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古城疑案三 > 第五章 窗户上确有玄机
听书 - 古城疑案三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五章 窗户上确有玄机

古城疑案三 | 作者:独眼河马| 2020-09-06 12:2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第五章窗户上确有玄

“宁志秀遇害的时间在陶为良遇害之前?根据是什么?”郭老对郝队长的分析很感兴趣。

“郭老,当时,我并没有这么想,当时,我要是能这么想就好了。当时,我们的思考比较肤浅,也不全面,更不深入。”郝队长有些自责,很显然,没能将“211”案拿下来,他非常遗憾。

郝队长能勇于自责,并主动参战,这说明他是一个光明磊落和襟怀坦荡的人,和案子相比,自己的自尊心,不值一提。

“郝队长,您就不要自责了,谁都不是圣人,这个案子非常复杂,很不简单,当时的刑侦技术和段都比较落后,谁也不能保证自己战无不胜,能拿下所有的案子,欧阳,我说的对不对啊?”郭老望着欧阳平道。

“郭老说的对,郝队长,自责的话,您就不要再说了。这个案子的卷宗,我们已经看过了,资料很完整,保存的也很好,特别是死者的尸体,这说明你在当时考虑问题全面而且深远,否则,我们也不敢重新调查这个案子。我和郭老很高兴您能协助我们重拾这个案子,只要我们尽心尽力,就不会有什么遗憾了。这个案子能拿下来,很好,拿不下来,我们也不后悔。我们之所以有信心接这个案子,一是因为材料和物证保存完好,二是能得到您的支持与协助。所以,我和郭老都希望您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欧阳平希望郝队长能放下包袱。能全身心地投入到这个案子里面来。

“听了你们的话,我的心里舒服多了。好,那我们就言归正传。”郝队长走到珠帘跟前,用指着珠帘里面五十公分的地方——当时的珠帘还在,只是掉了一些珠子,“当时,陶为良就躺在这里,这里距离大床有两米的样子。宁志秀趴在床沿上,我问过魏大妈,平时,宁志秀睡在大床的外面,头朝东,陶为良睡在大床里面,头朝西——宁志秀在睡觉之前要把东西归置整齐,还要把地拖一下,她怕上床的时候吵醒男人,就让男人睡在床里面。凶肯定先对睡在外面的宁志秀下,在下的过程惊醒了睡在床里面的陶为良。”

“如果是这样的话,陶为良应该出声才对啊!”柳彬道。

“如果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肯定会出声,黑暗,又是刚被惊醒,至少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情吧!可等他明白是怎么回事情的时候,已经迟了,凶在宁志秀的腹部连捅两刀之后,用捂住了陶为良的嘴。卷宗里面有二十一张现场的照片——我自己也留了一套照片,没有事情的时候,我就拿出来琢磨琢磨,其一张上有两把红木椅子,一把椅子倒在地板上,椅子的位置在陶为良的脚和床之间的地板上,椅子腿朝大床,椅子背朝窗户,另一张椅子放在宁志秀的床边。那天夜里,魏大妈听到的声音应该就是那把红木椅子倒地的声音。我们还当着魏大妈的面做了一次椅子倒地的试验,魏大妈已经确定,她听到的声音就是椅子倒在地板上的声音。”

“可不是嘛,这件事情,我还记得。”魏大妈的记性还不错。

陈杰从档案袋里面拿出一沓照片,从里面找出一张。郝队长所言非虚,照片上除了陶为良的尸体,确实有两把椅子,一把椅子放在东床头,椅子上放着件衣服:一件红色毛线裤,一件黄色毛线衣,一条雪花呢长裤;陶为良的右脚西边躺着一把椅子,椅子下面还压着四件衣服,一套蓝色毛线衣裤,一条银灰色西服裤,一件咖啡色夹克。

