼。

她先知会了陆云深不要过来,然后直接去了医院。

只是没想到,会在乔玉凤的病房里,看到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夏若?”

里头的人,是消失了许久夏若小姐,她的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看着像是照顾病人累的。

她听见苏然的声音,二话不说的,就直接上来给了一个巴掌。

女人的头被打的偏到一边,半边脸火辣辣的疼,耳朵也是嗡嗡嗡的。

苏然的困意一下子就被打醒了,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直接抬手回了一个巴掌过去。

“啪”的一声,夏若也捂着脸,一脸怨毒的看着对方:“你敢打我?你怎么敢打我?啊啊啊!”

这话好笑的很,小苏同学退开两步看了眼还在昏迷的乔女士,冷笑:“打都打了,还有什么敢不敢的呢?礼尚往来罢了,惊讶什么?”

当她是只绵羊么?那就大错特错了。

绝对不能受欺负——这句划已经成为了苏然的座右铭,时刻提醒着不要被人欺负,被人欺负了就要狠狠的还回去。

“是啊,你多能耐!”夏若红着眼睛咆哮着,“床上躺着的那个人是我的长辈,即便云深没有选择我,伯母也是把我当成一家人看待的。而你呢?不仅伤害她,现在还来打扰她养病,是不是太丧心病狂了点?”

苏然不想理会她们之间的关系有多好,毕竟一个在床上躺着也说不了话,还不是任由某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但是有一件事,她不能忍。

“没证据的话,我劝夏小姐还是少说一点,小心祸从口出,也来一个昏迷不醒可就糟了。”

她只是随便的放了句狠话,没想到,恰好陆云深进来了,而某人竟然借着这句话借题发挥。

扫一扫手机听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