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嫡女重生记 > 1520.第1520章 人间疾苦(2)
听书 - 嫡女重生记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1520.第1520章 人间疾苦(2)

嫡女重生记 | 作者:六月浩雪| 2020-06-30 18:3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嫡女重生记最新章节

寒冬腊月的,冷得让人直哆嗦。轩哥儿从被窝探出头又缩了回去,这天真是太冷了,让他都不敢起床。

轩哥儿在家里的时候,天气一边冷就烧起了地龙,你屋子暖和和的跟春天似的。出门,那也时候穿着保暖又轻盈的衣裳。不像在这里,只有又厚又笨重的棉衣棉裤御寒。

正纠结着要不要起床,就听到外面砰砰的敲门声。阿三在外叫道:“少爷,不好了,家里遭贼了。”

轩哥儿听到这话,也顾不上冷了,赶紧爬起来穿衣服。

打开门,轩哥儿看着一脸焦急的阿三问道:“丢了什么?”

阿三说道:“先生的银子没有了,我们的马车也不见了!”他们三人,一人一间屋。至于收留的玲儿父女,在庞经纶的强烈要求下,让他们父女住在灶间。

轩哥儿忙去庞经纶的屋子,见他还躺在被窝里:“老师……”

阿三在旁边解释道:“先生屋子里的东西,全都被偷走了。”除了被子,衣服以及包裹全都不见了。

庞经纶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指着轩哥儿骂道:“我说了这父女两人来路不明不能留,你偏偏要当好人。现在东西全都被偷了,以后吃西北风了。”

轩哥儿摇头说道:“老师,我相信耿叔跟玲儿不是这样的人。一定是别的贼人进屋偷了我们的东西。”

阿三说道:“少爷,你照顾好先生,我去衙门报案。”

轩哥儿犹豫了下说道:“你还是先去找下耿叔跟玲儿,找着他们再去报案吧!”

庞经纶说道:“连我的衣物都偷,除了对我心怀怨恨的这对父女还能是谁?”一般贼人只会偷值钱的东西,何至于连他穿的旧棉衣棉裤都偷。

“老师,耿叔老实憨厚,玲儿又那般乖巧惹人怜爱,怎么可能是心怀不轨的贼人。老师,我知道你不喜耿叔跟玲儿,但也不能这般污蔑他们。”反正说什么,他都不相信耿叔跟玲儿是贼人。

庞经纶气得差点吐出一口老血来。他现在终于明白皇后娘娘为什么要火急火燎地将轩哥儿赶出来了。留这么一个二百五的儿子在身边,非得气出病来不可。

阿三只听轩哥儿的话,当即说道:“少爷,我这就去找。”

等阿三走后,庞经纶朝着轩哥儿说道:“现在银子都被偷了,我连穿的衣裳都没有了,以后怎么办?”

轩哥儿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等阿三回来,我们再议一议。”给阿佑的信前两天才送出去,来回最快也得一个月。现在没银子,轩哥儿也有些发愁。

庞经纶忍了气说道:“我饿了,你去厨房给我弄点吃的。”

听到轩哥儿说不会做饭,庞经纶黑着脸说道:“你要不想做,就将衣服脱下来给我,我自己去做。”

“老师,我的衣服你穿不了呀!”轩哥儿虽然在同龄人之中算比较高,但毕竟只是个十五岁的孩子,还没发育完全,比庞经纶矮了一个头。

庞经纶气得捶起了床:“知道穿不了还不快去做饭,难道你想饿死我吗?若不是你,我的银子跟衣服也不会被偷。”

轩哥儿被骂得狗头淋血,最后灰溜溜地跑去厨房。结果一到厨房,整个人都傻眼了。

庞经纶瞪大眼睛说道:“你说什么?米面全都没有了?”为了省事他们买了一百斤白面跟一百斤的精米,还有两袋糙米。也是因为他们大手笔的行为,才入了有心人的眼。

轩哥儿苦着脸说道:“连买的肉跟大白菜也都没有了。”这贼,将厨房都搬空了。

庞经纶听了这话,看了一眼轩哥儿,然后气晕过去了。

见此情景,轩哥儿吓得脸都白了:“老师?老师?”

叫了半天见庞经纶没半点动静,轩哥儿赶紧跑出去求了邻居去请大夫。

阿三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了一个大夫背着药箱从屋子里出来。

轩哥儿拿着药方,都快要哭了。钱都被贼人偷光了,哪里来的钱买药:“阿三,现在该怎么办?先生的病情耽搁不得,可我们现在手头一分钱都没有了?”

阿三沉默了下说道:“少爷,我去将刀当了给先生抓药?”

轩哥儿想也不想就拒绝了:“没了刀,以后碰到坏人怎么办?”

“可是先生的病耽搁不得呀!”