郝队长接着道:“魏大妈听到的声音之所以不是太响,是因为椅子背上挂着一些衣服,夫妻俩把椅子放在床边,就是用来放衣服的,魏大妈说,宁志秀有洁癖,她睡觉的时候,不喜欢把衣服放在床上,她睡觉的时候,除了被褥和枕头,床上不放其它东西,夫妻俩刚开始在一起生活的时候,陶为良经常把衣服放在床头,为这个,宁志秀和陶为良拌了好几次嘴,后来,陶为良才慢慢接受宁志秀强加给他的生活习惯。椅子应该是陶为良挣扎的时候碰倒在地板上的,从椅子倒在地板上位置到陶为良倒在地上位置来看,陶为良是想走出房间,两个女儿睡在楼上,他担心两个女儿的安危,但凶没有让他喊出来,把匕首插进了他的腹部。现在想一想,两只蓝色拖鞋应该是凶故意放在尸体下面和旁边的,当时,情况非常紧急,陶为良是没有时间穿拖鞋的,黑暗,他也没法马上找到自己的拖鞋。”

郝队长从陈杰的上接过照片,找出两张,递到欧阳平的上;“欧阳平,郭老,你们看看这两张照片。”

欧阳平接过照片,认真仔细地看了起来:一张照片上是陶为良握刀柄的特写,一张照片是宁志秀抓床单的特写。

郝队长确实有一些比较深入的思考,欧阳平和郭老也注意到了这两张照片。

“郝队长,您想說什么?”郭老对郝队长的想法很感兴趣。

“把这两张照片放在一起看,疑问就比较明显了,你们看——宁志秀抓床单的时候,背上的青筋条条绽出,她抓床单抓得很用力,以致于把床单下面的被胎都连带上了。你们再看着陶为良这张照片,在检查尸体的时候,我没有用一点力气就把刀柄从陶为良的拿出来了,陶为良的是空握,他的抓握很不充分,也没有力道,背上也没有青筋,这说明陶为良抓握刀柄的和指处于一种松弛状态。”

郝队长和欧阳平、郭老想到一起来了。他们俩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这说明,陶为良的是在凶将匕首刺进陶为良的腹部——陶为良完全失去反抗能力之后——也可能是在陶为良气绝身亡之后,将陶为良的握到刀柄上去的。如果陶为良是自杀的话,那么,他的应该紧握刀柄,我们都知道,把匕首插进自己的腹部,是需要一些力气的,整个动作是靠来完成的,既然用力,那么,陶为良的就应该紧紧握住刀柄。”时隔二十四年,郝队长对一些细节竟然记得这么清楚,这使欧阳平油然而生敬意——郝队长一直在牵挂着案子的事情。

“郝队长,对于出现在陶嫣红、陶嫣然卧室里面的陶为良的拖鞋印和毛发,您是怎么想的呢?”

“事情过去了二十四年,这个问题,我已经琢磨了几十回。如果陶为良死于他杀的话,那么,陶为良女儿房间里面的拖鞋印和毛发应该是凶故意制造的假象。刚开始,我们确实被凶制造的假象蒙住了。当时,我只是有一些疑惑,但并没有做深入的思考。”

郝队长和欧阳平、郭老想到一起来了。

“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没有想明白,凶是怎么进入陶家的呢?巷口的门夜里是锁起来的,陶家的门窗又没有什么问题。我们仔细检查过所有的窗户,没有一块玻璃是坏的——或者有缺损。陶为良在房管所当领导,如果玻璃坏了的话,他马上就会派人来换一块好玻璃。”郝队长道。

陈杰走到窗户跟前,将所有的窗户都关上,并插上插销,然后走出房间,来到院子里面。其他人也来到院子里面。大家抬头看了看二楼的窗户,二楼窗户的下沿距离地面四点五米左右,在二楼窗户的下方没有任何落脚点,凶从二楼窗户进入陶家的可能性几乎没有——除了攀爬高。排除房门和二楼窗户进入房间的可能性,凶进入房间的唯一路径是一楼的窗户。陈杰之所以关上一楼的窗户,就是想试试看,从外面能不能打开窗户。

陈杰从皮包里面拿出一根二十公分长的细钢丝,将钢丝前面两公分长的部分弯成直角,然后从东向西,一个窗户缝,一个窗户缝试,将钢丝伸进窗户之间的缝隙,是想用钢丝的直角勾住插销的直角,然后将插销往上提。我们都知道,房子是老房子,窗户也老化了,经常开关,风吹雨淋,免不了会有一些磨损,有磨损就会有缝隙,缝隙有大有小,缝隙大一些,钢丝就能伸进去,就能将插销提起来。

第四个窗户缝空间比较大,钢丝终于伸进去了。陈杰用钢丝的直角向上拎了拎,拎到五公分高的时候,顿住了,这说明钢丝的直角已经勾住了插销的直角。

第四对窗户里面是外间——即客厅。

陈杰和欧阳平、郭老对视了一下,然后将钢丝钩向上用力。欧阳平和郭老看到,钢丝钩在向上移动。

钢丝钩上移到两公分左右的时候,陈杰将钢丝钩向外一拉,窗户开了。

“凶果然能将窗户打开,那么,凶离开现场的时候,又是怎么把窗户的插销插上的呢?第二天早晨,我们在勘查现场的时候,认真检查过每一扇窗户和窗户上的插销——插销都是插上的。”郝队长恍然大悟,但他还有疑问。

陈杰将刚打开的窗户重新关上,然后将钢丝钩伸进窗户缝,转了几下,再用钢丝钩勾住窗户,朝外拉的时候,窗户纹丝不动,这说明插销已经插上了。

陈杰凭借一根钢丝钩,既能将窗户打开,又能将插销从窗户里面插上。但仅限于第四个窗户缝——陈杰用钢丝钩试了所有的窗户缝,只有第四个窗户缝能伸进去。

凶应该是从第四对窗户进入房间,最后也是从这两扇窗户离开现场的。

至于巷口那道门,凶的身上应该有一把钥匙。陈家大院,除了小孩子,成年人的身上都有一把钥匙,凶应该是和这些人的某一个人——特别是陶家某一个人有过接触,并借偷配了一把钥匙。

凶还是和陶家有深仇大恨的人,魏大妈和雷景华说过,陶家在院子里面的人缘非常好,因为陶为良在房管所工作,住在陈家大院里面的人家的房租总是由陶为良代交的,没钱的时候,陶为良还主动帮他们垫付;不管哪家的房子出了问题,只要跟陶为良说一声,房管所得人很快就会来修葺;宁志秀是一个医生,院子里面的人有点头疼脑热的小毛病,都是宁医生把脉用药,而且从不收一分钱。陶家在院子里面没有仇家,连红过脸的人家都没有。所以,凶一定是和陶家人有过接触,并和陶家人结下了梁子的人。

接下来,我们就该谈谈卷宗里面那张陶家人的社会关系图了——陶家的社会关系图也是欧阳平、郭老和陈杰关注的重点。

郝队长是一个细心谨慎的人,他在列这份社会关系图的时候,既有和陶家关系密切的亲戚朋友同事,也有关系一般,但和陶家有过接触的人。普通人和好朋友,亲疏远近,一个不落。凶可能就隐藏在这些人间,或者说,侦破案件的线索可能就隐藏在这些人间。所以,这张社会关系图非常重要。郝队长二十四年前是这么想的,现在,他还是这么想的。

陶为良的哥哥陶为善,年龄四十九岁(这是案发时的年龄),在下关粮库当仓储部的副主任,老婆赵碧莲,四十六岁,在下关区热河南路山宾馆当会计,陶为善和弟弟陶为良很少走动,因为他和陶为良是同父异母的兄弟,陶为善的母亲病逝之后,父亲又娶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就是陶为良的母亲。提供情况的人就说了这么多。

陶为良的妹妹陶为英,年龄四十二岁,在夫子庙工商管理所工作,丈夫余伟杰,晓庄师范学院。陶为英和陶为良走得比较近,所以,陶为英夫妻俩是陶为良家的常客。陶为英生了两个调皮捣蛋的儿子,学习不努力,还经常招惹是非,所以陶为英特别喜欢静乖巧的陶嫣红、陶嫣然姐妹俩。

扫一扫手机听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