取下手腕上的沉香手串,轩哥儿递给阿三说道:“你拿去当了吧!”这手串是玉熙十岁生辰送给他的,中间还嵌着一颗颜色透亮的碧玺。出来时所有配饰都取下,只戴着沉香手串了。

阿三接了手串,拿着药方就出去了。

看到轩哥儿又回来了,庞经纶问道:“报官了,官府的人怎么说?”如今吏治清明,当官的都比较尽心尽力。报官了,不担心官府的人不管。

轩哥儿愣了下,刚才急着让阿三去抓药都忘记问贼人的事了:“等阿三回来再说。”

庞经纶都快没脾气了:“我饿得难受,你去给我熬点粥来喝吧?”这都快晌午了他还没吃东西呢!好多年都没挨过饿了,这次回京一定要让皇后娘娘好好补偿他。

轩哥儿有些无措:“老师,厨房什么吃的都没有。那两袋糙米,也被贼人偷走了。”

亏得读了那么多书,就没点脑子?庞经纶压制住心中的怒气,装成有气无力的样子说道:“没米不会去隔壁家借点来?”

轩哥儿张大着嘴巴:“借米?”

“不借米,难道你想要饿死我?若不是你执意收留那两个来路不明的人,我们岂会连饭都吃不上?”以前觉得轩哥儿聪慧又努力,除了性子弱点其他各方面都挺不错的。可现在他才发现,这孩子除了念书啥都不会。真应了那句话,百无一用是书生。若不是投了个胎,怕吃饭都成问题了。

轩哥儿不想去借米,太丢人了:“老师,等阿三回来以后我让他去买米。”听说借书的,还没听说过借米的。

“你赶紧给我出去,我不想看见你。”怕再看见轩哥儿,他会控制不住发脾气。十五岁,这在普通人家都要撑起门户了。可轩哥儿,咳,他都不想说。

轩哥儿走出院子站在门口半天,终究鼓不起勇气去邻居家借米。最后,折身回来。

晌午,阿三才抓了药回来。此时,庞经纶已经饿得两眼发昏了。

刚接了阿三递过来的两个包子,就看见轩哥儿从外面走了进来。

忙将包子藏进被窝,庞经纶看着轩哥儿脸色不善地说道:“阿三要煎药,你去帮忙。”不将轩哥儿支开,怎么吃包子。

轩哥儿有愧,点头道:“好。”

吃了两个白菜包子,庞经纶摸了下肚子,总算不难受了。饿肚子的滋味,真真的难受呀!

进了厨房,轩哥儿问道:“阿三,手串当了多少钱呀?”

听到说才当了二十两银子,轩哥儿脸色就变了:“这可是百年的沉香木,且每颗珠子上都雕刻着精美的花纹,没有一百两银子根本买不到。”

阿三一边将药倒进药钵里,一边说道:“当铺的供奉开价五两,我跟他说了好久才讲到了二十两银子。”

轩哥儿脸色很黑:“以前就听阿佑说过当铺很黑,没想到竟然黑成这样。”对折都没有,直接给两成。

生好了火将药钵放上去,然后阿三又取了买来的糙米准备做饭:“少爷,抓药花了六两银子。这银子得省着花,所以我就只买了糙米。”糙米便宜,普通百姓平日都吃糙米,只逢年过节才会米细面。

轩哥儿不喜欢吃糙米,感觉咯喉咙。可现在没钱,也讲究不了:“对了,阿三,你去报案官差怎么说?”

阿三沉默了下说道:“官府的人说城西镇并没有一个叫下田村的地方。少爷,我们被骗了。”

轩哥儿呆了:“怎么会?耿叔看起来那般憨厚耿直,玲儿也是率真可爱,他们怎么会是骗子?”

阿三宽慰道:“少爷,你就是太善良了。”其实这两人破绽很多,可惜三殿下太单纯了,见这两人装得可怜巴巴就同情上。身份都没查明,就将人带家里,也不怕这些人会图财害命。

轩哥儿低着头,没说话。

考虑到轩哥儿到现在还没吃东西,所以饭煮得比较稀。阿三盛了一碗饭递给轩哥儿。见轩哥儿不接,阿三说道:“少爷,不吃饭身体熬不住。”

轩哥儿还是没接,说道:“你端去给老师吃,我在这里看着火。”他这会一点胃口都没有。

两个包子只够垫肚子根本填不饱肚子。接了饭,庞经纶一边吃一边问道:“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真让他们将我们家洗劫一空了。”

“做戏做全套。”也是两人知道轩哥儿跟阿三手里都没值钱的东西,所以也没撬开两人的屋子。要他们敢撬了轩哥儿的门,阿三肯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庞经纶问道:“他们是不是动了什么手脚?要不然,这么大的动静我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

“嗯,吹了迷烟进你的屋。”两人昨晚的一举一动,都在阿三的监视之下。

“你也任由他们进屋不阻止,万一他们要我的命怎么办?”这几天,他可没少刁难这两人。

阿三神色:“放心,若他们敢对你下毒手,我会先让他们人头落地。”

庞经纶这才满意了,不过很快又问道:“你可别告诉我你手里真一分银子都没有?我这把年纪,可经不起折腾。”做戏归做戏,可不能真的忍冻挨饿。

“带了五十两金子。”

庞经纶听到这话,终于放心了。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